帖十五 第三视角

 

都市忍者月隐枫

帖十五 第三视角

2020-04-26鸡排ZOPN阅读:107

      “本来我也没指望你们会有谁跟我组队的。”

      “啊!嘶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没事没事,不要紧……”

      “给你添麻烦了……对不起。”

      “那谢谢啦,月隐枫大侠~”

      ……

      噗嗤!健守的眼睛突然大大的瞪着,在漆黑的屋里显得有点惊悚。

      “完了……脑子里全是她的声音……”健守腾的坐起,“睡不着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大哥,你大半夜干嘛啊……”刺儿从薯片罐子改造的小屋里爬了出来,“你得回声共鸣了?”

      “才没有!别跟我提起那个!”健守没好气的回怼了一句,然后挠着头发,“我……该不会真的……”

 

      次日,健守在灵援屋里也昏昏欲睡,路过的泉太举起手就是一个毛栗子,打得健守捂着头,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:

      “哎呦喂……疼疼疼……”健守疼得眼泪都出来了,但一反常态的没有反口吐槽,倒依然很淡定的回应道,“谢谢你把我打醒……”

      “?”泉太看到这样的健守也是一脸疑惑,“你这是怎么回事啊,小老弟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对了。”健守慢慢的扭过头,“你……是不是喜欢过内个妹纸……叫……海棠的来着?”

      “干、干嘛?!”泉太感到有点紧张,“你问这个干嘛?”

      “你会不会有时候,脑袋里全是她的脸,她的声音,她的味道……”健守完全进入了失神的状态,“啊……好难受……”

      泉太立马明白了健守的状态,赶紧坐到了他身边:“喂,喂喂喂!你昨天发生了啥啊?傍晚解散之后就没再看到你了,你是碰到什么人了?”

      “我啊……”健守的眼神很迷离,一只手抓着胸口的衣服,“我现在……有点喘不上气,一想起她的样子就心跳加速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她是谁啊?昨天遇到的学生?”泉太劲头十足的问道。

      “秘密~哎嘿嘿~”健守软绵绵的站起来,然后飘飘然的就跑下楼了,只留下一脸茫然的泉太。

      “这家伙……恋爱了?”泉太挠挠头,“好恶心……还是先别管了吧。”

 

      这一天,健守一直在第四层附近瞎逛,基本没做什么任务。他时不时的就跑到天使魔法学院附近溜达,结果被学校里出来的学生一眼认出,纠结了好久才甩开。心灰意冷的他只得呆坐在屋顶上,直到夜幕降临……再次站在屋顶上时,健守已经换上了那身黑色的紧身衣,变成了月隐枫。月隐枫的人格也确实被呼出来了,但场面还是很尴尬:

      “等一下……今天这是要干嘛?”月隐枫问脑内的健守。

      “请你……悄无声息的……潜入到女生宿舍……然后看看南曦在哪间~”健守的声音透露着猥琐。

      “你神经病吧!”月隐枫没好气的吐槽,“这要是被抓到了就死定了啊!再说万一她没住校呢?我不去冒这个险,溜了溜了……”说完月隐枫的人格便消失了,只留下了健守。健守盯着学校的大门又呆滞了很久,然后摇了摇头:

      “对……他说的没错……不能这样……不能这样……”

      就这样,萎靡的忍者今天晚上完全没有往常的帅气,只是很散漫的走在路边,走着走着到了车站。也没有看方向,他便搭上了轨道车,坐了一站便下了车。再次走出车站的时候,映入眼帘的,是一条充斥着霓虹灯光的街。健守看了看路牌:3-A区,宵魂路。

      “呵,真是个奇怪的地方……”健守也没多想,继续向前走。这才发现这里似乎是一条酒吧街,多数酒吧都人声鼎沸,混杂着沉重的低音鼓点。此时健守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一会儿,便拐进了旁边一条小路,又走了几步,发现这里也有霓虹灯光。他抬起头,看到了一个深蓝色的招牌:

      Q&A Chatting Bar。

 

      哐啷啷~随着门铃的响声,一个黑色的身影进入了这个深蓝色的安静酒吧。少数几位客人面对面坐着在畅聊,吧台也有客人在独自斟酌。这里完全隔绝了外界的嘈杂,只有音响里在小声的放着柔和的爵士乐。健守被这气氛深深的吸引了,慢步来到了吧台处。

      “哦,欢迎光临。”酒保背对着吧台在收拾酒瓶,“喝点什么?还是说……嗯?”

      酒保转过身,秀气修长的脸上戴着金丝眼镜,头发用发胶整齐的向后固定住,显得风度翩翩:“哎哟,生面孔啊,保险起见问一下,你成年了么?”

      “啊?啊……今年刚好18。”健守坐在了椅子上,忽然觉得腰带部分有点不舒服,扭了扭屁股。

      “内个……小哥……”酒保马上露出了略带杀气的笑容,“请你……注意一下举止……另外你这身打扮……该不会要去……夜袭……什么的吧?”

      “没有没有,这个只是工作装而已~”进入话题之后,健守仿佛获得了一丝宽慰,之前紊乱的心情也开始稳定下来。

      “那……喝点什么?”

      “我不太懂哎……你推荐一个呗?”

      “我看看啊……啤酒可以不?”酒保拿出一个流光溢彩的天蓝色瓶子,“这是我来天国后找到的最好喝的牌子,要不要来一瓶?”

      “啊,好的,谢谢。”接过瓶子后,健守迟疑了一下,然后猛然察觉到了刚才的话语,连忙抬起头,“等等,来……天国后?难道你是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勇者哦,虽然现在只是个灵魂体罢了~”酒保轻松的笑着。

      “灵魂体……你已经……”健守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人,之前氤氲的情绪立刻烟消云散。

      “发生了很多事啦~”酒保继续帮其他客人调酒,“你也是勇者吧,来天国多久了,小哥?”

      “一年……零几个月吧。”健守举起酒瓶稍微品了一口,冰过的啤酒散发出着柔和的气泡,口感很顺滑非常好咽,如阳光般纯澈的麦芽香气,混着一股十分清新的甜味。一股畅爽感萦绕在口鼻,瞬间让人上瘾!咽下后,微量的酒精刺激着食管,让人不禁想要再喝一口。健守连着喝了好几口,脸颊有些微微泛红,但是人比刚才清醒多了。

      “呼啊~嗝——”健守非常爽快的将瓶子敦在桌上,然后长长的打了个嗝。酒保看着他一扫阴霾的神情,满意的笑了笑,然后看了眼时钟:

      “哦,差不多该来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嗯?”健守刚反应过来,门铃再次响起。他回过头去,看到门外一个戴着颇大帽子的人推着一个箱子走了进来:

      “晚上好啊!”

      “嗯,今天也挺准时的嘛。”

      “那是当然~”那人哼着小曲,推着车子顺着斜坡走上了不大的酒吧房间角落的一个小舞台。他按下按钮,箱子自动展开,从中升起了音响,打碟机,调音台等音乐设备。在他弯下腰开始接线的时候,健守回过头问酒保:“内个,酒保师傅,这位是……DJ?”

      “对啊!”安瑟有点得意,“你可是赶上了好时候咯~还有,叫我——”

      “安瑟,来杯可乐!”箱子后面传来了叫喊声。

      “你真就只喝可乐哦!”安瑟嘴上吐槽着,开了一罐可乐倒进了杯子里,“来了!”

      “老实说我现在超想喝那柴火味的可乐,可惜找不到啊……”看着舞台上的两人,健守很明显的感觉到,两个人很可能都是勇者,而且,从这亲密无间的关系看来,他们想必也经历过很多事情……

 

      片刻后,随着慢慢丰富起来的鼓点,演奏正式开始。富有层次感的loop在酒吧内环绕,零星的高音伴随着梦幻般的混响,让灵魂也开始随之摇摆。酒吧内的客人无不放下手中的事情,或闭目,或打着节拍,或全身轻轻的扭动,一起沉浸在这让人身心舒畅的旋律中。听着听着,健守的脑中不知为何开始循环起了自己在天国的许多事情:一颗沉闷的心,因一场梦而搏动起来,打开窗户,阳光下的迪维纳岛充满了神秘与挑战。此刻,健守强烈的感受到,自己的灵魂正在一点点的变化着。无论好坏,自己的生活从单调的黑白慢慢的变得色彩纷呈,逐渐有了自己的轨迹,自己的风格……你拥抱世界,世界也会拥抱你,这便是生活原本的模样……

      就这样,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,DJ的演出从未停止。在所有人都尽兴了的时候,DJ将音量渐渐放低,最终只留下鼓点和贝斯,然后举起话筒:“感谢各位今日的捧场,我们稍事休息,今天的午夜音乐是慢摇风格,请各位期待~”

      酒保走到DJ的身边,小声了说了几句话,然后指了指健守。不一会儿DJ便大摇大摆的走了过来,坐在了健守的旁边:

      “嘿,听说你也是勇者啊,幸会幸会~”

      “啊,你好……”健守有点拘谨。

      “放松点啦~这里大家都是朋友~”DJ指了指自己手臂上贴着的方形光环,“我叫奎斯,2年多以前来到天国,现在旅行已经结束,便和老友一起开了这间酒吧~”说着奎斯指了指酒保安瑟。

      “奎斯……安瑟……Quiz,Answer……啊难道Q&A的名字就是这样来的么?”健守很快注意到了酒吧名的由来,”这个名字真的很棒,很有寓意啊~“

      “小嘴挺甜,嘿嘿~”奎斯喝着可乐,“可以的话,你直接叫我Q都行~”

      “我就免了,还是叫安瑟吧。”安瑟耸耸肩,然后停顿了一下,“等一下……仔细一看,你该不会是前几天《欺诈街区》里的那个……月什么枫来着?”

      “啊……原来你们也看了啊……”健守现在彻底的发现自己已经几乎人尽皆知了,“是……月隐枫是诨名,叫我健守就好……”感觉气氛突然跑偏,得先开始一个话题才行!于是他想了想然后开口问道:

      “内个,Q哥,您刚才说开酒吧之前自己都在旅行的是吧?”

      “啊,对哦。怎么,你想听我的光辉往事么~哈哈,”Q笑道,“没问题,我想想从哪说起啊……”

      于是,Q开始向健守简单的讲起自己的旅行故事。从地狱逃脱,魔族的计划,被封锁的知识,火焰冲天的铁巨人,艾比扎遗迹,以及最终的警世巨坑……尽管讲完这些已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,但健守从始至终都听得很入神,Q也讲的很带劲,在讲到最后和需要回人间的同伴分离之后,健守甚至感动的哭了出来:

      “唔哦哦!这么感人的么……我以后是不是也会经历这些?”健守抹着眼角的泪水,已经完全忘了自己的事情,“我也好想去旅行啊!”

      “想去就去嘛~天国可不能白来啊!”Q挠着头,“啊不过最近天国的大事件基本都在迪维纳岛了,你的职责范围如果在这的话可能……”

      “行了,Q。”安瑟露出苦恼的表情,“你就少说两句吧~话说回来,是不是该继续第二场了?”

      Q抬头看了一下表,时间已经指向11点半:“哦,确实……”Q离开座位,走之前语重心长的对健守说,“老实说,我这还是头一次把自己的经历说给人听。之前一直觉得没什么实感,但现在我觉得这些经历是很值得分享的。迪维纳岛这边事情也不少,这是我的,也是你的,所有勇者的新任务。一起加油吧,小哥!”

      看着离开的Q,健守愈发觉得他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宽阔。如此刺激的经历,真的太令人向往了……忽然,门铃响起,身后忽然变得嘈杂。健守回过头,这才看到了不寻常的一幕。一行魔族人,大约四五个,各个四肢粗壮,人高马大。穿着类似铠甲的衣装,在角落找了个大卡座坐了下来。安瑟连忙走过去询问点单,健守便调整了一下坐姿,用余光悄悄的看着那些魔族人。

      “咋了,该不会害怕了吧?”回来的安瑟看着弓着背的健守,然后笑着说,“自然点,你这装扮就已经够可疑了。”

      健守连忙放松下来,然后回想起自己来的路:“哦,说起来这里是岛的第3层啊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没错。”安瑟在往罐子里倒着各种调料,“这里晚上也常有魔族人来光顾,我们开这个店,目的就是观察这个世界的‘第三视角’啊~”

      “第三视角……”健守思考了一下,说起来之前在有些游戏里也玩到过,类似酒馆啊,俱乐部之类的地方,人多口杂,是赏金猎人之流获得情报的好地方。在天国,比起灵魂体天使,直接观察魔族会获得更多有用的线索,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想法啊!

 

      “……说起来那个小妞这几天没见人影呢?”红色臂章的壮实魔族人喝着酒,“她不在了,我每天过得好无聊啊~哈哈哈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注意形象!”旁边蓝色臂章的瘦高魔族人撩撩手,“你这表述实在是太粗俗了,作为一个中层守卫你不害臊么~”

      “得了吧,”绿色臂章的胖魔族人叹了口气,“我们现在哪里还用得着去当什么守卫,这里这么太平,也只能当当小丫头练手的教练咯。”

      “嗯……一开始觉得是挺好的,但呆久了,就觉还是太安静了……”红臂章又喝了一口,“说起来,那姑娘真是厉害,还记得上次吧?”

      “记得记得!”黄色臂章的小个魔族人拍着桌子,“她强行要跟我们一对多,最后多亏老大来了,不然墙可能都要塌了,哈哈哈……”

      一桌人笑了一会儿,然后继续说着之前的事情。健守听着听着就觉得有点蹊跷,找魔族人练手?还是个小丫头?这形象可跟那天的南曦有点接近,难道真的是……?

      “嗯……但有一说一,她那些招数可真够带劲的,”绿臂章点点头,“要不是能操纵那么多的游魂,她那身子板根本挡不住我的普通一击——”

      “哈?!”听到这,健守情不自禁的大叫出来,几位魔族人连忙十分警惕的看着这边。健守见情况不妙,连忙扭过了头。之后在安瑟的掩护下,他匆匆付了钱,从酒吧里溜了出去。霓虹灯之上的夜空下,一个黑影在楼顶腾跃:

      “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……控制游魂?我记得弥蒂娅说过,有这种能力的人屈指可数,而且肯定是勇者,说起来,之前一直在和她调查骚灵的事情,这算是一个线索了吧?今天不小心打草惊蛇了,我得先回去跟她说一声!”

 

      “哦?不知道呢。”弥蒂娅看着书,“我不觉得这事有什么奇怪的啊,会操纵游魂就会操纵呗,找魔族练手就练呗~跟我有什么关系……”

      “不是……你这也……”健守好不容易再次燃起的热情又被浇灭了,后退了两步坐在沙发上,“你觉得这事和骚灵现象,没关系?”

      “嗯,没关系。”弥蒂娅再次拿出平板,地图上的红点比起上次又多了一些,“经过我的研究,这些骚灵现象,很可能是这座岛的底层物质造成的。”她用手指着红点比较密集的区域,“这部分的地层里,含有一种叫‘灵魂沙砾’的地狱地质。这座岛本身就是用魔法将地层重新塑形而来的,所以这些灵魂沙砾也零散的分布在岛屿的各个地方。虽然它确实会对游魂起反应而产生共鸣,但它也是整座岛能够浮空的关键。”

      “哈……”健守在天国地理方面了解的不多,有点懵,“这我还真不清楚……所以说,整座岛的这个巨大的底盘,里面就都是灵魂沙砾了呗?那这骚灵现象要怎么解决啊?”

      “现在想解决还太早啦~”弥蒂娅抬起眼,“不过你今天带来的情报也挺有意思的,除了师父我还没见过其他相同能力的人,下次也麻烦带我去见一下那几个魔族守卫吧。”

      “啊……我跑得太匆忙,不知道他们是哪来的……”健守移开眼神。

      “那就去那间酒吧好了~”弥蒂娅托着腮帮,“偶尔去喝点小酒也不错~”

      “不是,你……成年了么?”

      “没有义务回答你!”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