帖十一 忍者的操守

 

都市忍者月隐枫

帖十一 忍者的操守

2020-03-29鸡排ZOPN阅读:90

      呜呜呜……洗衣机在缓缓的转动着,健守的黑色紧身衣在水里若隐若现。

      “哟,真洗啦?”刺儿看着洗衣机,回头问正在打扫房间的健守,“晚上干不了的话,你就没法变身咯?”

      “变什么身啊~”健守低头扫着地,“都被月见那么说了,还是洗一下吧。再说……我就换身衣服,又不会变成什么超级英雄……”

      “你不想成为英雄么?”刺儿歪过头,“我看过很多超级英雄电影,他们都是穿着紧身衣的啊~”

      “那是电影~”健守拿起已经积了一层灰的游戏机,吹了吹,“我只不过是个每天打游戏的宅男罢了,嗨,现在也没空打游戏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宅男?所以你只是个紧身衣变态?”刺儿斜眼看着。

      “别把宅跟变态联系起来啊!”健守被吐槽之后非常不爽,“话说回来,几点了?”

      “马上10点了!”

      “啊完蛋!赶紧赶紧……”健守连忙拿起垃圾冲出门,“我先走了!衣服洗好了你晾一下吧!”

      “我这么小怎么晾你的衣服啊!”

      “我给你买金丝鱼罐头!”

      “好!我豁出这条小命也要晾上去!”

      “哪有那么夸张……”门哐当的关上了,健守注视了一会儿今天也同样阳光明媚的交辉城,快步跑向电梯。

 

      那天之后,健守,泉太,弥蒂娅和月见决定组成一个团队来接纳各种委托。今天正是办公地点确定的日子,健守跑到花店时,其他几个人都到了。

      “哼,你还是这么慢啊。”泉太摘下耳机,“乐导器带了没,一会儿家具到了一起帮忙搬。”

      “带啦~说起来地址在……?”健守看向月见。

      “就街角那间三层小楼。”月见得意的晃了晃手上的钥匙,“房东和我爸是好朋友,就便宜租给我们啦!”

      “租的啊……”健守意识到了敏感问题,“那租金……?”

      “一个月5000天币!便宜吧?”

      “噫~这么小个房子都这么贵么~”弥蒂娅默默显摆道,“我的别墅一个月也才3000多,哦对了~因为是师傅留给我的~”

      “原来你有师傅?”健守刚想问就被泉太打断了:

      “行啦之后再说,家具店的车来了!”

 

      临近中午,一楼二楼终于布置完毕。一楼是前台,摆放了吧台,看板等内容;二楼是接待室,屏风后是茶几沙发;三楼是预定的休息区,但泉太想住在事务所,所以就留给他自己布置了。附近的面馆里,四个人坐了下来,一边休息一边讨论之后的打算。

      “首先呢,是办事处的名字~”月见看了看各位,“果然还是朴素一点,就叫天国勇者事务所?”

      “我不太赞同事务所这个名字……”泉太端正的坐着,“天使们办公的地方叫天使事务所,我们也叫事务所,总觉得会被某些人找茬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是呢……天使的形象跟警察没什么两样。”弥蒂娅喝着茶,“我们可没他们那么大权力。”

      “但我们其实能做的更多啊,”健守建议道,“我们就从最简单做起,只要不断提高人气,就能找到像团子那种大金主啦~嗯~”

      “你拉倒吧……”泉太开始冷嘲热讽,“那都是凑巧碰到跑酷俱乐部的人之后才发生的吧?”

      “而且你拿到钱了么?团子现在还在住院呢吧?”弥蒂娅没好气的瞥着健守。

      “这……”健守低下头,无力反驳。

      “哎呀报酬迟早会有的嘛~”月见发现气氛不对,连忙开始圆场,“扯远了扯远了,先确定名字吧!”

      “勇者之家。”

      “感觉像收容勇者的地方啊!”

      “勇者公会?”

      “组织感太强了吧?”

      “万事屋。”

      “这是抄袭到哪个作品去了啊!”

      “唉……”取名阶段就一筹莫展,一桌人默默开始吃面。

      “之前我提醒过你们,风格啊,风格!”月见提醒道。

      “哦对,和风是吧?”健守点点头,“从这个角度出发……”

      “莫非月见你早就想好了?”泉太倒是单刀直入的问了。

      “嘿嘿~好歹我家的花店名字也是我起的啊~”

      “隐月之枫这名字……确实挺雅致的……”健守又想起了月隐枫名号的来历,不禁又开始害羞。

      “得想个响亮点的……”泉太淡漠的说着笑话,“……你看那三个人,就叫水管工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面对如此有冲击力的三个字,一桌子人都没忍住,笑了半天。

      “好啦不绕弯子了~”月见稳定了一下情绪,“我从天国勇者的职责出发,定下了这个名字:灵援屋。”

      “哦~”健守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      “援助灵魂的意思么……”泉太喝了一口茶,“简单易懂,我不讨厌。”

      “你们没有意见我就OK。”弥蒂娅吃着甜点。

      “怎么样?很帅吧?那就这么定啦!下午我就去定做招牌去!”

 

      傍晚,健守回到家,看到歪歪扭扭晾在架子上的衣服,默默叹了口气,然后给刺儿开了罐金丝鱼罐头。

      “明儿就开张了?”刺儿边吃边问。

      “嗯啊~”健守继续收拾着地上的垫子,“总得混饭吃啊,生活在城市里。”

      “人类的生活还真是辛苦呢~”刺儿跑到桌边,“我一开始还以为,大哥你自由自在,可以尽情的奔跑,攀爬,探索迪维纳岛的每个角落。这才是忍者该过的生活吧?”

      “那样是很理想啊~”健守摇摇头,“但再厉害的英雄,再酷炫的忍者,也得吃饭吧?你手上的罐头是怎么来的?”

      “你顺手带回来的啊。”

      “别说的跟我偷拿回来的一样!这可是我自掏腰包买的!还有那天,你一个按钮就把房租给续了一年,你对钱这个东西有没有概念啊?”

      刺儿摇摇头:“没有……我吃的东西,都是家里人给我的……我从来没想过……这些是从哪来的……”

      “看来你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啊~”健守叹了口气,“忍者说到底也只是个包装而已,说实话,靠这个名号,我才能在碧莲上混点任务……哎太真实了……不说了,吃饭吧。”

      “哦~!”

 

      吃完饭,健守还是按捺不住在夜里外出的冲动,穿着常服就出门了。果然,由于装备不齐,月隐枫的飒爽感没涌出来,飞过楼宇间隙时,健守不禁有点冒冷汗。来到一个高处,健守坐在屋角喘了口气。

      “唉,忍者……”健守看着手上闪光的手里剑,“这座岛的夜晚,究竟有没有我的位置呢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哦?今天不是月隐枫啊?”忽然,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。健守马上意识到是珑,便轻笑了两声:

      “怎么这么说呢?我到了晚上就是夜之守护者,跟穿什么行头无关吧?”

      “不,有关的。”珑倒是一本正经。健守回过头,看到珑确实还穿着那身飘逸的夜行服,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运动装,确实在此刻有点违和。

      “经过我的几次观察,你在穿着装备的时候,会拥有更冷静,敏锐的感官,更清晰的头脑,以及更迅捷的动作。”珑总结道,“如果用浪漫一点的口吻说,你最厉害的时候,就是展现完整忍者姿态的时候——”

      “哎呀怎么突然就开始夸我……”健守正有点害羞,却被珑忽然的打断:

      “——但那个忍者不是你。”

      “……哈?”

      “嗯,接下来就是我们魔族的知识范畴了,你想听的话也未尝不可。”

      “当然要听了!月隐枫……不是我?那是谁?”

      “他既是你,又不是你。”珑开始讲一些看起来很深奥的东西,“可以肯定的是,月隐枫就是你灵魂的一部分,但在那个状态时,你本来的性格、行为会被隐藏掉,至少在我看来如此,你没有感觉到么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有么……?”健守回忆着,“我只是觉得戴上面罩之后,胆子会突然的大起来,后就顺势开始耍帅……”说着说着,健守开始害羞了。

      “我记得你们人类对这种现象起过什么名字……人格……分……分……?”

      “人格分裂?”

      “啊对。”珑继续说道,“这种现象实际上呢,就是灵魂的裂变。”

      “哦……”健守看着今天突然变得滔滔不绝的珑,“珑哥,你今儿是怎么了……突然这么关心我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关心你?”珑活动了一下肩膀,“啊,可能是今天酒喝的有点快了,话有点多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少敷衍我……”健守走到珑的身边,“你就说实话吧,你告诉我这些是要干嘛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珑看着健守,沉默了一会儿,慢慢开口道:

      “骚灵的一个来源,便是人格分裂。”

      “什么……”健守听到这脑袋顿时一炸,自己仿佛成为了什么罪魁祸首?说起来最近没怎么发生过骚灵了,而之前骚灵事件发生的时候,自己都在现场……

      “这段时间以来,我注意到了你身上发生的变化。”珑靠在栏杆上,“你和月隐枫之间的隔阂,开始越来越大了,我觉得有必要向你挑明了。再这样下去,你的灵魂会被他打败的!”

      “隔阂……”健守感到了深深的不安,“被打败了……会怎样?”

      “你会被挤出自己的身体,变成游魂。如果不能被及时变成灵魂体,你就魂飞魄散了。”珑看着远处漆黑的城市轮廓,“你现在交到了朋友,准备一起愉快的生活,但月隐枫则是独身独行的忍者性格。分歧,就在这了。”

      健守似乎明白了一些,但内心依然很焦虑:“所以……我想成为忍者……是个错误么?”

      “忍者可能只是个引子。”珑回过头,“虽然不穿那些装备你也可以释放魔法,但你真的能做到那样敏捷的身手么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啊,我可以的!”健守硬着头皮鼓起勇气,“退一万步说,月隐枫也是我自己,这证明我有这样的潜力!”

      “呵,气势不错。”珑指着远处的一座大桥,“那,用20分钟,跑酷到那座桥的顶上,我跟你比赛,如何?”

      “哎?现在?”

      “对啊,你不是说你可以么?三二一开始!”珑发着令便从屋顶一跃而下,开始在楼宇间穿梭。健守此时已顾不得退却,掏出哨笛也飞跃而下。两人在楼宇间开始了追逐赛,珑灵巧的操纵着钩爪和钢丝,速度十分的快。跟在后面的健守虽然也在努力的快速切换魔法,却始终没法达到那种迅捷感……刚才的刺激,始终在他心中萦绕……

      “我明白,现在这个时代,早就不是忍者之流活跃的时代了。我的梦想,在别人看来也许只是个笑话……忍者孤独的姿态,会被当做无法适应社会的表现吧?还有……那一身漆黑的连体紧身衣,分趾的足袋,在正常人看来根本就是奇装异服吧?果然我是一个人宅太久了,脑子有点不正常了……这样下去根本就——”

      健守的思绪忽然停止了。在高空,他看到了建筑物之间的路边有一辆货车。货车上的货物摇摇欲坠,马上就要砸向下方还在卸货的人。健守的脑海中没有再闪过任何东西,但拿着手里剑的手却不由自主的背到身后,瞬间释放了一记强力的风魔法,将自己推向货车的方向。前面的胧察觉到了健守的动作,回过头看去,只见一道绿色的光飞向了地面——

      “快,再快一点!一定要赶上!”健守不顾危险的向着地面冲去,心中只想着救下车下的人。哨笛被强风吹得一阵啸叫,随即变成了巨大的mugic泡泡,迅速的笼罩了车子上的货物——

      嘭!!!健守重重的砸在了mugic泡泡上,被高高的弹起。而里面的货物也被完全的包裹住,没有砸到旁边搬货的工人。

      “啊……飞起来了呢……”健守在半空中旋转着,手上的哨笛也飞了出去,“总算赶上了……刚才的速度……好爽啊……我……为什么突然就……”

      “你在干嘛啊喂!”连忙赶过来的胧将健守倒着抱住,送到了旁边的楼顶,“想摔死么!”

      “我脑子里很乱啊刚才!”健守躺在地上抱着脑袋,“你跟我说了那么惊人的事情,我都还没来得及消化,就在脑袋里一直转啊转,然后看到了货马上就要倒下去……然后就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是么……”胧看着下面一脸懵逼的搬货工,和车上的mugic泡泡,若有所思,“刚才的速度……是无意识的?还是说……”

      “胧哥,真是谢谢了……要不是你我可能就……”健守惊魂未定的坐起来,却被胧郑重的拍了拍肩膀:

      “行了,你不用担心了。”

      “……哎?”

      “我一开始监视你,是担心你是造成骚灵的原因。”胧将健守扶起来,“现在看来,你和月隐枫,就像兄弟一样呢。”

      “兄弟……?”

      “是啊,在你无法集中精神的时候,他看到危险就冲了过去。”胧指着下面,“月隐枫就活在你的潜意识里。哪怕刚才我没飞过来救你,你也会平安无事。”

      刚才救起健守的位置前方,是一条河。如果当时健守继续落下去,会落进河里。

      “所以……刚才就是月隐枫……?”健守还是有点混乱,“是他……”

      “不,是你。”胧看着健守,“善良的灵魂是不会分裂出什么歹念的。你想成为忍者,不是偶然,是沉睡在你灵魂里的力量在呼唤你。”

      “……”健守看着自己的手,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      “好啦,既然如此,我也不用再监视你了,”胧将刚才捡到的哨笛丢回给健守,“我还有别的事情,先走了。回见。”说完便飞走了。留在屋顶的健守,看着手上的哨笛,心情明朗了不少。他抬起头看着星空,默默下了决心:

      “忍者的力量……在我的灵魂里……原来是这样么!这样一来一切都能说得通了!哈哈哈……我果然天生就是个忍者啊!”

      “这家伙……”还没走太远的胧听到了后半段的喊声,“我的一身好歹还算是工作服,你那一套……真的会被人当成变态的吧……”

 

      “呀!变态!”灵援屋的招牌已经挂上,但从开着的大门内传出了惊悚的叫喊声。月见满脸通红,缩在屏风边上指着沙发的方向。只见健守穿着黑色连身衣,蹬着分趾的足袋就这样横卧在了沙发上,被布料反光勾勒出的身体线条,显得有几分色情。

      “啊?我是忍者啊,忍者不就该随时待命么?”被昨晚的事情冲昏头脑的健守,今天已经彻底放弃了节操,一大早穿着装备就到灵援屋了。然后一把刀柄突然戳在了他股间凸出的地方——

      “哦哈!!!”

      只见泉太也换了套行头,宽松的马裤裤腰上多了个刀鞘,此刻正戳在健守的两腿中间。健守立马从沙发上弹了起来,扭捏着身体:

      “你没睡醒啊!上来就敲最重要的地方,有没有操守啊!”

      “操守……”泉太冷眼看着漆黑一团的健守,“你这个样子,还跟我谈操守?已经一览无余了啊喂!”

      “太过分了……”月见捂着眼睛,“你一会儿就以这种姿态来接待客人么!那我们哪还会有生意啊!”

      “哎?有这么糟糕么!忍者元素很明显啊,看起来就身手不凡啊,难道不是这种感觉?”

      “才不会!赶紧给我滚回家换衣服去!!!”灵援屋开业的第一天,就有了个高能的清晨……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