帖二:寻鬼夜行

 

都市忍者月隐枫

帖二:寻鬼夜行

2020-02-04鸡排ZOPN阅读:132

      “未扫描到身份许可信息,请携带光环乘坐轨道交通……”紧闭的闸门前,警告语音一直在回响。青年摸遍了全身上下的口袋,依然没有找到那个金色的方形光环。

      “卧槽,没了……”青年疯狂的回忆,“之前去找那个女主播的时候还带着的……肯定没放在家里……啊!难不成——是昨天救那个女孩时摔倒了掉出来的?”想到这,青年赶紧回到了昨天晚上的那条街。地面干干净净,没有留下任何东西。

      “妈耶……”青年心里凉了半截。

      天使事务所,今天当班的是另外一位天使:“乌琪妲她去岛外办事了。不过关于光环,刚才有一位女孩来问过,我给了她你的地址,她应该已经送到你家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咦?!”青年稍微放松了一点,“哦~果然是昨天那位女孩么……当时光顾着耍帅把她丢下就走了……内个,我这就回家去看看!谢了!”

 

      电梯门打开,果然是昨天的那位女孩,今天还戴了一顶遮阳帽。在明媚的阳光下,她雪青色的发丝闪耀着光泽。听到电梯的声音后,她从门口的位置稍微后退了一点,看向了电梯这边,眼瞳纯澈,充满朝气。

      “请问,是李健守么?”女孩轻轻问道。

      没想到青年听到之后浑身战栗了一下!!!

      ……多少年,已经多少年没人这么叫自己的本名了?叫李健守的青年感到了浑身的不自在,可见他几乎已经脱离了日常生活,成了一个可悲的宅男。

      “我……是的。”沉默了片刻,健守总算挤出了回答。

      “嗯~确实是资料照片上的样子。”女孩看了眼手机,走了过来,“原来你真的是天国勇者!而且还是位帅气的忍者!”女孩的语气带着几分惊喜和羡慕,“谢谢你救了我,月隐枫!”

      “……”健守的喉咙像是被什么梗住了似的,依然一言不发,脸憋得通红。

      ……完了,这个名字听起来超尬的好嘛!话说回来要怎么和女孩子聊天?不行,越思考越慌……已经无法思考了……怎么办……怎么办……为啥昨晚穿着忍者服的时候我就完全不紧张啊!

      “额?”女孩察觉到了健守的慌张,便想缓和气氛,“……内个,你是不是哪不舒服?”

      “额……对……哦不……还好……”已经破罐破摔的健守胡乱的回答着,移开了视线。

      “不介意的话,这盆花你能收下么?”女孩递出手上的光环和一个小盆栽,茂盛的绿叶下,垂着一个个艳红的球状花朵,“这是倒挂金钟,代表谢意~”

      “啊……”颤抖着接过花盆和光环后,健守慌乱的内心稍微平复了一点,“谢、谢谢……这花真漂亮~”

      “嘿嘿,其实都是我爸栽培出来的~”女孩决定就在这走廊上开始聊天,“我叫月见,家里开了间花店,结果昨天刚关上店门准备去送货,就被游魂缠上了……”月见说到这,脸上露出一丝惭愧。

      听到这健守忽然冷汗直冒,原来如此……该不会就是自己随口取名字用的那家叫“隐月之枫”的花店吧……女孩又叫月见,感觉八九不离十啊……啊好尴尬……尴尬之余,健守发现自己好像已经不怎么紧张了,便开始整理起了思绪,嗯……总之先聊点什么……就事论事吧!

      “额,这样啊,”健守努力保持语气平稳,“你……为什么会被游魂缠上?”

      “哎,肯定是因为那盆花啦!”月见耸耸肩,“我昨天关店后,就准备把那盆幽兰花送过去的……”月见的语气低沉了下去,“都怪我不好,爸爸明明告诫过不要晚上送幽兰花的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哦?难不成这种花会吸引游魂?”健守来了兴趣,“什么人会要这种花?”

      “是我们店的一个老顾客,不过我从没见过真容,每次都用网络预订,送到放在门口就行了。”

      ……这人也有够宅的啊,和我点外卖的方法挺像……健守挠挠头:“这么奇怪的人,你们就没对他起过疑心么?万一他用游魂去做什么坏事呢?”

      “起初我们也怀疑过,也稍微调查了一下,结果天使告诉我们,他只是一个拥有特殊能力的人而已,不是什么坏人。”

      “特殊能力?是魔族么?”

      “不知道。天使说让我们不要担心。”

      “这里面有玄机啊……”健守闻到了事件的味道,便想把话题往自己擅长(大概?)的方面去引,“也许我能查出他的真面目。”

      “哦?对哦!你可是月隐枫啊~夜之守护者~”月见带着开玩笑的语气的笑了起来。这可真的是戳到了健守内心的痛处,已经决定成为忍者的他,正被自己第一个所救的人当笑话看……好像不是?健守忽然发现月见的脸颊开始微微发红,“啊抱歉……这样好像有点失礼……”

      “?”健守有点懵。

      “是这样的,”月见解释道,“我之前只是在书上看到过关于勇者的事情,但是从来没见过真的。没想到居然遇见了你,这种感觉就像……亲眼看到了传说一样!”

      这番话彻底的把健守给震撼到了。我……是传说?这种感觉不赖啊~

      “啊也不对……让我冷静一下……”月见捂住脸转过头,过了一会儿才转回来,表情已经恢复到之前的平静,“既然你是勇者,我就给你地址吧。手机有么?”

      “哦。”健守掏出一块一侧镶着金属条的透明手机。月见把送货地址的地图坐标发到了健守的手机上,距离这里大约3个街区。

      “今天先到这吧,我还得去送货,先走啦~以后你可以来花店找我~电话也行~”月见带着爽朗的笑容走进电梯,健守挥手告别。初次的邂逅,就这样结束了。

      “呼……”健守长舒了一口气,拍拍滚烫的脸颊,“不能再这么下去了……我可是被妹纸称为传说的男人啊!”

 

 

      夜幕降临,健守决定今晚就去那个神秘的地址一探究竟。穿上忍者服之后,那种所向无敌的感觉又涌上心头。他一路小跑冲出家门,然后又返回来取忘了拿的钩爪。

      “第一次潜行任务,开始!”

      经九路99号。这是一间在街角的老式别墅,四周都已被较高的建筑物包围。午夜,健守悄无声息的接近了别墅外的高墙。他透过高墙上的栅栏向内看去,别墅一楼一片漆黑,二楼有一点微光。里面不时传来一些类似物品被搬动的声音。

      “这气氛……有点东西啊……”健守大气都不敢出,抬头寻找潜入位置。隔壁楼房3层有个突出的阳台,从那里可以跳到别墅的屋顶。健守拿出了钩爪,“好,就这边吧!”

      瞄准后,他扣下了板机。

      什么都没有发生。原来他忘了打开保险闩。

      “振作,我要振作!第一次虽然确实有点强人所难,但是我不允许自己失败!”健守拼命的鼓励自己,钩爪终于射出,稳稳挂在了阳台边缘。然而光是爬上那条绳索,就几乎已经耗光了健守的体力。

    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第一步完成,然后是下去。”健守目测了一下,对面大概离阳台边缘有将近3米远,但是有一定的落差,应该跳的过去。准备好之后,健守卯足了劲开始助跑,在阳台边缘飞跃,如果这时下面有人抬头,真的可以看到一个矫健的身影划过了夜空下的明月。

      然而距离还是差了一点,健守只有手够到了屋檐,整个人挂在了半空……

      “妈耶!!!好吓人!!!”健守终于开始后悔了,“看来距离能真正开始跑酷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啊!”用尽最后一点体力,健守终于爬上了屋顶,筋疲力尽的趴在了屋脊上。耳朵贴着瓦片,似乎可以听到屋里的动静:

      “麦克,不是那个,对,这边,再往左边点,哎呀你怎么这么笨啊!”一个充满几分幽怨的少女音飘入了健守的耳朵。

      “女魔族?”健守不知什么时候起,已经默认房子里的人是魔族人了。之前提过,迪维纳岛上留存了一批魔族人,所以这其实并不奇怪。健守在屋顶上慢慢爬行,终于来到了一侧的天窗。他向里看去,差点惊讶的叫出了声:

      一位全身裹着斗篷的黑发双马尾女孩,坐在满是各种书籍的办公桌前,旁边有三五个游魂在飘来飘去,有的拿着餐盘,有的正在扫地,还有一个在挪动落地台灯,似乎是刚才女孩数落的那个。

      “……都是……游魂?”健守看到这阵势着实吓了一跳,但马上又冷静下来,“她在利用这些游魂?哼,有意思!”说着他掏出了一根很小的哨笛,按住出气孔小声的吹了一下,哨笛包裹上了绿色的风属性mugic,变成了一支手里剑。

      “人在恐惧的时候,是最容易说出真话的。下面是交涉的时间了!”说罢健守顶着十万分的勇气,脑子一热就从天窗翻了进去。

 

      空咚!一个黑影从天而降,落在房间中央。周围的游魂被吓的一拥而散,好多东西掉在了地上。女孩也被吓了一大跳,躲在了桌子后面:

      “呀啊啊!!什么人?!”

      “哼……”又到了自报家门的环节,这是健守最享受的时刻,“我是迪维纳岛的夜之守护者——月隐枫!区区魔族,居然拿天国的游魂当奴隶,不可饶恕!”

      “……哎?”女孩发觉自己好像被误会了,不解的看着眼前这个浑身黑衣的不速之客,马上戒备起来,“你是从哪来的,凭什么突然闯入我家?”

      “我……”面对这个毫无还口余地的提问,健守僵住了。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思路和行为是有点太着急了……

      “哼,你才是魔族吧。”见对方理屈,斗篷女孩便站起身,即便如此身形依然很迷你,“看来我非得教训一下你不可了!”

      女孩的手从斗篷里伸出,拿着一根镶嵌着紫色宝石的法杖。随着女孩轻声吟唱,宝石发出光芒,四周突然穿墙涌入了数十只游魂。

      “抓住他。”女孩向游魂下了指示。几只游魂迅速向健守靠了过来,早已做好准备的健守握紧手里剑,利索的将靠过来的几只游魂打散。但是被打散的游魂没多久就又恢复原状继续靠近,健守只得在房间里被逼得四处逃窜。

      “呵,你就这点本事?”斗篷女露出了鄙夷的笑容,“给我把他丢出去!”

      游魂一拥而上,无法招架的健守整个人被托了起来,眼看就要从开着的窗户被送出去,他慢慢摘下了面罩——

      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客气了。”

      武器模式解除,手里剑重新变回了哨笛。健守用力吹响了哨笛,忽然房间内的空气躁动起来,一个风属性mugic组成的防护罩罩住了健守,碰到防护罩的游魂瞬间被弹开很远,他就这样重新站回在地面。

      “这是……战术mugic?”斗篷女看到这个愣住了一下,然后赶紧挥手,“停、停一下!你……也是勇者?”

      “我也是?这么说你已经干掉了好几个了?”健守也循着自己奇怪的思路反射性的问了一句。

      “这都什么跟什么啊……”斗篷女发现误会越来越深,“不是,我的意思是我也是勇者啊!你的那个哨子,是乐导器,对吧?”

      “这是哨笛。”健守保持着警惕,“你是勇者?光环拿出来给我看看!”

      “你也拿出来!”

      然后两人拿出了自己的方形光环。说实话,比起见到同僚的喜悦,健守此时反倒是很失望,本以为自己能立个功,结果居然和自己人干起了架。

      “呵。”斗篷女讪笑道,“你这个勇者,怎么一点勇者的样子都没有啊!大半夜的穿着一身黑跑到别人家里,想干什么?”

      “我~~~~在修炼忍术。”健守强忍着被吐槽的尴尬,赶紧转移话题,“我倒是没听说过有会操纵游魂的勇者啊?”

      “孤陋寡闻。”斗篷女眉头一皱,“我是御魂师,可以靠歌声来引导游魂。算是勇者里比较稀有的类型吧~历史上曾经有过几位御魂师,都很厉害的!”

      “哎这样的么……”健守倒是从斗篷女这描述中听出了几分熟悉的味道,“你也在为了成为厉害的御魂师努力咯?”

      “额……一般般吧,目前也刚入门而已。”斗篷女倒是挺坦诚,“毕竟才来天国几个月,现在还只是会安抚游魂,让他们去做些简单的事情。”

      周围的游魂又开始聚集回来,从墙里钻出个朦胧的头,悄悄的看着两个人。健守担心游魂还会攻击自己,又准备从衣服里掏暗器出来。

      “不要害怕,他们其实都是善良的灵魂。”斗篷女伸出手,轻抚着游魂细烟般的躯体,“只要适当安抚,他们还是很愿意帮忙的~就让他们在完全消散前,努力做好最后的事情吧。”

      “……”健守看到这还有几分神圣感的场面,已经完全语塞。比起对方的能力,自己显得是那么的渺小,和可笑……

      忽然,整个房子开始出现轻微的颤动,并且愈加强烈!两人都没站稳,坐倒在地。周围的游魂也跟受了惊吓一样开始四处乱窜。

      “小心!”斗篷女倒地之后还不忘提醒,但健守发现危险的是她!旁边一个书架摇摇欲坠,眼看就要砸向女孩。健守铆足了劲一个蹬地,借着光滑的地板快速滑到女孩身边,搂着她滑出了书架的命中范围——

      轰隆~书架连着书倒在地上发出巨响,而此时震动也开始减弱,消失。

      斗篷女从健守怀里挣扎着坐起,看着一片狼藉的房间,叹了口气。她回过头,脸颊微微泛红:“谢谢你救了我……”

      靠在墙角的健守,此时却忽然觉得御魂师什么的,也不过如此。论敏捷,还是自己更胜一筹啊~便又六亲不认的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,不必道谢,关键时刻男人才是最可靠的啊~”

      “流氓。”

      “哎?”

 

      楼下客厅,游魂端上一杯茶。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谈论着刚才的事情。

      “哦~这就是骚灵现象么……游魂忽然会变得很活跃……”健守喝着茶。

      “嗯,几个星期前开始,迪维纳岛底层就开始偶尔会出现这种情况,到目前已经有6起报告了。”斗篷女翻着透明平板电脑上的记录,拿起来给健守看,“天使让我去小试身手,都镇压住了。但是——”

      “但是这些现象,依然原因不明,对吧?”健守抢过话茬,“都是游戏里的常见套路啦~比如魔族在地底下搞什么秘密的实验啊之类的。”

      “虽然说得很草率,但这也算一种猜想。”斗篷女语气平淡,“这座岛的底层地下仍然有大片的未知空间,天使已经给封锁了,源头很可能就在下面。既然同是勇者,那么我姑且问一下,你想一起来调查骚灵的事件么?”

      “为什么不呢~我正缺一个展示实力的机会~”穿着忍者装的健守,果然和平时不是一个性格,“交换一下手机号吧,我晚上随时可以出来。”

      “白天呢?”

      “额……看情况吧。”

      交换了手机号,两人抬起头:

      “你的名字是……?”异口同声,然后两人沉默了片刻。

      “……月隐枫。”

      “说真名!”

      “你果然还是不想承认我啊!”

      “谁想承认一个只敢晚上穿着忍者装出来吓人的家伙啊!”两个人居然聊的你来我往。

      “……李健守。”

      “嗯……好普通的名字啊……嗯?李健守……守……李健?手里剑?!”

      “哎?你发现了啊~”健守听到了这个从小大家就给自己起的绰号,倍感亲切,“那么,你呢?”

      “弥蒂娅。”

      “还是叫斗篷女吧。”

      “喂!”

 

      回到家中,健守赶紧扒下了被汗浸透的紧身衣。换回平时的衣服后,他望着镜子里的自己,心中忽然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,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,简直和做梦一样,那些事情真的是自己做到的么?完全没有实感……不过接下来,似乎是要忙起来了。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