帖十三 家

 

都市忍者月隐枫

帖十三 家

2020-04-12鸡排ZOPN阅读:107

      昏暗的事务所内,寂静无人。从窗口透进的亮光来看,天已经大亮。门口传来了脚步声,一个身影拉开了门,门外明亮的光将1楼大厅照亮。来者正是健守,他疑惑的朝里面望了望,然后走了进去:

      “怎么回事……都10点了还没开门?今天难道休息么?”

      上到2楼,依然门窗紧闭,灯也没开,昨天使用过的文件都还散落在桌上没有收拾。健守打开灯,抬头朝楼上喊道:

      “泉太!你睡死过去了嘛!怎么连门都不开啊!”

      没有回应,但是能听到什么声音……咚、咚咚……是什么东西在敲击地板的声音。健守立刻打了个寒战,连忙摸出了哨笛,吹出了手里剑:“你、你倒是说话啊!那是什么声音!”

      健守颤颤巍巍的走上通往3楼的楼梯,他慢慢的打开虚掩的门,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:

      整个阁楼上只有几个纸箱子,和角落的一个床板。床板上简单的铺了一层布,而泉太则蜷缩在布里,用手轻轻的敲着墙……

      咚、咚……单调的敲击回荡在冰冷的阁楼中……

      “泉太!泉太你没事吧!”

 

      “38度5,发烧了呢。”护士天使拿开温度表,“勇者用的药需要特许批准,请先等一下吧。”

      护士离开后,床边的健守、月见和弥蒂娅看向床上正在输液的泉太。

      “你为啥什么家具都不买啊?”月见拍拍泉太的被子,“这两天有寒流,你这么睡觉不着凉才怪呢!”

      “我……”泉太将眼神挪向一边,“因为点事情把钱花光了。”

      “是这个么?他外套口袋里掉出来的。”弥蒂娅举着一张单据,上面写着:流光速递,当日送达,地址:水源地紫竹聚落清流山XXX路XXX号,邮费1200天币,内容物:食品。

      “豁……”健守看着单据,“是你在天国认识的朋友么?”

      “是之前寄宿的……家。”泉太将头慢慢缩进被子里,“我头疼……让我休息一下……”

      三个人互相投了一个无奈的表情,然后准备离开。健守走到门口的时候,听到被子里传来了很小的声音:

      “……谢了,健守。”

      “一顿饭啊,我记着呢~”说完病房的门便缓缓的合上了。

 

      几天后。

      “这个怎么样?”健守拿着一片榻榻米,“我老早就想买这个了,可惜家里没地方放~”

      “家里地上都是垃圾,你收拾一下不就有地方了么!”刺儿在把玩着日式茶杯。

      “哦……这个好可爱……”弥蒂娅拿着一樽造型有点诡异的木雕在观摩。

      “哎你也看欺诈街区啦~他是不是……哈哈哈……”月见在一边和店员攀谈。

      “所以啊……”戴着口罩的泉太一脸苦涩,“我们能换一家店么!这里好贵啊!”

      “你让我们帮你挑,那就得配合楼下办公区的风格啦~”月见得意的晃着手上的纸扇,“放心,我会帮你要折扣的~”

      还是那间名叫空阁屋的和风商店,一行人在帮泉太挑选必要的生活用品。本来就没多少钱的泉太看了一圈都觉得负担不起,这里实在不是自己该来的地方。正准备趁所有人不注意偷偷溜走,忽然看到了商店角落里的一样东西——

      “哎?看什么呢?”健守走了过来,“……这是……被炉桌?”

      “啊,这个啊……”旁边的店员挠挠头,“这个是冬季特卖剩下的,本来打算收起来的才放在这里了。怎么,想要么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”泉太思考了一会儿,点点头,“这个,多少钱?”

      “本来特卖会都打了8折,现在再给你个换季折扣吧,8500天币如何?”

      泉太默默咽了口口水,手开始往装着手机的口袋摸。旁边的健守一脸疑惑,指着被炉:“不是,你就买这个了?别的呢?”

      “无所谓……”泉太二话不说就把被炉桌买下来了,月见实在看不下去,还是买了几张榻榻米。几个人抬着桌子和被子回到了阁楼,一群人便决定借着这个机会一起感受一下被炉桌。

      “哈~好暖和~”月见搓着手上的茶杯,“我们就休息一小会儿,然后就下楼营业哦!”

      “我突然……也好想要一张了……”健守的身子开始不断的往桌子下面缩,“我能睡一觉么……”

      “不能!你、你踢到我了……”另一边的弥蒂娅脸颊微微泛红。

      “啊抱歉……”健守连忙坐好,然后看向泉太那边刚想说话,却看到了从未所见的一幕:

      吧嗒。

      一滴泪水,落在了桌上。泉太的脸上流露出了十分难过的神情,让人不禁想知道他究竟为何如此悲伤。

      “你……怎么了这是?”月见也注意到了泉太,大家都投来关心的目光。

      “没事……只是想起了些以前的事情……”泉太抹了一下眼泪,“让各位见笑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你难道是因为被炉桌想起谁了?”健守小心的问道,“我猜……是你寄快递给的人?”

      “我……最近联系不上她了。”泉太慢慢的讲起,“当年我欠了她不少人情,早上喊我起床,晚上等我回来吃饭,一起去山上采野菜,一起坐在院子里看星星……”

      旁边三人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,都还没有对象的各位心中涌出一阵酸楚。

      “停停停!喂这就是传说中的现充么……”健守捂着嘴,生怕里面止不住的吐槽喷涌而出。

      “现充是什么啊?”刺儿爬上桌子。

      泉太见气氛又僵住了,连忙挠挠头:

      “啊……抱歉我最近确实不在状态,各位忘了这事吧——”泉太想从桌子里出来,却被旁边的月见一把按住肩膀,啌咚的坐回了地上。

      “有你这么吊胃口的么,赶紧如实招来!”月见的眼神里透露出八卦爱好者的坚定,“你今天不说,就别想离开这了!”

      “嗯嗯,就算他想逃我也会叫游魂的。”弥蒂娅已经拿好了手杖。

      “你就不该开那个头的~”健守无奈的喝着茶。

      “所以现充到底是什么啦?”刺儿还在问。

      扭捏了半天,泉太叹了口气,开始慢慢的讲起来到天国之后的事情……

 

      “我来天国的时候,在大陆南边的水源地。我本来家中就是开道场的,所以熟悉环境后不久便找到了当地的一位剑道师父。天国的交融文化让我对这里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于是我很开心的在道场锻炼、学习,一眨眼的功夫一年就过去了。这一年里,我按道场的规矩,不断的提升着自己的刀法,最终得到了和道场主的比试机会。”

      “哦?那你打赢了么?”健守问道。

      “后来,出现了一场意外,比试还没开始就取消了。”泉太低下头,“因为道场扩建,我中途便从其中搬了出来,寄宿在了附近村子里的一户人家家里,我就是在那,遇见了海棠。啊,就是我刚才说的,最近失去联络的那位女子。她非常贤惠,善良,所以我跟她也——”

      “那后来有没有……内啥啊?”月见满脸期待的问道。

      “你在想什么……”泉太有点为难,“就算……我有那个意思……她已经有丈夫了啊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哦豁~”弥蒂娅托着腮帮,“人妻啊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啊啊啊,先别讨论这个话题行吧?”泉太坐端正,“那天的比试取消,就是因为他的丈夫。”

      “哦?怎么说?”健守听到这来了兴趣。

      “他的丈夫叫清绎,也是道场的学员,技术也不赖,我向他挑战了好几次才最终赢了他。可就在和道场主准备比试的那天早上,海棠她跑到道场说一晚上没看到她丈夫,道场的弟兄们连忙开始搜索,最终在附近山谷的断桥下找到了他。他说自己前一天晚上经过这里的时候被人袭击了,结果那人看了看他的光环之后就没有杀他。”

      “杀……杀人?!”健守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“这里……是天国哎!天国也会出现杀人犯么!”

      “灵魂是随时都在变化的。”弥蒂娅解释道,“谁也不能保证一个灵魂在天国的这么多年里,不会出现负面的变化。其实这也和人间是一个道理,人之初性本善,但人可没法从灵魂去纠正一个人的错误,倒是天使和魔族,是可以做到的。”

      “这么深奥……”健守被弥蒂娅丰富的学识惊到了,然后继续思考,“你刚才说,袭击者看了一下光环便没再下手,是什么意思?”

      “字面意思。”泉太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,“袭击者的身份,据其他同行的勇者说,是一个被称作‘勇者杀手’的人,或者是某种团体。”

      “勇者……杀手?”月见吃惊的瞪大了眼睛,“天国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人?”

      “谁知道呢。”泉太喝了一口茶,“那之后我跟着大家调查了许久都没有再发现杀手的影子,不久之后一切便回归了平常。可几周后,凶案真的发生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真有勇者被杀了?”健守表情也紧张了起来。

      “勇者确实遭到了袭击,”泉太面色凝重,“但这回死的是一位天使,勇者被袭击时,这位天使正好在附近,便上前帮忙,结果被利器刺穿了身子,不就之后便死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天使?”弥蒂娅也发现了事情不简单,“这还真是一个盲区……虽然确实这不是我们该思考的事情,但……要用什么方法,才能伤到天使呢……”

      “至少天使能用圣属性魔法挡住普通武器的攻击,mugic应该也没什么效果。”泉太说着自己分析的结果,“那么就只有可能是魔族人了。我后来去明哲书院查了一下,有种地狱的金属可以斩断灵魂,叫做紫荆合金,它制成的刀剑不仅锋利无比,进行灵魂绑定后还能听从主人的意念而自行浮空,或者变化成别的形态,哼,真是魔性得让人很在意呢。”

      “嗯,那这回有找到什么线索么?”月见问。

      “下面的事情就很蹊跷了……”泉太叹了口气,“在天使方面的不断追查下,最终锁定的嫌疑人……居然是清绎。”

      “啊?”月见稍稍探过身子,“就是你住的那家的……丈夫?”

      “嗯。”泉太用手指抹着桌上的水迹,“目击证明、起居作息、行动轨迹、道场的不在场证明……各种线索都指向了他。很快清绎就被捕了,家里只剩我和海棠。她伤心极了,时不时就听到她躲起来一个人哭。我实在看不下去,便开始陪她散心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内个先停一下,”健守挥挥手让泉太先停下酸涩的独白,“有个很大的疑点你没发现么,如果清绎是杀手的话,第一个事件怎么解释?我杀我自己?”

      “那件事后来便没人调查过了,毕竟现场只有清绎一个人,甚至有天使怀疑他那天是行凶未遂逃跑路上不小心掉进河谷里的。”泉太拿出一个小本子,“之后我便开始自己调查魔族相关的事件,最终得知了这里的迪维纳岛的事情,所以才离开水源地来这里的。那之后我一直和海棠保持着书信联系,可最近一个月都没有收到她那边的消息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打电话过去啊喂!”健守拍了下桌子,他倒好像很着急的样子,“现在都什么时代了,还写信,一封信寄到水源地至少要一个星期吧?”

      “哼……”泉太不屑的甩了下刘海,“别自以为是的觉得天国每个地方都像这里一样发达好么!水源地那边大部分的城镇都是古色古香的,有些小地方甚至连民用的mugic能源都没有,更别提电话之类的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哎这样的么……”健守忽然来了兴趣,“那……那里会不会有什么忍者村落啊?像漫画里那种的!”

      “好像确实有。”泉太翻着小本子,“啊,这边,在水源地中部的河谷地区,有着几个以忍者文化为主的聚落,管理那边的天使似乎也对忍者文化很感兴趣呢,看这个。”

      泉太拿出一张照片,在青山绿水环绕的密林中,隐约能看到一些吊脚竹楼一样的建筑,另一张照片是一个当地人,身着开襟衫和胯裤,小臂和小腿缠着绑带,脚上穿着木屐,确实一种古代日本人的打扮。健守见到这光景很是兴奋,连忙拿过去仔细的端详。

      “我有个问题啊。”月见问泉太,“作为勇者,不是只要维护好当地的安全就行了么?为什么你丢下只身一人的海棠,自己跑到这来了?”

      “嗯……有两个原因吧。”泉太取回健守手上的照片,“一是我在道场的修炼已经结束了,想更加提升只能去外面找各种各样的高人对决;二是因为……海棠她请我想办法帮清绎平反。我相信她是非常爱清绎的,哪怕后来我跟他共处了半年多,她也从来没做出过任何越界的事情。所以我便答应了她的请求,也会没事写信回去慰问一下,毕竟……她那也算是我来天国之后的第一个家了嘛~”

      “哎~确实呢,这么一想还真能感受到一些思乡情结~”月见笑着说,“那不介意的话,这里也可以成为你第二个家啊~”

      “呵,”泉太轻笑道,“这可是我在迪维纳的第一个能安稳睡觉的地方,当然可以当做家啦~”

      “哎?那你之前都……”月见看了看健守,健守耸耸肩。

      “现在海棠失去联系了,你准备怎么办?”弥蒂娅整理了下斗篷,准备站起身。

      “她可能是有什么事不方便写信,或者寄丢了吧。”泉太握着小本子,“而且我答应过她,不得到确凿的证据就不回去,所以这点起码的信任还是要有的。”

      “还是很酸臭呢……”健守活动了下肩膀,打了个呵欠,“哈——这暖炉桌真是不得了啊~感觉一聊就能聊一天呢!”

      “等一下,已经过去这么久了?!”

      “今天似乎还没开张呢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快!别在这傻坐着了!赶紧下去招揽顾客去!”

      “是是是!”

      经历了难得的谈心时间之后,灵援屋再度沉浸在了忙碌的工作生活中……

 

      夜色之下,是连绵的群山轮廓。这里似乎不是迪维纳岛,而是天国大陆上的某处。借着暗淡的蓝绿色月光,可以看到一个黑影在树林内上下翻飞,最终落在了一根树枝上。而后又有一个黑影闪到了旁边的树枝:

      “准备的如何了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还差一点。”

      “你已经拖的够久了。”远处树枝的黑影在随着树枝一同轻轻的晃动,“我再警告你最后一次,这是大人亲自下的命令,你再拖下去后果自己负责!”

      “是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好自为之吧!”说完远处的黑影嗖一下消失在树林中。

      “……”近处的黑影轻轻叹了口气,也一个躬身从树枝上再次跃走。

      山林再次恢复了寂静……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