帖七 团子篇(其一)

 

都市忍者月隐枫

帖七 团子篇(其一)

2020-03-01鸡排ZOPN阅读:133

      晚上10点。今天的月光不是很强,借着暗淡的灯光,可以看到屋顶的一角蹲着个通体乌黑的忍者,他躲在屋顶的暗处,静静的等着不速之客的到来……

      忽然,后方的屋顶上传来了踩踏瓦片的咔咔声,来了!根据脚步数量判断,是三个人!不一会儿,三个黑影从隔壁的屋顶一跃而出,熟练的助跑、腾跃,利索的落在了忍者所在的屋顶,不过落地技术还是比较一般,发出了不小的动静。

      “哎,半程了。休息一下吧。”其中一个黑影喘了口气,“听说过两天团子要来啊!”

      “哇,真的么!他该不会又要……?”另一个黑影似乎很苦恼。

      “谁让他有钱呢~也就一晚上,好好干吧。”第三个黑影蹦了蹦,“好,那么继续——”

      “到此为止!”一声厉喝划破寂静的夜空,三个黑影一愣,看着前面的暗处忽然钻出来一个拿着发光手里剑的忍者,锐利的眼神反射着手里剑的绿光。

      “你你你你是虾米人?!”一个黑影吓得声线都变了。

      “哼……”忍者熟练的把手里剑在手上转着,然后摆好架势,“在下都市忍者月隐枫,今次便是来调查尔等的!”

      “你那么文邹邹的干嘛啦,对面都不一定听得懂哎。”忍者身上传来了细小的声音。

    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

      “……月隐枫?是谁啊?老大。”后面的黑影问站在前面的黑影。

      “不知道。也许是什么想逞英雄的笨蛋吧,在这打起来挺危险的,我们先想办法撤了!”前面的黑影指挥其他人往后撤。

      “站住!赶紧说清楚自己的出身!”忍者将手里剑指着对方,“否则我就不客气了!”

      “慢着慢着!我们不是坏人!”领头的黑影答道,“我们只是来练习跑酷的!”

      “哦?”忍者的眼神充满了好奇,“大晚上的,在外面跑酷看得清么?”

      “你管我们呢!想找坏人就到魔族聚集地去,我们可都是善良的天国居民!”另一个黑影没好气的对着忍者吼道。话还没说完,脖子上就多了一根绿色的光带,还没反应过来,整个人就被撂倒在屋顶上,发出了巨大的声音。屋内一个老者听到屋顶上传来的动静,默默点头:“嘿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啊~”

      “啊啊啊好疼!你这个疯子!放开我!”被光带捆住的黑影在地上挣扎着。

      “第一,我来只是想警告你们,你们夜晚的活动影响到了这里居民的休息;第二,夜间在这种高空是很危险的,劝你们还是去公园之类的地方练习跑酷吧。”忍者手一抖,光带便收了回去,“毕竟你们不像我一样,是夜的使者~”

      “噗!哈哈哈……”忍者身上又传来了一阵嬉笑声。

      “笑你妹啊!你再这样下次不带你出来了!”

      “……这个人,不像坏人呢。”领头的黑影看着在原地发火的忍者,若有所思,然后问道,“内个,大侠,请问你是什么人啊?如果你的身法真的很好的话,我们愿意聘用你来当教练的!”

      “喂,老大,你是认真的么?!”另一个黑影有点吃惊。

      “我已经把我会的都教给你们了,想要继续进步,只能再找更厉害的教练啦~”被称为老大的人眼神坚定,然后看向了忍者。

      忍者看对方已经放松了下来,便指了指下面:“行,我们先下去再聊吧。”

 

      街角的路灯下,这才看清楚了三个人的相貌,他们都穿着护具,手套等装备,看起来确实是在练习跑酷的人;而三人也看清了穿着紧身衣的月隐枫,这身装扮还真是传统中透露着新潮,引得几个人盯着看了半天。

      “我叫雷恩,开了一个跑酷俱乐部,叫飞足跑酷。”穿着红衣服的老大先开了口,“这两位是目前的学员。我原以为这附近的老房子都没什么人住了,结果还是打扰到了居民,真是不好意思啦,哈哈。”

      “嗯,这样就行了。”月隐枫点点头,“不过我还是想知道,你们为什么喜欢在半夜训练?”

      “因为白天没空啊~”学员A撇着嘴,“我每天起个大早就得开始去忙碧莲上的任务,白天全给占满了啊~”

      “哦?你也用碧莲?”月隐枫听到了熟悉的词,“我也是前几天才注册的,看来你算是我的前辈啦~”

      “啊?真的假的?哦难怪你会来抓我们,难道是居民的委托?”学员A说着拿出手机查看了一下,“哎?!难道说……你就是新人榜上那个……?!”

      “我看看。”雷恩老大也看了一眼,然后不住的朝月隐枫的方向看,“不得了!居然是天国勇者?!”

      “嗯嗯~在下正是在交辉城任职的天国勇者。”月隐枫得意的点点头。

      “天国勇者是啥?”学员B似乎见识略有浅薄,“这名字我只在一些故事里听过。他们可是拯救世界的英雄,怎么会跑来做碧莲的任务?”

      “笨蛋!执行正义是不分场合的!你怎么这点都不明白呢!”学员A倒是立刻就开始帮月隐枫说话,而忍者蒙在布后面的嘴角,早已不知道昂得有多高了……

      “不过,现在这个时代,大家都快把勇者忘了,看起来大侠你的日子也不好过啊。”雷恩倒是一语道破真相,让月隐枫的心里又产生了一点酸楚:

      “行啦,先不说这些了,我该去交任务了。你们要是想让我当教练,就之后再联系吧,我今晚还有不少委托呢。”

      “好的,麻烦大侠了,走好走好~”在三人的送别中,月隐枫射出钩爪,然后用mugic点地跃起,消失在了屋檐。三个人呆呆的看着他远去的轻盈身姿,雷恩默默吐槽道:

      “好家伙……这身手别说是学了,根本跟我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啊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是啊,听说勇者都是会用乐导器放魔法的,看来是真的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哎对了,如果让他来伺候团子,我们不就轻松了?”

      “嗯……”雷恩思考着,“有点道理……今天就到这吧,解散啦~”

      “辛苦了!” “晚安!“三个人也就此散开,消失在了夜色中。

 

      第二天中午,已经过了12点,健守依然没有起床。饿的受不了的刺儿在桌上直转圈:“大哥!起床啦!!我要饿死啦!!!”

      “吵死了……让我再睡会儿……我早上7点才睡的……”床上的健守有气无力。

      “哼,实在不行我就自己点外卖了!”说着刺儿爬到了健守的手机上。

      “别闹啦!”守护着自己可怜钱包的健守赶紧爬起来,满脸的倦怠,“今天开始不能再点外卖了,一会儿去买菜!”

 

      午后的菜市场里已经没什么人,健守把刺儿放在肩膀上,走进了蔬菜堆。天国的蔬菜水果口味上和地球上的差不多,但这外观……是真可谓非常放飞自我了:菱形的茄子,圆环状的南瓜,叶子像小翅膀一样的菠菜,甚至还有会发出声音的土豆,会自己突然蹦起来逃走的萝卜……蔬菜摊仿佛就像动物园一样热闹。

      多亏昨晚的老爷爷非要给现金,才拿到了200天币,健守计算了一下,今天可以多买一块肉。趁健守挑选蔬菜的时间,刺儿左顾右盼,忽然发现了摊主也有一只角虫,而且是一个金发碧眼的女角虫。女角虫感受到了视线,向这边看来,刺儿赶紧害羞的躲进了口袋。

      刚走出菜场,就来了电话:“歪?大侠,我是昨天的雷恩啊。我刚给了你一个委托,你下午来我们这一趟呗?”

      真来了啊……健守此时有点犯难,昨晚在伪装的加持下,自己的气场还算够足,可是白天的装束能不能再唬住他们,可不一定啊……

      “实不相瞒,我们需要你帮个忙,来了以后会跟你说具体情况,请务必来啊~”雷恩似乎还有其他事情,健守姑且同意了请求,便加快步伐准备回去做饭。一回头被吓了一大跳:菜场门口边上,靠了一个人,仔细一看居然是泉太?!

      “我……实在不好意思去月见那了……拜托给口饭吧……”即便饿着肚子,泉太依然在坚持着自己的清高。健守实在看不下去,便把泉太给拖了回去。可一到家,泉太便来了精神,伸手就把健守买的菜拎了过去:“好了,剩下的交给我吧。”

      “???”一头雾水的健守,看着泉太熟练的处理食材,烹饪料理,连刺儿都被喷涌而来的香气给震惊了。几分钟后,桌上便多了几道看起来十分美味的菜肴。健守从冰箱里拿出之前剩下的米饭,将信将疑的坐到桌边。

      “嗯?就吃凉的?”泉太看着那碗冷饭。

      “我准备用热水泡一下……”还没等健守说完,泉太便一把拿过冷饭的盆,丢进了锅里。几番烹调后,变成了一盆金黄的蛋炒饭。

      “唔哇哇哇哇哇哇——”刺儿一头扎进了炒饭里,然后被烫得原地打滚,嘴里嚼着,“好好吃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泉太……你是天生的大厨么?”健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     “只是凭着感觉做的罢了。”泉太整理了一下两鬓的头发,然后端起碗吃了一口菜。

      “呸!好咸!啊……难道盐放了两次?”

      “喂……”

      吃饱喝足之后,健守把跑酷俱乐部的事情和泉太说了一下,泉太表示想一起去看看,于是两人便坐上了前往天之岛2层的列车。浮空的列车在全息光的引导下平滑的行驶着,向上仰望可以看到迪维纳岛半边的全貌。高楼的上面还有高楼,高楼的上面又是高架路,如此层层叠叠,煞是壮观。来到二层,这里的光景完全变了个样:街道绿意盎然,没有多少高楼,到处可见带着庭院的豪宅,这里似乎是有钱人的街区。

      “哦~也许以后我应该试试来这里接点委托,哈哈~”健守看着这环境就觉得不简单。

      “嗯……”泉太若有所思,“行了少感慨了,赶紧去雷恩那吧。”

 

      “……”三个人呆滞的看着眼前这个还有点犯困,衣衫松垮,还带了个不知是谁的人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     “老大,该不会搞错了吧?”学员A问。

      “我打电话的时候声音是昨晚那个人啊……”雷恩也有点懵逼。

      “啊果然跟我想的一样……”健守抽出哨笛,随着吹响的声音变成了那把绿色的手里剑,俱乐部的三人这才认出了他们心中的大侠。

      “……说起来这位是?”雷恩问起泉太的来历。

      “只是个路过的刀客而已。”泉太倒给自己加人设了,还拿出了太刀,引得旁边的健守侧目口呆。

      “看来天国勇者真的是一群不简单的人啊~来这边坐~”

      “是这样的,”片刻后,一群人落座在茶几边,开始聊委托的事情,“我们的俱乐部呢,有一位赞助者,我们的日常开销都是他提供的。”

      “嗯,很正常。然后呢?”泉太倒是挺有兴致。

      “额……他名叫诺米罗,人比较胖,我们就喊他团子。”学员B漫不经心的介绍道。

      “……他每个月都会来玩一天,我们就得,陪他……你懂的。”学员A回想起之前的事情,就扶着额头。

    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他也要一起跑酷???”健守有点疑惑,“你们说的那个团子,他跑酷厉害么?”

      “这么说吧。”雷恩叉着手,“光凭体重他就不应该做这种剧烈活动的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所以……委托的内容就是如此啦……”学员A陪着笑。

    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泉太站了起来,“看来是没我什么事了,你加油,我先告辞了~”说完就溜走了。

      “哎……”健守面对这个来去自如的人实在是没有办法,便扭过头,“别管那个家伙了,我们继续吧。”

      “讲完了啊~”雷恩耸耸肩,“他过半个小时就会过来,先吃个饭然后就准备去跑酷了。”

      “还有饭吃?”健守听了这个,倒还有点开心,然后警惕的看了眼门口,没再发现泉太的影子,看来他确实是走了。

 

      啊呜啊呜……

      一间看起来装修颇有风格的餐厅里,健守和其他三个人呆滞的看着桌对面的一个正在狼吞虎咽的人。与其说是身体肥硕,更应该说是体型圆润,很难想象这样一种身躯准备如何跑酷的。

      “喂,他吃的太多了吧,一会儿蹦跶出阑尾炎怎么办?”健守偷偷的问雷恩。

      “啊?阑尾?那是什么?”雷恩似乎不知道阑尾是什么,看来天国居民的身体跟活人还是有区别的,“我倒是担心他一会儿蹦跶吐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太真实了……”健守还在考虑一会儿要怎么带这个团子跑酷,只听“铛”的一声,碗被用力顿在桌上,露出了诺米罗还算英俊但也生满横肉的脸:

      “啊~舒服舒服~服务员~”

      “您好,有何吩咐。”来者不是别人,正是泉太。他甚至换上了一套西餐厅专用的侍者装,还戴了金丝小眼镜,显得风度翩翩。健守刚才就见过这家伙了,原来他刚才溜号是因为正好要来这边的餐厅打工……

      “给我来一杯刚冲好的苏打水。”诺米罗擦着嘴。

      “好的。我们的苏打水都是现制的,请放心饮用。”泉太标准45度鞠躬,转身快步向吧台走去。然后健守明显看到他在用水属性的mugic,现场制作这家店没有的苏打水。旁边的领班怼着另外几个实习服务生:“你们好好看好好学!”

      实习生:“我又不是勇者,哪会现场做苏打水啊!”

 

      付过账,一行人走出餐厅。天色已暗,雷恩朝健守使了个眼色,健守点点头,跑到了一边躲了起来开始换装备。正在艰难的穿着足袋时,身边的草丛忽然传来了声响,是泉太。

      “你跑出来干嘛,回去!”健守在草丛里扭来扭去,“我一会儿要帮团子完成一些跑酷的动作。你帮不上忙的。”

      “谁说要帮你忙了~”泉太轻轻撇嘴,“我只是受不了餐厅里干涩的气氛,出来透透气而已。”

      “我看你干得挺起劲的啊,完全没有之前臭头臭脑的样子。”健守在整理身上的装备,“难不成你喜欢做服务生?”

      “在外闯荡,有时候就是要能容忍。”泉太看着几个和团子在愉悦聊天的跑酷俱乐部的人,“那几个人不也是么,其实他们对团子也没啥好感,甚至觉得他是个累赘,但为了钱还是要讨好他。”

      “嗯……”健守叹了口气,戴上了半脸的面罩,“好啦,这种事情我也懂,反正也是委托,万无一失的忙完了就行了,我懒得想那么多。”

      “那你加油~”泉太撂下一句话便回身走了。

      “刚刚不是有个穿着挺随便的小哥么,他人呢?”团子这才想起来少了个人。

      “啊,他晚上有事先走了,我们去公园吧!”雷恩给团子指着方向。

      “好!走吧!看我今天这双鞋,可是最近刚发售的限量款哦~……”团子倒是非常享受今天的美好时刻,一个劲的炫耀着各种东西。看到其他人走远了,健守,哦不现在是月隐枫,也悄无声息的跟了上去。

      小公园里,其他人都站在一边,只见团子将外套一脱,露出了里面像捆在身上一般的运动紧身衣:“好!先来做两组的倒立翻滚热热身!”

      “纳尼???!!!”树上的月隐枫大惊失色。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