帖五:掎角之虫

 

都市忍者月隐枫

帖五:掎角之虫

2020-02-15鸡排ZOPN阅读:112

      黑暗中,传来了细小的声音——

      “老爸,他在干嘛?”

      “哼,肯定又是想把我们的‘资源’给回收了,全家注意,进入战备状态!”

      “好的亲爱的~”

      “刺儿,带着你妹妹去避难!”

      “不要!我们也能出一份力的,爷爷!”

      “没错,我也要加入!”

      “……好,来,戴上这个安全头盔!”

      一只戴着手套的小手接过一个黄色的安全帽,戴在头上的瞬间,安全帽被头发里伸出的一根尖角给扎了个窟窿——

      咯嘣!

      “啊,抱歉!”

      “笨蛋!暴露了!快走!”

 

      垃圾堆下面传来了骚动,泉太瞅准方位猛的劈下一刀。随着四分五裂的垃圾飞散而开,依然没有发现这里藏着的,究竟是什么。

      “可恶,又给逃了!”

      “我们……就这么看着?”月见和健守在门缝露出眼睛,看着里面泉太的一举一动。

      “嗯,不知道这家伙在找什么,还是先不打扰他——”

      “你们俩!出来!”原来泉太早就发现门外的两人,“脚,露出来了!”

      哦,原来铁门下面到地面还有空隙,有人在门外看的一清二楚。两人无奈的走到了垃圾堆的边缘。

      “——嘘!”泉太示意安静,再次举起了太刀。刷的砍在一个破烂的沙发上,沙发应声一刀两断,露出了里面像房屋一样的结构。

      “……这是什么?”泉太愣神的瞬间,月见的声音响彻在堆满垃圾的空地:

      “角、角虫!!”

      “哎?”健守还没来得及反应,忽然整个垃圾堆开始骚动起来,四周冒出了四五个金属的部件,在飞速的移动——

      “好的!到我这集合!”

      “来了亲爱的~”

      “小家伙们跟上!”

      “好的爷爷!”

      “我已经不是小家伙了!”

      健守这才发现,这几个金属部件,似乎都有可以互相组合的机关,它们一个一个堆叠在一起,这时传出了号令:

      “合体!!!”

      “哦!!!”

      嘁哩喀喳一通声响后,一台由废旧金属组成的机器人站在了三人面前——

      “居然敢打扰我们的安宁日子,你以为你们是谁啊?!”

      “退下。”泉太将太刀收在腰间摆出拔刀之势,“我一个人就够了。”

      “我先溜了!”月见倒是第一个跑到旁边的柱子后面躲了起来。

      “你,你小心点啊!”健守觉得自己得先保护月见,便抽出哨笛跑到月见附近,“内个……角虫是啥?”

      “你不知道嘛?他们在天国很常见啊!”月见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“他们体型很小,但是和人一样聪明,甚至有些方面比人还厉害!”

      “……是天国的原生物种么?”健守变出手里剑,警惕的看着泉太方向的战斗。只见泉太左闪右避,灵活的躲开机器人的攻击,并且瞅准时机用太刀猛砍它的关节部位。但是机器人的外壳似乎很坚硬,火星都砍出来了,依然没造成什么伤害。这时机器人突然停下动作:

      “孩儿他妈!Pump line!”

      “好嘞!Switch on!”

      “你躲不开啦哈哈!”

      “什么?!”忽然,泉太脚下的垃圾开始晃动,紧接着周围不断的伸出喷着高压水汽的管子,整个场地霎时间水雾弥漫。泉太没注意到身后的喷口,整个人被结结实实的喷中,倒地。机器人走到他跟前,传出了年迈的声音:

      “小伙砸,我们不想伤害任何人,只是想在这住下去。不管你是谁派来的,都让他们再考虑一下好么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你已经输了。”水雾中,传来了低沉的回应。

      “啥?”

      “哦对,那个颜色,他的乐导器是水属性的!”健守看着泉太慢慢举起太刀,水蓝色的mugic开始吸收周围的水汽,体积越来越大——

      “我这一刀……下去,你……可能……会……”

      哐当!刀变得太大,泉太支撑不住摔倒在地。

      “啊,他好像玩脱了!”月见推了一下健守,“赶紧去帮他啊!”

      “哈哈哈……小伙汁,你这是要表演40米的长刀么哈哈……尝尝我的角虫钢拳吧!”说着,机器人举起了拳头,眼看就要砸在毫无防备的泉太身上,忽然一发飞镖打在了钢拳上,擦出了火星。机器人停下了动作。

      “啊,差点就打到关节了。”健守朝向倒在地上的泉太,“喂,内个……你没事吧?”

      “少管闲事……这是我的任务!”

      “任务?”

      “懒得跟你解释。”泉太重新站好,“到一边去!”

      噫这个人这么臭屁的么……这性格还真像雷茵教练说的……健守确实有点不太想帮这个人了,但这也是个难得的锻炼机会,不能错过啊!

      “这样,我帮你牵制住它,你来进攻,行了吧?”健守拿出哨笛。

      “……随你。”说罢泉太便又一个人冲了上去,在机器人腿部附近游走,瞅准时机就砍上两刀然后后撤。机器人开始不停的转身,背后出现了很大的空档。健守观察四周,发现周围有不少凸起的钢筋,马上想到了方法:

      “我把这铁家伙束缚住,剩下看你的了!”说着健守抽出哨笛,缓缓的吹起了长音。风属性的mugic凝成了细丝,反射着阳光。健守抓起细丝,开始围着铁巨人转圈,然后不断的将丝挂在各种可以挂住的地方。最后,健守猛的吹响哨笛,所有的细丝猛的绷紧,泉太也趁机赶紧退避。绷紧的细丝将铁巨人全身上下都朝着各个方向猛的拉开,于是乎整个巨大的身躯腾空而起,在半空中动弹不得,发出了吱吱嘎嘎的声音。

      “老爸!他们会魔法!是勇者啊!”

      “可恶……各位小心!!!”

      “——水刃快斩!”

      而这个瞬间,泉太已经再次来到机器人近身。他将刀横在腰际,摆出居合的架势,然后以极快的速度甩出数刀,机器人连着健守布下的细丝一并斩断,变成一堆碎片掉落在地,细丝也逐渐化开随风而去。碎片里,钻出了五只身形小巧的生物。他们两手两脚,像人一样可以直立走路,但后腰坠着一个像虫子腹部一样的囊,头上还生有一根尖角。这便是被称为“角虫”的神奇生物。

      “啊……居然有这么多……”月见跑了过来,看着这颇有一家人感觉的五只角虫,然后问泉太,“你要清理的,就是他们?”

      “啊。”泉太面色冰冷,亮出太刀,另一只手拿出一个笼子,“进去,赶紧的。”

      “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冷酷啦!”月见听到这,连忙挡在角虫一家面前,“先告诉我一下,他们做了什么?”

      “你谁啊,让开。”泉太犹豫了一下,看在对方是个女孩子的份上,还是挠挠头简单解释了一下,“这是附近小区居委会给我的任务。这帮角虫一直把各种废品往这里运,严重影响了周围的环境。所以我就来抓他们了。有问题么?”

      “可是角虫本来就是这样生活的啊?”月见看着眼前这个没有常识的人,“你该不会都没和他们说一声,就直接来抓了吧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麻烦。”泉太不耐烦的转过头,“……有什么好说的……”

      没救了呢,这个人。健守看着泉太这又臭又硬的态度,无奈的在脑内感叹道,并且与角虫不谋而合。

      “这家伙没救了呢。”长着络腮胡的中年男角虫叉着腰,“不就是打个招呼么,我们一个上午就能都收拾好了啊。”

      “是啊。”穿着围裙扎着头巾的中年女角虫附和道,“一开始就好好说不就行了嘛~这下更有得收拾了!”

      “哥哥,我们会被抓走么?”身着花瓣裙子的角虫女孩问旁边戴着安全帽的角虫少年。少年沉默了一会儿,向前走了几步,抬起头:“你把我带走吧!不要伤害我的家人!”

      “刺儿……”一旁的白发角虫老人摇摇头。

      “……内个,大家。”叫刺儿的少年角虫转过身,看着一家人,“有句话我一直想对你们说,今天看来是时候了。我……想出去看看世界!”

      “刺儿,外面的世界有多危险你知道么——”女角虫刚想阻止,一旁的男角虫伸出手拦住了她:

      “刺儿,我作为你的爸爸,为你的这个决定感到骄傲。世界确实充满危险和挑战,但正因为有了这些,世界才因此而多彩,不是么?去吧,我相信人类还是很通情达理的,我们会尽快把这片空地清理出来,之后你就去自由的冒险吧!”

      一旁的三人被这突然又是热血又是煽情的戏码搞得不知该如何吐槽。刺儿来到泉太跟前:“来,带走我吧!”

      “谁要带你走啊!”泉太冷漠的态度倒是完全没变,“去笼子里,我交了任务就把你放了,我可不想养这么个多事的东西。”

      “唔……”刺儿听到这些刻薄的话,顿时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,然后回过头看着家里人,“爸,爸爸……”

      男角虫眼神坚定的摇摇头,用目光指了指旁边的健守和月见。于是刺儿也顺势将楚楚可怜的目光投向两人。月见很快察觉到,便赶紧伸手将刺儿捏了起来:“哎呀不哭不哭,他不收留,你就跟着姐姐我走吧!”

      “嘤嘤嘤……谢谢姐姐……”刺儿感动涕零。

      “切……”泉太默默收起太刀,带着两人去居委会交了任务。看到新来的帮手,居委会的大妈们格外开心,又塞给了两人几个修灯泡啊找猫什么的任务。出了居委会的门,泉太就自顾自的走了,剩下两人也决定带着角虫回家。

 

      “哈啊~今天真是充实~既好好逛了趟街,还看了场好戏,最后还得了个宠物~”全程助阵的月见满意的抻着懒腰。

      “我倒是觉得有点空虚……无论是钱包,还是肚子里……”健守摸着自己咕咕响的肚子,看着一身的新衣服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     “好啦,为了庆祝你明天就要正式开工,今天就给你庆祝一下吧!”

      “你……要请我吃饭?”

      “对!请你吃健康的大餐!”

      结果,最后两人还是回到了花店。大叔从里屋端出了一个大锅顿在了实木的桌子上。

      “这……是啥?”

      “我们家的特产哦~嘿嘿~”月见拿着碗从锅里舀了一大勺,放在桌上后,是一碗绿油油的菜汤。健守稍微闻了一下,是青菜的味道。

      “迪维纳岛上的蔬菜很贵,我们就在后院自己种了一些~这可是无污染无农药,免费的蔬菜汤哦!”月见起劲的舀着汤,旁边的大叔默默插嘴道:“好歹这也是我辛辛苦苦种的……”

      “额呵呵呵……”健守陪着笑,虽然量很大,但只有蔬菜这点是作为一个不挑食的人无法接受的……不过既然是免费的,就喝——

      端着碗的健守,看着碗里在游泳的角虫刺儿,表情凝固了。

      “大哥,这是洗澡水么?好舒服啊~还香香的,有点好喝呢~”

      “你给我出来啊!!!”

 

      回到家,健守摸着自己满是汤水的肚子,心想这差不多两三趟厕所就没了,还是点些外卖吧,却发现想吃的外卖广告找不见了。慌乱翻找的时候,一旁的刺儿也过来帮忙:“大哥,我帮你找,你先休息吧。”

      刺儿灵活的在杂物堆里钻来钻去,最后顶着外卖的广告纸爬了出来:“大哥……你要的是这个么?”

      “哦厉害厉害……”健守接过广告,点完了外卖,总算能休息一会儿了,便躺倒在垫子堆里。

      刺儿也爬到了一边:“比起姐姐家的店,大哥你这可真是狭窄啊。”

      “啊,是啊,嫌弃的话你可以出去啊。”健守回忆着刚才刺儿瞎帮忙结果摔了碗碟的场面,“你要是刚才好好表现,就能跟着小姐姐一块生活了呢。”

      “没没没我没这个意思……”刺儿傻傻的陪着笑,“那里到处都是易碎品,还是这里东西都放在地上比较安全啊~”

      健守爬起来:“求你说句好听的行么!你这么说话以后会很难混的哦!既然离开家人出来闯荡了就给我有点觉悟啊!”

      “额对不起……”刺儿挠挠头,“内个……觉悟是什么啊,大哥?”

      “哎你还真是什么都不知道啊……”健守重新躺好,“觉悟,就是决定去做一件事的信念。往后无论什么困难,什么挫折,都要做好准备去克服!”

      “哦原来如此!”刺儿凑到健守的耳边,“大哥你是天国勇者吧?你有什么觉悟呢?”

      “我啊……”健守慢慢皱起眉头,“是啊,面对即将开始的忍者生涯,我也得有点觉悟才行了……我觉得啊,我们勇者,从人间突然被招到天国,光是逐渐接受这个世界都需要一定的觉悟了。至于怎么回去,老实说我现在还没啥头绪,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能回去的!”

      “哦~大哥说话好有魄力~”

      “你少在这奉承啦,你自己也得有个打算哦!”听到门外传来无人机的动静,健守爬起来去开门。果然夹着外卖盒子的无人机已经在接近了,健守取了盒子回到房间:“嘿嘿,欢乐时光开始了!”

      “这是什么!哦哦!好香!”

      “我最喜欢的披萨!还有炸鸡!”

      “……可是妈妈说这些都是垃圾食品,吃了会变成球哎!”

      “你给我闭嘴,不吃拉倒~”

      “我错了!给我一点吧大哥~~~~”

      就这样,健守凌乱狭窄的公寓里,又多了个活泼的小家伙。原来死气沉沉的生活,正在慢慢的变化着。第二天起,健守便开始带着刺儿出门去完成各种各样的委托,晚上则化身月隐枫,到公园去练习拳脚身法。新生活似乎正常的运转了起来,然而……

 

 

      “小伙子,房租该交了!”大清早收到的收款请求,传来了房东梅姨的声音。

      “啊……完全忘了……”还没完全醒过来的健守一脸苦涩,“这个月还得交房租啊……不知道剩下的存款够不够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嗯?房租是什么啊?”刺儿又跑过来问。

      “这间房子不是我的,是我找房东租来的……说起来一开始是因为没啥目的,就找了个最便宜的租了得了。现在发现这里离市中心好远啊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哦~我看看……嗯这里有个付款按钮……”刺儿倒是自顾自的学习起了怎么用手机。他按下了付款按钮,立刻传来了扣款成功的提示:“10000天币已支付成功!”

      “WTF?!”随着尖叫声,健守立即从床上弹了起来,“谁让你付的啊!我打算先拖半个月的啊!你现在付了我就没生活费了啊!!!”健守连忙查看了下余额:130.8块。

      “怎么只有这么点了啊!”刺儿也惊呼道,“最近几天不是一直有在做委托么?!”

      “我做的那些委托都是居委会大妈的任务啊……根本没几个子儿的收入……”健守捂着脸无奈的坐在床边,“完了,这下要每天去月见那蹭菜汤了么……我不要啊……”

      说来也巧,月见这会儿正好打了电话过来,健守铁青着脸接了。

      “内个,健守,那天那个耍刀的家伙在店里,他说要见你!”

      “哈?!”

 

      不明真相的健守,立刻出发来到了隐月之枫花店,远远就看到泉太坐在店门口的楼梯上。

      “借我100块。”泉太开口直奔主题。

      “你也没钱了啊……”健守摇摇头,拎起角虫,“我的钱刚被这个家伙交了房租,也见底了呢。”

      “看来大家的处境都不太好呢……”门里出来的月见也尴尬得不知该说啥。

      “你还有什么勇者朋友不?我再去问他们借。”泉太似乎完全没有想找普通居民借钱的意思,看来他是真的很喜欢保持自己的底线。

      “额,只认识一个有点奇怪的女孩……”健守在纠结要不要把弥蒂娅推荐给泉太。

      结果泉太直接把健守拖到了弥蒂娅家门口,两人正准备去按门铃,忽然发现一个穿着长袍的人倒在院子里,正是弥蒂娅!

      “我……不行了……给我蘑菇……”弥蒂娅有气无力的指着墙根处的一朵蘑菇。

      “那个不能吃啦!快把她抬进屋!”

      片刻后,健守用仅有的一点钱买了些吃的,递给了弥蒂娅。她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。

      “所以说……你这是穷得揭不开锅了?”泉太一脸愁容。

      “……添置了好几套书,没钱了。”弥蒂娅的回答很简单。

      “啊……大家都不容易啊……”刺儿也拿起一个薯片开始啃,“既然大家都没钱了,要不抱个团一起想想怎么赚钱?”

      沉默了几秒后,三个人异口同声:“不行!”

      “勇者真是个奇怪的物种啊~”刺儿很无奈,继续啃薯片。

      这一天起,勇者们的生活,开始遇到了困境……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