帖九 跑酷篇(其三)

 

都市忍者月隐枫

帖九 跑酷篇(其三)

2020-03-15鸡排ZOPN阅读:128

      小货车在夜晚的道路上行驶着。

      “嘿嘿,终于能给勇者帮忙啦!简直像做梦一样~”月见得意的开着车,忽然一惊,“不对啊,这样我不也是共犯了么?!”

      “行啦,都开出去2公里了你才想起来。”健守看着货车后躺着的团子,“眼下还是尽快送团子去医院吧。泉太哥,能再说一下你的计划么?”

      “嗯是这样的,”泉太尽可能的简要概括道,“我们故意绑走团子,让天使出动,然后让他老爸回来发飙,这样天使第一个就会注意到他老爸的异常了~”

      “这样确实挺直接,但……”弥蒂娅皱起眉头,“我们是要把他老爸送去地狱么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应该……不会那么严重吧……”健守低下头,“总之人命关天,先去医院要紧!”

 

      天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·迪维纳总院,还未恢复意识的团子被推进了抢救室。月见和几位勇者在走廊的长椅上坐了下来。

      “所以呢,之后的计划是什么?”健守看着泉太,“我可没钱出医药费啊。”

      “让他爸出啊,我们只要负责记账就行了。”泉太满脸的自信,“这么认真负责的管家你上哪找去~”

      “希望如此吧。”弥蒂娅离开椅子,“你们准备一晚上在这守着了?我可要回去睡觉了。”

      “走吧走吧!我可不想当共犯……”还没等两个男生回应,弥蒂娅就被月见推走了,走廊上再度陷入了安静。两个人等着等着也开始犯困,最后睡着了。

      嘭!!!

      一声巨响响起,健守连忙惊醒过来,却看到泉太倒在了一旁的储物柜上。向另一边看去,一个气势汹汹的男人正揉着拳头,旁边一个女人拉扯着他,正是团子的父母。

      “我的话你没听到么!不要管他!!!”团子爸爸怒吼道,“这小子跟你没关系!”

      “好啦你小声点,这里是医院……”团子妈妈扯着爸爸的袖子,“管家,他的症状是恶化了么?”

      “啊,是啊……”泉太捂着被打红的脸颊,“已经严重的不得了了呢……我的雇主!”

      “你被解雇了!”团子爸爸拿起电话,“喂,绑架犯在医院这。嗯,2个人。好,就这样。”

      “喂,反而是他先叫天使啦!!!”健守完全慌了神,连忙摇着泉太。可团子爸爸听到这却冷笑一声:

      “哼,我才信不过那帮吃白饭的天使。”说话间团子爸爸身后的地板上,开始闪烁起类似传送阵的光,“交给你们了。”说完团子爸带着团子妈离开了过道。

      健守这才注意到抢救室内还有个魔法阵,里面的人早已到达,用一个魔法泡泡装着团子冲了出来,把泉太和健守撞到了一边。与此同时对面的人也传送了出来,三个人站在两位勇者面前,开口便语出惊人:

      “哟,我还纳闷谁会在天国绑架别人呢,原来是同僚啊~”

      “同……同僚?”健守定睛一看,对面三个人身上,居然也能找到闪着金光的方形光环的影子,“你们,也是勇者?!”

      对面留着及腰的金发的高挑女勇者,掏出一对沙锤:“喂,你平时不看新闻的么?我们好歹也是最近才上过头条的人呐!”

      “行了鼠姐,那种事情没什么好提的。”两人这才发现,刚刚带着团子冲出来的人,居然是一个身高不足1米4的小女孩,她语气平淡,面无表情的开始介绍起来:“我,库啵,这位鼠姐,这位施哥,我们是三人一组的勇者小队,初来乍到,请多关照。”

      “你这么介绍可不行啊!”留着蓝灰色爆炸头的施哥发话了,“我们呐,可是名遍天国大陆九大地区,任何委托都能完成的万能勇者组合啊!”

      “……结果不还是跑到迪维纳来修水管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库啵!!!你不说话能憋死么!!!你赶紧把这人带走!”

      随着库啵的跑开,施哥指了指外面:“在这吵吵闹闹的一会儿天使要发火了,去外面吧。”

 

      空地上,健守、泉太、施哥、鼠姐都拿出了各自的乐导器,以防对方出手。

      “什么嘛!你们的武器怎么都这么朴素,”施哥扛起自己的巴松火箭筒,“这种时代还用冷兵器,敌人会笑话你们的哦~”

      “……想试试么。”泉太握紧了已经在腰间摆好架势的太刀。

      “我们都是勇者,何必呢。”鼠姐晃了晃沙锤变成的两把微型冲锋枪,“况且我们今天的任务只是拖住你们,现在也拖的够久了,你们还是在天使赶来前赶紧走吧!”

      “那能告诉我们,”健守壮着胆子,“团子被带去哪了么!”

      “哼,怎么可能告诉你——”鼠姐刚准备摆架子,忽然库啵牵着装着团子的魔法球,开着摩托从几个人面前飞驰而过……

      “What?!”惊讶之余,施哥连忙拿出对讲机,“库啵,你这什么情——”

      还没问完,几个骑着摩托的身影又呼啸而过。对讲机里,库啵的声音有点模糊:“我停车的地方是禁停区域,正好有天使在巡逻,现在立刻转移至预定地点。”

      “你要转移去哪里啊!”施哥连忙问道。

      “3-C区。”

      “你等一下!我们去帮你!!”说完两个人就连忙跑走了,留下健守和泉太默默的对视着。

      “今晚真是一团糟啊……”健守拉起面罩,“你要跑着去么,还是坐我的特快专线?”

      “姑且试一次吧。”泉太接过健守拿出的魔法绳子,系在身上,“麻烦你稳——”

      夜色下的交辉城,地面上开展着摩托追逐战,半空中还有不断荡着的泉太:

      “你慢一点……我要吐了——呕——”

      “不要在这种地方吐出来啊!!!”

 

      “前面的勇者!请你立即靠边!放下被魔法控制的人员!”摩托上的天使全身穿着摩托制服,带着黑色面罩的头盔,驾驶的摩托造型也非常有科幻感,但在速度上还是略逊库波的喷气摩托一筹,只得拼命的跟在后面。而前面的库波则表情淡定的驾驶着,背上背着的电吹管口流淌出的魔法气泡里,团子依然没有恢复意识。一队摩托渐行渐远,前方高处已经可以看到五光十色的九钟阁。摩托车驶过许久,隐月之枫花店的货车才缓缓驶过。

      “我才刚到家啊!”月见此时已经进入半恼的状态,“啊啊啊明天我还有一天的工作啊!起不来床我就叫你们来帮忙!”

      “请务必在碧莲上叫我……”躺在后排座位上的泉太还在为挣钱努力着。

      “你给我安静的躺着吧,晕机管家。”健守戴着面罩,现在已经是月隐枫了,“月见,麻烦再开快点,现在分秒必争了!”

      “这是货车哎!再快会出危险的!”说着月见从车内后视镜里看着旁边的月隐枫,“说起来你不是会飞么!为什么也坐在车里啊!”

      月隐枫直视着前方,说道:“就算忍者是独来独往的影子,也不能不顾同伴的安危啊。”

      “……这个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臭屁了?”月见默默的吐槽道。

      “大概……在穿上这身行头之后吧……”泉太一本正经的解释道。

      “仔细一闻你身上全是汗味啊!这身衣服你多久没洗过了!”

      “洗了会掉色的,就不会像影子一样黑了。”

      “给我去洗啊!!!”货车轰鸣,3-C区的大门已经近在咫尺。由于夜间管制,任何车辆都不能通过,于是三人下车时,对面三位勇者已经被几位天使骑警堵在了路边。

      “我们现在需要扫描一下你们的光环,请配合我们的工作。”其中一位天使往前走了两步,然后突然愣住,“等一下……你们……莫非是‘一发不可收拾’那时的……?”

      “什么?!我就说怎么有点眼熟,”另一位天使也连忙围过来,“喂喂真的是啊!当时那一发,真的是不可收拾了!到处都是的,多亏了你们三个啊!”

      “他们……在说什么?”月见一脸懵逼。

      “……我似乎想歪了?”泉太叉着手沉思着。

      “是之前的主干污水管爆裂事件啦!你们都不看新闻的么!”刺儿从月隐枫的口袋里钻出来,“当时一声巨响,整段水管都炸了,新闻记者就在那疯狂的喊‘一发不可收拾!’然后这三个人出现,三两下就把水管修好了。”

      “没错!”最后一位天使突然转过头来,“他们就是天之岛上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的精英勇者——超级水管工!”

      “水管工你个鬼啊!”施哥咆哮道,“那些记者的嘴才是真一发不可收拾啊!我们怎么就是水管工了啊!”

      “这已经成为公认事实,短期内无法改变了……”库波看着手机,“现在搜索量已经高达50万了,我们水管工的地位已经稳固了。”

      “我才不想一辈子修水管啊!”鼠姐抱着脑袋。后排三个人看着前面的情况,完全不清楚是怎么个情况,只得呆呆的看着:

      “这三个人……是笨蛋么?”泉太盯着前方。

      “本以为是什么厉害角色,原来只是博人眼球的小丑,哼。”月隐枫冷嘲热讽。

      “我想回家……”月见打着哈欠。

      忽然,3-C区大门下的小门打开,团子父亲露出头脸:“辛苦了,钱一会儿就打给你们。”说着便立即将装着团子的魔法气泡拖进了门里。后排三位看到这个情况,连忙想上前阻拦,却被天使骑警给挡住了:

      “喂!你们几个……也是勇者?你们是来干什么的!说清楚来由!”

      “他们在绑架平民!”泉太怒吼道。

      “哎哎哎别瞎说啊!”鼠姐一手叉腰一手掏出手机,“这是那位先生给我们的委托~要我们把他的儿子带到这里,我们可是在忠实的完成委托哦。而你们呢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”月隐枫默不作声。

      “喂!说句话啊!”月见十分着急,然后对着天使说道,“我们可没绑架他啊!”

 

      哐当!铁门再次关上。三个人坐在了天使事务所的拘留房里,面如死灰。

      “你们先在这好好反省,明天一早你们的辅佐天使会带你们去候审。”看守天使说完便关了灯离开了。

      “全完了……”月见低着头。

      “怎么……会这样……”泉太满脸愁容。

      “……”月隐枫依然默不作声。他闭着眼睛,神态自若,仿佛是在安静的打坐。

      “你当时为什么不说话啊!”月见准备把月隐枫的面罩给拽下来,却突然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握住了自己的手腕。只见月隐枫走到她跟前,慢慢凑近脸。由于靠的太近,月见甚至开始心跳加快:

      “我们……真的错了么?”月隐枫默默的问道,“为了拯救一个危在旦夕的生命,这样做,真的错了么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责任在我。”泉太诚恳的低下头,“我很清楚,自己有个老毛病就是容易过于自信……这回又犯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不,你的自信不是没有来由的。”月隐枫回过头,“我们之所以最后能一起行动,就是达成了一个共识,让团子好起来的共识。所以这方面你不需要认错,我们都没有错。”

      “那我们究竟是哪错了呢?”月见很迷茫。

      “我们低估了团子的父亲。”月隐枫整理了一下头带,“他的背景,似乎没有那么简单。”

      “团子的父亲……没有那么简单……么……”泉太回想起之前的情况,“他把团子接进了魔族居住地,证明他自己已经有权利随意进出了……难道说?!”

      “是的……”月隐枫点点头,“他的父亲和魔族有勾结!而且团子现在已经在对方的控制下了,再耽搁下去恐怕……”

      “你们~是不是想出去啊?”忽然墙那边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。众人转过脸一看,居然是一个发着蓝绿色光的游魂!再仔细一看,居然是弥蒂娅!

      “哎?!弥蒂娅?!你、你怎么成游魂了?”月见大吃一惊。

      “嘘~”弥蒂娅示意各位安静,“好歹我也是个御魂师,自己灵魂出窍一会儿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     巷子里,弥蒂娅的身体瘫软在地。

      “我这就帮你们出去,但是天亮前一定要搞定了回来!不然被天使发现可就糟了!”

      “好的!”“一定!”

      “那我开始了啊!”

      只听一阵剧烈的开裂声,牢房一侧的墙被好几个游魂给顶开了个洞。

      “你这也太明显了吧!”月见大惊失色,“一会儿看守进来怎么办啊!”

      “放心,我都用游魂控制住了。赶紧!”

 

      魔族居住地内,一条阴暗的街巷。昏暗的灯光从一个地下室的气窗透出。团子躺在一张铁架床上,旁边几位魔族正在准备一口大锅,里面在搅拌着类似熔岩的流体。屋内温度很高,其他在旁边观看的人都吹着风扇,其中就有团子的父母。

      “医生,真的能把他治好么?”团子父亲问大锅边上的一位穿着白大褂的人。那人回过头,大锅里的红光照亮了他灰色的皮肤和尖尖的耳朵,似乎是一位魔族医生。魔族医生笑了笑,然后朝着团子父亲走来:

      “先生,我们从事灵魂重铸工作已经有几十年了,您大可放心的把儿子交给我们。马上我们会先把他的灵质信息提取出来,然后重铸灵魂体,别说体重,连相貌我们都能给你儿子换个超帅的啊~”

      “……不必了,只要让他瘦一点就好。”团子父亲还是有些犹豫。而团子母亲则非常担心的握紧了丈夫的手臂:“亲爱的,真的没问题么!”

      “放心。”团子父亲轻抚她的头发,“我这几年辛辛苦苦的赚钱,就是为了能够彻底将罗米诺的病治好。那些天国的医院,只会一味的用各种缓解症状的药来堆积成本,根本就没想把他治好过!我经过多方打听才找到这位魔族医生的,虽然要价不菲,但我相信他是信得过的。”

      魔族医生听了微微一笑,然后再次走到了锅边。

 

      逃到街上的几位,在确认过没有任何人追上后,在一条巷子里准备休息片刻。

      “哎……我有点后悔了……”月见喘着气,“仔细一想我根本没必要跟你们出来啊,我又不会魔法,车也被天使扣了,根本帮不上你们忙啊!”

      “那你跟我走吧。”弥蒂娅叫出几个游魂,“反正今晚都这样了,不如我们就找个没人的地方,好好休息一下吧~”

      “啊……您就是我们店的那位御魂师客人吧……”月见这也算是第一次见识到御魂师的阵势,仔细一看着实神秘得有点吓人,双腿开始打抖,“不不不不必了~我还是跟着健……哦不是月隐枫吧。”

      “你恐高么?”月隐枫拿出勾爪,“飞在半空中可比坐过山车还刺激哦~随时有摔死的可能哦~”

      “哎……”月见脸都吓青了。

      “这样吧,”泉太发话了,“我想到一个不错的主意,就交给弥蒂娅和月见吧,我一会儿跟这家伙去救人,善后就交给你们了!”

      几个人在巷子里商量片刻,就向着不同的方向分成两拨开始了行动。所有人离开后,一个身影来到刚才众人停留的位置,然后也迅速的离开了。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