帖三:诗情兽意

 

都市忍者月隐枫

帖三:诗情兽意

2020-02-06鸡排ZOPN阅读:146

      健守慢慢睁开迷离的睡眼,发现自己还保持着忍者的装扮。啊,又没换衣服就睡着了。此刻甚至还能感受到背上还没完全干掉的汗水在传来丝丝凉意。已经连着5天,哦不是6天,每天晚上跟着弥蒂娅一起出去寻找骚灵的痕迹了么……健守坐了起来,起身时甚至还听到了自己身上的关节在响……

      “呵,她倒是轻松,叫几个游魂过来托着自己就能到处飞了,我可是全程在疯狂的跑啊……”说着健守捏了捏还有几分僵硬的腿部肌肉,“哎哟疼……唉,果然忍者这条路,对我来说还是太难了么……”

      健守摘下了头带,丢在了眼前的地上。沉默了片刻之后,又捡了起来。

      噌的一声,门口处传来了什么东西戳进墙里的声音。健守小心的打开门,发现门上居然被扎了一封信,而扎信的,就是那天打散游魂的放电飞镖!

      “靠,这可是铁皮的门哎!”健守取下信,环顾了一下,没看到人,“这个飞镖……没错,应该是那天救场的高人。果然高手都喜欢隐藏自己么……”

      拆开信封,一首诗用端正的毛笔字写在里面的一小块宣纸上:

流光跃三虹,

熠彩登九钟。

极目断溪处,

孤坐最高重。

      “什么啊这个诗……”保险起见,健守翻过纸来看看后面是否有内容,确实还有一行小字:

      心向忍道之人,吾于诗中所指处,静待汝等来访。

      “哦~所以这首诗是个谜?我来解一下看看……”

      通过相关讯息的查询,三虹应该指迪维纳岛彩虹环岛高速的第三段,也就是迪维纳岛的第三层;九钟指的是3-C区的九钟阁;这个断溪……是真没情报了。正当健守苦恼的时候,突然手机响了起来,是月见。准备接听时,健守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又开始加快。

      “喂~月隐枫~今天有空么?”

      “额……”健守打了个寒颤,在白天听到这个名字,果然还是很不自在……思索后,他决定让月见知道真相,“有件事得先澄清一下……那天救了你的,其实不是我。今天那个飞镖的主人来找我了,我要去迪维纳岛三层赴个约……抱歉之前一直没敢说!”

    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明显听出来月见知道真相后稍有失落,不过沉默了一会儿还是传来了她温暖的声音,“但那天你想救我的心意已经传达到了,还是要谢谢你啦~内个,迪维纳岛三层有一大片是魔族人的聚居地,你真的要去么?”

      “哦?魔族人……”健守这才发觉了这个关键问题,“嗯,今天这个约我是无论如何要赶赴的。他的实力非常强悍,我非常想见他!”

      “好,那路上小心啊!”

      “嗯,放心!”说到关键处,健守不由自主的压低了声音,“……还有,白天……能……不叫我月隐枫么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嗯?”

      “啊啊啊没事,我先挂啦~”

 

      “第三层C区,第三层C区到了,前往浮石研究所、那巴克魔族聚居地的乘客请在此下车。”夜幕已经完全降临,浮空轨道车上已经没剩几个乘客,并且大多是尖耳朵灰皮肤的魔族人。几位下车的魔族人,默默的看了一眼一同下车的健守,便走了开去。健守穿着一件宽松的卫衣,戴着兜帽,里面已经穿了忍者服,手上的袋子里装满了其他道具装备。就算有夜间出行许可,魔族聚居地依然是一个夜间禁止进入的区域,想赴约就只能潜入了。

      “哼,果然和我想的一样。”健守先是来到九钟阁上,夜幕降临后,九钟阁上点亮了每层颜色各异的霓虹灯,流光溢彩,“熠彩应该指的就是霓虹灯,也就是说得晚上来。然后断溪……嗯……哦?”

      密集的建筑群内,有一条蜿蜒的小河,反射着河边的灯光闪闪发亮。但是经过一座高耸的建筑物时,河流忽然消失了。抬头看去,这座高耸的尖塔顶端已经进入了云层。查看了一下地图,这是那巴克魔族聚居地的地标:霞光塔。

      “要爬这个么……”健守看了看袋子里的装备,戴上面罩,“好,那么就开始吧!”

 

      首先是潜入魔族聚居地。这倒是意外的很简单。这里满大街都是魔族人,熙熙攘攘,并且大多穿着前卫。健守索性融入了人群中。哼,谁会知道这个勇者,这位活人,居然只是大晚上来爬楼的呢……

      终于来到了霞光塔下。原来这座塔是3个点架在一个峡谷之上的结构,河流到这里就变成了瀑布,流入了下面的深渊中。塔的外侧面板十分光滑,似乎没法直接爬上去,再说这个高度……先找找有没有电梯之类的东西吧。

      “啊,还真有。”健守找到了电梯,仔细观察后发现里面并没有监控,便趁电梯上行的时候整顿好了装备。电梯来到了最高点:120米的位置。出了电梯门,外面是一个比塔身半径稍大的平台,空无一人。来到平台边缘向上眺望,云雾中的塔顶处好像还有个小的平台。立柱的位置有爬到顶棚处的梯子,但是想再往上爬,就只剩一条似乎是挂索专用的滑道。

      健守拿出勾爪,调整了一下,爪头就变成了挂索模式。在挂索的牵引下,健守在塔身上开始了攀爬。足袋的胶底牢牢的抓在光滑的金属表面,让人安心。20分钟后,汗水逐渐将紧身衣浸湿,在夜风的加持下,健守开始瑟瑟发抖,但毅然决然的继续向上。半途,健守吹响了哨笛,在脚下用mugic产生了一个临时的落脚点,小憩片刻。看着下方成片的都市,和头顶上方浮空陆地上同样的灯光,云朵从身边拂过,此时的景致是如此的梦幻,一生无憾。

 

 

      继续攀爬,结果在离顶端还有10米的时候,勾爪忽然卡住了。健守望着上面不远处的平台,决定将mugic附着在手脚上,利用魔法的吸附力爬上去。终于在即将耗尽最后一点力气时,他抓住了平台的栏杆,蹭了上去。

      “啊……不行了虚脱了……”此时的健守已经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了。他伏在地上扭头看去,一个身影坐在平台的边缘,旁边放了一个壶。那人见健守已经虚脱,从怀里掏出一枚闪闪发亮的晶体,丢向了健守。晶体落地之后,绽放出光芒。沐浴在光芒中,健守感觉体力恢复了一些,爬了起来,望着刚才的余晖:“这是……阳炎晶体?”

      “嗯哼~”对面回答道,“特意给你准备的,我可用不着。”

      “请问……您是?”健守朝着那个稳坐的身影走了过去,仔细的观察着:这人虽然坐姿随意,但是每个着力点都非常扎实,总觉得可以随时应对来自各个方向的攻击……这就是所谓的……看不出破绽?

      “叫我珑就好。”被称为珑的人并没有回头,只是这样直直的盯着眼前的云海和层叠的浮空陆地。

      “您是魔族人么?”健守端正的跪坐在珑身边,已经做好随时叩首拜师的准备。

      “嗯哼。”珑的回答简短明了。

      “您是忍者?”

      “嗯,职业的。”

      “那……您能做我的师傅么?”

      “嗯?”珑这才回过头,借着天光,健守这才看到这位魔族人的面庞:五官端正,线条稍显粗犷,但是被那一小撮翘起的山羊胡给完美的中和,给人一种威严又不失优雅的感觉。

      “不能。”珑回答道。

      “为什么啊?您使用飞镖的本领那么强,还能独自爬上这高塔等我,我是真的、真的想跟您学各种东西啊!”健守表现出了十二分的敬仰和诚意,已经准备开始叩首。

      “因为我是个魔族人啊,小老弟~”珑的声音半笑不笑,“你我在体质上就有着天壤之别。我在地狱的部族长大,从小就擅长攀岩越野,而你,我调查了一下,你是天国勇者吧?那你只是个普通的人类啊。”

      “可是我——”

      “——‘我们’,可是人质哦。”珑突然话锋一转。

      “咦?”

      “我们,这群在迪维纳岛上的魔族人,可是被天国俘获的人质啊。你明白这个意思么?”

      “有点头绪。也就是说——”

      “如果天使发现你和我们这些魔族人有来往,会怎么惩治你,不用我多说吧?”珑突然凑过来,语气中透露着嘲讽。

      “哎……有这么严重么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当然有了。再说,忍者,或者说间谍的工作可是很危险的。”珑站起身,他的身高比健守也就多10公分左右,但是在月光的映照下,紧身衣不仅勾勒出了精瘦矫健的轮廓,更是凸显了结实的肌肉线条,“我找你,主要是想问一下,你究竟是因为什么契机才想当忍者的?你准备为什么组织效力?”

      “契机……效力……”健守回想后忽然发现,自己的动机简直都是在闹着玩一样,心情开始消沉,“只是一时兴起而已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我啊,可能生来就是为忍者而存在的。”珑的话如雷贯耳。健守默默的看着眼前身姿矫健的魔族职业忍者。

      “我的部族,就是专门培养潜行部队的部族。当年入侵时,我加入了情报部门。”珑开始回忆,“我通过四方打听,早就知道这次作战的意义就是白给,所以,来天国看看新的世界,才是我的目的~”珑摊开手,面向云海,“你可能不知道,地狱只有乌烟瘴气的天空,哪像天国这般美好。”然后他回过头,“现在,我只是在单纯的享受这里的生活罢了。”

      “……这是真心话么?”健守看着珑一身的行头,“那你为什么还全副武装?”

      “哼。今天让你来,便是想警告你,如果你想继续从事忍者这一行当,你可能会接触到,一些意想不到的危险,甚至是更恐怖的东西。”珑走到呆立着的健守身边,在他耳畔轻轻说道。健守不禁打了个寒颤。

      “你是指……?”

      “除了享受生活,”珑望向塔底,“我还在调查一样东西。”

      忽然,从塔底传来了震动。随着震动,塔身开始大幅度的摇晃起来,更别提塔尖了。健守完全没站稳,顺着力道就从小平台滑了出去。

      “喂,快使用魔法!”

      “我已经有准备了!”半空中传来健守的声音,他早已落入了云层中。不一会儿,在稍低的塔身处,健守将mugic附着在手脚上,在光滑的塔身自如的滑行着。珑看到这一幕,甚至有点佩服:“呵,这小子……还真行啊……”

 

      回到塔底,健守还是没控制好速度,摔进了路旁的绿化带。来不及顾着疼痛,他赶紧看向人声嘈杂的方向。是骚灵!众多的游魂在十字路口徘徊,路边的魔族居民被吓的四散而逃。这次,游魂并没有安静的离去,而是汇聚了起来,最终变成了一头如狼的猛兽,甚至还发出了嘶吼!

      “这这这这是啥啊!”头一回见到这阵仗的健守吓得不轻,跪在树丛里不敢出去。珑不知何时来到身边,也钻进了树丛:

      “我追查的,就是这些异常的游魂。”珑看着那头还在路中间发狂的游魂野兽,“他们就像被什么吸引了一样,时不时的就会制造一点混乱。”

      “嗯,我知道,我和另外一位勇者也在追查骚灵事件。”

      “哦?从这点来看,我们算是一条战线的啦~”珑摸出了飞镖,“小子,你有兴趣跟我上去把这头猛兽做掉么?”

      “兴趣……”健守听到这个随便的字眼有点不自在,“我好歹也是——”

      “你不是兴趣使然才来当忍者的么?”珑走出树丛,“那就让我看看你能不能胜任吧!”说罢便冲了上去,开始与猛兽周旋。

      “兴趣使然……”换了个思路后,健守发现自己身上的重担一下轻了好多。是啊,就是因为憧憬忍者,自己这不才想去成为的么?哪有那么多好纠结的?健守回想起了早上自己重新捡起护目镜时的心情,没错,正是无法放下这份兴趣,这份热情,自己才会挺身救人,爬上高塔,见到了将来的师父!

      “迪维纳岛的夜之守护者,月隐枫参上!”勇气一下子涌了出来,健守和珑站在一起,准备对付猛兽。

      “那个名号是什么鬼,以后还是换一个吧。”珑吐槽了一句之后冲了上去。

      “唔……”健守瞬间觉得有点不开心,但还是加入了战局。

 

      健守第一次见识到了珑的身手。只见他在场边快速的游走,寻找猛兽的弱点,并不断的丢出飞镖来削弱猛兽。一时间猛兽身上电光炸裂,不少游魂开始分离、逃窜……这场面颇有几分之前健守玩的游戏的韵味。果不其然,野兽也被彻底激怒了,开始追着珑用利爪攻击。健守拿出哨笛,将其变为手里剑,凑到猛兽尾部也开始进行攻击,结果被一个扫尾给甩到了一边。

      “忍者啊,就要利用自己的敏捷和速度,制造偷袭的机会,你也跑起来吧!”珑开始引导健守向反方向跑动,珑在外圈,健守在内侧。无暇顾及两人的猛兽,开始乱了阵脚,左顾右盼,不知该攻击哪一边。这时珑在地上丢出了一团网,开始扯住一边拖动:

      “小子,你拿另外一边,张开网!”

      两人就这样继续一边周旋一边将网在猛兽脚下展开。准备就绪后,珑掏出飞镖,准确的命中了网的四个角,然后示意健守后退。电流释放,顺着网上的金属丝传遍了整个路口中央,野兽在声嘶力竭的吼叫中开始消融,中心出现了一个十分亮的部分。

      “这是游魂聚合体的核心,破坏掉它!”随着珑的指令,健守应声而上,一个滑铲来到野兽腹下,双手紧握手里剑,奋力向上刺去——

      ——只听一声脆响,整个野兽瞬间破碎,来不及发出最后一声悲鸣。

      “我……做到了?”健守看着漫天飘散的幽蓝色残光,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,“之前那么多天的跑步,好像是有点效果啊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哼,你还是太慢了。”珑走过来将健守拉起,“你们对这些游魂猛兽,有什么头绪么?”

      “没有。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呢。”健守看了眼挂在肩膀处的小袋子,里面装着手机,现在还在拍摄中。刚才发生的一切,都已经记录了下来,“我会继续调查的。”

      “嗯,好吧。”珑递过来一张纸,“既然你想走下去,我就告诉你个好地方吧,去那里你能得到锻炼。”

      “真的?!”健守还没来得及打开纸看看,珑忽然一个转身:

      “天使来了,我先撤了。”说罢便一个闪身不见了踪影。

      “卧槽?这人是怎么溜掉的?”健守在原地懵逼了一会儿,一旁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和熟悉的腔调:

      “咦?!你怎么在这?”健守回头,果然是乌琪妲。她带着几位已经拿着武器的见习天使刚刚赶来,“你啊,就算有夜间出行证明也不能跑到魔族聚居地来啊!”乌琪妲上来就开始劈头盖脸的数落,然后看了看四周,“刚才的叫声,是怎么回事?”

      “正好我录下来了,你看看吧。”健守拿出手机开始播放。几位见习天使直接看呆了,发出了惊呼:

      “哇这是什么,好酷炫!” “我也好想学这种招数啊!”

      “喂你们几个,我们可是天使,必须光明正大的维持秩序!立刻散开,到广场四周去戒备!”

      “是!”几位见习天使分散而去,只留下乌琪妲和健守。

      “这只猛兽,似乎是情报机关通缉的一只呢。”乌琪妲翻着记录,“赏金是……3万天币。”

      “哦哦哦?!”健守对乌琪妲没继续呵斥自己,倒有点窃喜,“这么说……?”

      “嗯~赏金可以给你,但是因此要停止每个月5千天币的最低补助。”

      “额……”健守思考了一下,这样一来,就必须靠处理通缉名单,或者寻找委托才能获得收入了么。看来想要改变,确实要抛弃一些东西啊。

      “好,就这么办吧。”

      “不再考虑一下?不会后悔吗?”

      “我不后悔!”健守拿起地上留着的飞镖,“不过,赏金我只拿1万,剩下2万,是那位哥们的。”

      “……镜头里那个果然不是你啊,那我就不说啥了,赶紧回家睡觉吧。”

      “扎心啦老姐!!!”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