帖八 跑酷篇(其二)

 

都市忍者月隐枫

帖八 跑酷篇(其二)

2020-03-08鸡排ZOPN阅读:160

      “喂!倒立翻滚是什么准备活动啊!你确定你之前成功过么!”月隐枫在内心疯狂的吐槽,然后看到下面的雷恩在跟自己使眼色,手也比划着:

      “拜托你啦!”

      “来,你扶我一下。”结果团子还是突然指了旁边的学员让他帮忙。所谓的倒立翻滚,就是先倒立起来,然后向前倒地顺势蜷起身子,在地面翻滚半圈后站起。只见学员非常吃力的撑着团子的身体,好不容易将他稳住了。而团子也因为刚吃的东西还没消化,脸憋的通红,不停地打着嗝儿……树上的月隐枫看到这一幕已经无话可说,然后向雷恩点点头,示意开始。

      “好的团……哦不少爷,准备发力了啊!”雷恩开始数数,“1、2、3!”

      趁团子用力将身体撑起的瞬间,月隐枫在树上吹响了哨笛,制造出一股上升气流,准备在将团子滚了半圈后将他托起。随着圆滚滚的身躯向前倒下,月隐枫手指轻轻一挑,地面的风瞬间包裹了团子。然而团子向前滚动的惯性实在太大,风根本控制不住。于是所有人看着团子就这样咕噜咕噜向前滚了好几圈,最终撞到了树干停了下来。

      “少爷!好身法啊!”雷恩还在没皮没脸的赞美着。

      “咕唔……头好晕,好想吐……”团子已经把自己转晕了。

      “少爷!不能在这就认输啊!站起来!”两位学员也在一旁疯狂鼓吹。

      “唉,这才刚开始么……”树上的月隐枫刚才险些被团子的撞击给震掉下去,现在抓紧了树枝,“还有2个小时要浪费在这个肉丸子身上啊,切~”

 

      之后,俱乐部的人带着团子在广场旁边的石台处练习折返跳跃、翻越等简单的动作。最后团子指着屋顶:“好!我要试试我的鞋怎么样!到上面吧!”

      一旁的雷恩开始朝着月隐枫的方向疯狂陪笑打手势。月隐枫点点头,沿着树荫跑到了房屋下面。

      “这家伙比想象的还要重,看来之后魔法也得用力一些了!”月隐枫掏出哨笛做好了准备。果然不一会儿,团子就要在这边的房顶起跳了!这个距离俱乐部的三人跳过去都稍显费劲,更别提团子了。月隐枫不断的汇聚着球形的魔法,搓出了一个十分亮的风属性mugic球:“这样应该够强了吧?”

      呼咻!团子起跳了!跳的高度还没有一般人的一半高。眼看就要开始下落,月隐枫连忙丢出了手中的光球。光球准确的在团子正下方爆开,产生了巨大的气流——

      于是所有人都看到团子被一阵肉眼可见的强风吹到了很高的地方……

      “喂!你在干什么!!”雷恩对着下面大喊道,却看到月隐枫已经拉着钩爪向上飞来,掠过了自己面前:

      “不好意思,第一次对别人用这个。”月隐枫向着团子飞去,然后在他脚底下放了一层较薄的mugic作为缓冲。然而团子的惯性还是太大,落下去之后就把对面的房顶砸了个窟窿。场面一度十分混乱……

 

      “完全搞砸了啊笨蛋!”雷恩彻底怒了,把月隐枫拽到墙角顶住,“团子要是不开心,很可能就不给钱了!到时候我们的活动经费你给啊?!”

      “老大不小了,也快学会自己赚钱养活自己吧!”月隐枫不耐烦的吐槽道,“刚才说过了,我第一次对别人用魔法,还是个这么重的家伙,力度实在掌握不好。你要减少报酬就减少好了,我也当今天是一次锻炼了。”

      “你这家伙……”雷恩盯着月隐枫看了一会儿,然后语气忽然大拐弯,“真是个诚恳又不失气场的人呐!”

      “哈……”月隐枫挠挠头,这是取得对方的信任了?还是那天抓住他们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?不知道。

      两位学员将团子搀扶着走了过来,月隐枫赶紧躲到暗处。团子虽然看起来有点擦伤,但脸上依然洋溢着微笑:

      “这双鞋,真厉害啊!只不过还得赔人家的房顶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是啊是啊!”雷恩继续奉承,“有了这双鞋,过不了多久少爷您就能成为跑酷大师啦!”

      “少在这拍马啦~”团子坐了下来,长叹了一口气,“我这身子骨什么样,我自己清楚。今天辛苦你们了,还有那位忍者小哥,也出来吧。”

      月隐枫走了出来,摘下面罩,变回了健守。

      “准备活动那会儿,我就知道那阵风是你放出来的魔法了。”团子侧过脸看着健守,“藏得不够好哦,忍者。”

      健守低下头,深感自己能力的不足。

      “不过,今天过得还是很快乐的,谢谢你们啦!下个月的钱我会按时打的。”团子还真是个宽容又大方的人,“行了,我要回去啦,就不麻烦你们——咳咳咳!!”

      突然,团子不住的开始咳嗽,俱乐部的人连忙围了上去。只见团子颤抖着掏出一个药瓶,吃了几颗后,便缓和了下来,躺在椅子上喘着粗气。

      “喂,不要紧吧他?”健守有点害怕这个人会不会有什么意外。

      “啊,老毛病了。”雷恩扭过头,“他有点哮喘,运动后休息一会儿就好了。今天辛苦你了,我们送他回去就行。”

      “好,那……我告辞啦。”健守觉得自己已经帮不上什么忙,便准备离开。

      “……啊果然还是等一下……”雷恩忽然又叫住了健守。

      “怎么了?”健守回过头。雷恩把他拉到一边,悄悄地说:

      “虽然他自己说是哮喘,但说实话这症状有点严重的……”雷恩满面愁容,“上次他把灵魂都咳出来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哎?”健守有点吃惊,“他家里不是很有钱么?不帮他治治?”

    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,他总是说让我们别担心,可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,就靠吃那个药撑着。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……”雷恩看着健守,“你应该会潜入的吧?能不能帮忙调查一下团子家里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     “这……”健守有点为难,“这不在委托范围了吧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好的没问题~”忽然旁边传来声音,泉太恭敬的行了个礼,“在下刚好了解到,贵公子府上在招募管家,是个不错的介入机会呢。”

      “你,你怎么突然就……?!”健守舌头都打结了。

      “刚刚餐厅老板告诉我的。小老弟,你的人脉还是不行啊~”说完泉太就风度翩翩的离开了,“我当然是冲着管家的薪水去的了~”

      “多谢!”雷恩还在一个劲的感谢。

      “喂,没听到么……他是冲着薪水……哎也罢了!”健守拍拍雷恩的肩膀,“你们赶紧把团子送回去吧,之后有什么进展我会联系你们的。”

      于是在简单的道别后,双方便分开了。健守重新戴上面罩,月隐枫的飒爽感又涌上心头。他飞跃到一处高点,看着夜色下的交辉城,默默的感叹道:

      “哼,本以为只是个简单的委托,没想到背后似乎还有隐情可挖,真是有意思啊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      而远处的一个背阴面,也有一个人影在看着离开楼顶的月隐枫,正是珑。他冷眼看着远去的月隐枫:“这小子……变装前后的差别……难道说……”

 

      第二天,健守和月见,还有弥蒂娅应泉太的邀请,来到了团子家举办的管家面试现场围观。只见泉太十分熟练的完成了一系列礼仪的测试,还做了一桌精美的西餐,甚至在接待客人的环节还讲了个笑话,引得其他参加者都拍手叫好,然后羞愧的捂住了脸……于是,泉太便毫无阻碍的进入了团子家。

      “这家伙……有点东西的啊……”健守默默感慨,“明明比我大不了几岁,却这么多才多艺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大哥,你也要学讲笑话么,我会几个你要听么?”口袋里的刺儿钻了出来。

      “讲你个头啊!我是指谋生的手段……”健守叹了口气,“在家蹲久了,我都快变成啥特长都没有的咸鱼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咸鱼的特长不是咸么~”刺儿还是开始讲笑话了,惹得健守立刻把它塞回了口袋里。

      “你是在讽刺我连咸鱼都不如么……回去给我等着……”健守压着怒火走到正在休息的泉太身边,“泉太哥,那天的事情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放心,会帮你盯着的。”泉太摸出一个空药瓶,“诺米罗吃的就是这个药,我看了一下,只是缓解症状的。”

      “缓解什么症状?”健守拿着药瓶费劲的看着。

      “灵魂体结核病。”泉太低着头说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词。

      “喂……该不会就像肺结核那种的吧?”

      “不知道,不过肯定不是小毛病了。这个家里,有点问题。”说完泉太整理了一下衣服,“对了,俩妹子不是跟着你来的么?她们人呢?”

      “哎?对哦。”健守回过头,发现两个妹纸正混在人群中在西餐桌那里大快朵颐,“她们……是来混吃的么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哼,在下的手艺可是吸引异性的利器哦~”泉太刚想得意,就听到桌边传来骚动。月见拿着一盘菜气鼓鼓的喊道:

      “喂!咸死啦这个!是谁做的!”

      泉太立马转了个身溜了,只留下后知后觉的健守左顾右盼。

 

      当晚,泉太就已经正式上岗,在团子家的豪宅里开始了管家的工作。书房里,他终于见到了团子的父亲和母亲。父亲是一位商人,经营着一个商会,母亲则负责管理商会内部事务,两人经常离岛去天国大陆出差,就留团子一个人在家。

      “基本情况我了解了。”泉太恭敬的点点头,“那么,照顾贵公子方面,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么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让他在家好好呆着,别出去惹是生非就行。”团子爸爸严肃的说道,“这臭小子就知道乱花钱,听说还去投资什么俱乐部,真是不省心。”

      “可是我发现,贵公子的身体状况似乎不佳,您们有没有关注过?”泉太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      “你不用管这么多!”团子爸爸刚想责备,一旁默不作声的团子妈妈便拦住他:

      “内个……姑且简单说一下。”这一看才发现,团子妈妈似乎比团子爸爸年轻不少,“我是先生的再婚对象,我儿子对他有些反感,所以……里面的情况有些复杂……”

      “……我了解了。”发觉团子爸爸真的生气了,泉太也不再追问,“那么我这就去给两位准备寝室。”

      “不必了。”团子爸爸站起来,“我们明天还要谈生意,先走了。家里要是出了任何问题,唯你是问!”说完便拉着团子妈妈走出了会客厅。

      “切,摆臭架子给谁看……”送走两位后,泉太整理了一下衣服,回头看着公馆内的几个仆人,心想,“忍耐,忍耐就能赚钱……哎……”

      夜深之后,泉太回到自己的休息室,偷偷拨通了健守的电话,结果从窗外忽然传来铃声,紧接着电话被挂断了。泉太打开窗,看到月隐枫蹲在对面的树上,握着手机满脸冷汗……

    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啊……”泉太叹了口气,“这附近都是大户人家,要是被发现了可能直接就叫天使来抓你咯!”

      “这家伙在家上蹿下跳的,搞得我都睡不着觉,我说你既然这么在意就去看看呗,就来了……”刺儿从口袋里钻了出来解释了一通,“听说是这家有个胖子,生病了没人管?”

      “呵,言简意赅。”泉太把窗户开大,月隐枫拉出钩爪便飞身跃进了房间。几个人刚想继续交谈,就听到空旷的公馆内某处传来了咳嗽的声音。

      “是团子么……”泉太决定去查看一下,便站起身,“我可以在屋内自由行动,你呢?”

      月隐枫已经一只脚踏回窗台上:“当然是走我的路了。”

 

      团子的房间。几位仆人正在手忙脚乱的收拾着地上散落的药片,帮还在床上喘息的团子擦着汗。团子满脸痛苦,嘴角还有一缕一缕的灵魂气息飘散着。

      “少爷他……”年轻的女仆担心的看着团子,“我们叫救护车吧!”

      “要叫你叫……我可不想再挨骂了。”旁边的胖女仆摇摇头,“你醒醒吧,我们只是仆人,违抗老爷的命令可不是扣工资那么简单的。”

      “可是……”女仆不再说什么,便拿着盆准备离开,结果差点和刚进门的泉太撞上:“啊!抱歉……”

      泉太看着匆忙离开的女仆,没有说话,继续向屋内走去。外面的树梢上,月隐枫看着泉太把仆人们都支走了,便轻轻的落在了窗边,敲了敲玻璃。

      “你可以啊,来这才一会儿,就开始发号施令了?”健守摘下面罩,“怎么样,当管家爽么?”

      “我可使唤不动他们。有几个仆人都跟着老爷十来年了。”泉太转过身,“我只是说,我会一些灵魂魔法,让他们先出去罢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哈?!”发觉自己音量没控制住,健守赶紧小声说道,“你蒙鬼呢?你哪会灵魂魔法啊?”

      “所以说有人会啊。”泉太看向窗外,喏,来了。

      几个游魂托着穿着长袍的弥蒂娅,轻盈的飞进了窗口:“夜间出诊,可是要加钱的哦~”

      “你又是啥时候变成医生了啊……”健守已经完全无力吐槽,“可千万别乱来啊,弄出人命来就糟了!”

      “去吧,女医生。”弥蒂娅手杖一挥,一个戴着口罩的女性游魂便飞了出来,“嗵”的一声钻进了团子的嘴里,引得旁边的泉太一阵不适,连忙捂住了嘴。过了一会儿,游魂钻了出来,到弥蒂娅身边轻声说了些什么,便飘散消失了。弥蒂娅松了一口气:“行了,修好了。”

      “修……好了?”健守满脑袋疑问,“这是机器么,还能修的?”

      “我指的是结核引起的灵质泄露。”弥蒂娅摇摇头,“结核我可治不了,并且……确实很严重了呢,得赶紧送医了,不然会越来越危险的。”

      “……要不我们自己送过去?”健守问。

      “呵,一上来就要当恶人了么?”泉太的眼神很复杂。

      “……恶人?这不是做好事么?”此时健守就透露出了涉世未深的稚气。

      “他父亲可是一个为了事业连孩子性命都不管的……崽种啊!”泉太在说出最后一个词之前还犹豫了一下,引得弥蒂娅在一旁偷笑。泉太走到健守面前:“你如果把他送医了,他父亲完全可以跟天使说你绑架平民,到时你收拾得了么?”

      “不是吧?!”健守撇着嘴,“这里不是天国么!那些天使应该先把这种灵魂有问题的家长抓住了先吧?”

      “哦~这个思路……”泉太仿佛被健守的话点拨了,托着下巴思考起来。一旁的弥蒂娅在跟刺儿聊天:

      “喂刺儿,健守那家伙有没有好好养你啊?”

      “三餐是有管啦……但是最近老哥他为了碧莲的任务,总是早出晚归的,人也憔悴了不少呢。”

      “开始挣钱之后,我才知道原来领低保的生活有多爽啊~”健守接过了话茬。

      “所以你不喜欢现在的生活?”弥蒂娅问。

      “不,我很喜欢。”健守撩了一下面罩,“在帮助他人的过程中,我逐渐找到了自己作为天国勇者的价值,这样比之前浑浑噩噩的日子好多了!”

      “好,那就继续努力吧!”泉太忽然开了口,“来,把团子绑走!”

      “……啥?!”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