帖二一 寻得归路

 

都市忍者月隐枫

帖二一 寻得归路

2020-06-06鸡排ZOPN阅读:66

      噗嚓!!说时迟那时快,一阵尘土已经扬起。徵离拔剑的这一下就已经产生了一个颇大的冲击波,周围的人连忙退避。而这对于健守来说则是一个绝佳的进攻机会,他戴上眼罩,闪到侧身抽出手里剑便准备攻击,结果忽然视线中出现一道白光!健守连忙侧身,巨大的剑刃撕裂着他身前的空气,带着呼啸砸向地面,随之一阵巨大的震动。

      闪到一边的健守仔细一看,徵离居然单手举着比自己还高的大剑,而且还能如此灵活的挥动,这简直不可思议!此时徵离依然处于失去意识的状态,而大剑上冒出的黑气比刚才还要浓烈,是剑在操纵着他。健守避开大剑的正面攻击,不断开始迂回接近,并快速的用手里剑击打徵离的手部。但徵离的动作惊人的迅速,攻击都被挡下了,健守也开始变得疲惫。大剑忽然停下了动作,健守看着徵离的另一只手放在了剑背的琴键上——

      轰!!按下琴键的一瞬间,一股异常的热浪便从徵离的位置向外扩散,健守瞬间感到脸颊发烫,汗水瞬间渗了出来,却又一瞬间被烤干。紧接着眼睛开始灼烧得厉害无法睁开,不行要赶紧离开这!健守打出勾爪连忙登上了木塔,可徵离现在能力超群,直接一个跳跃就跳了半座塔那么高,冲着健守勾住的位置举起了大剑,奋力的挥了下去,霎时间火光炸裂,一道大得夸张的火焰气浪向木塔袭来。健守本想逃走,但忽然发现,如果木塔就这么塌掉,势必会影响到这里,甚至是山下人的安危!于是健守吹响哨笛,制造了气泡来抵挡攻击。然而他完全没估计到这一击的力量究竟有多强,气泡被瞬间瓦解,整个气浪重重的压在了健守身上——

      轰隆!!!火光冲天,木塔在大幅度的摇晃着,半边的结构已经坍塌,但还没有倒下。

      “健守!!!”月见失声尖叫道,其他人也一齐紧张的盯着上方的情况。

      徵离放完一招,缓缓落地开始喘息。可还没来得及喘第三下,忽然脚边多了个勾爪的头。他抬头的瞬间,发现一个凌冽的眼神已经冲到了离自己不到半米距离的位置。只见银光迸裂,徵离被击退了数米远。烟尘散去,众人重新看到了摆好了架势的健守。他仿佛在寻找猎物一般,快速的扫视周围,浑身的肌肉紧绷,一触即发。没等众人看清,他便再次闪身到徵离附近,拿着手里剑一顿暴雨般的进攻。徵离被打得节节败退,最终靠在了树上。只听哨笛一声长啸,万缕细丝在树下绽开,然后迅速收紧,徵离便如此和大剑一起绑在树下,动弹不得。

      “唔哇这就是大哥的实力么!666666……”刺儿想冲上去,却在跳出泉太手臂后又被泉太一把抓住:

      “等会儿,他的模样……”

      健守回过头来,可眼神完全没之前的那样和善,反倒是……如野兽般凄厉、杀气外露的样子。弥蒂娅见状,对身边的媛子耳语了几句,媛子点点头,向前走了过去。健守见状再次摆好了架势,可媛子走到近处后,忽然手一松,手上的法杖便倒了下去,一个游魂接住了它。

      “迷途的灵魂,你可知你现在的模样?”媛子的话语充满了神秘,“我是灵魂的引导者,御魂师。请放松,我要问你几个问题。”

      “弥蒂娅,他果然……”泉太走到弥蒂娅身边,弥蒂娅点点头:“是的,现在的他,是月隐枫。”

      “我……没什么可告诉你的。”月隐枫收起了杀意,默默看着媛子。

      “你……和他是共享记忆的么?”媛子认真、小心的问道。

      “……算是吧,不然我刚才可能就下杀手了。”月隐枫看了看树上的徵离。

      “你是随心所欲就能出来的么?”

      “这……不清楚,”月隐枫甩甩手,“哼,这次是那家伙晕过去了,我才出来救场的。”

      “好的。最后一个问题,”媛子盯着月隐枫,“你,是何时来到这具身体的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”月隐枫沉默了。是不知道自己的来历?还是不愿意说出口?媛子等了一会儿,然后摊开手:“算啦,那我也不勉强——”

      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月隐枫忽然开了口,他摇摇头,“之前的事情完全不记得了……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在这个身体里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就说到这吧,谢谢啦~”媛子鞠了一躬,转向弥蒂娅,“来,开工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嗯。”弥蒂娅拿出魔杖走上前,和拿回法杖的媛子站在一起,两人同时举起杖,开始吟唱起一首很柔和的曲子。游魂聚集,然后不断的环绕在徵离和大剑周围。大剑里的黑气开始躁动起来,不断的发出嘶吼。游魂越来越多,最终一点点的将黑气拽了出来。失去了宿主的黑气一下子凝固成团,变成了一滩黏糊糊的东西掉在了地上。

      “噫~好恶心……”月见捂住了嘴。

      “这便是魔族人为了制造黑色乐导器,注入的地狱魔能了。”媛子解释道,“现在,这把乐导器已经恢复了原样,徵离的灵魂也恢复完整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他的灵魂有一部分在乐导器里?”泉太问道。

      “天国勇者的灵魂本来就会与乐导器共鸣。”媛子看着地上的黑色物,“只是这东西能在共鸣时灵魂强行夺去部分灵魂,这便是所谓的‘灵魂绑定’吧。”

      “原来还有这种事情……”古藤在海棠的搀扶下,走到媛子跟前,“您就是传说中的‘通灵萨满’么?”

      “啊?呵呵……谁给我起的这种名字啊~”媛子不好意思的笑道,“我也只是一位天国勇者啦,结束使命后,我留在了天国,准备呆到期限满了再走~”

      “哦哦原来如此~误会了误会了哈哈哈……”说完古藤转向茗泉的方向,“茗泉兄,现在你明白了么?”

    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茗泉哑口无言,他无法容忍自己居然被老掌门的书给骗了,但还在竭力维持自己的形象,“幸好事态发展不是过于严重……多谢各位帮忙解决了事件……撤!”

      说罢玄刻流的人便都撤退了。古藤回过头,看着背起徵离的月隐枫,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然后面向大家:“好啦,今晚可真够折腾的,残局明天再来收拾吧,回家回家!”

      这一晚,勇者们,包括媛子,还有海棠,大家其乐融融的吃了顿火锅,为了不惊扰到还未清醒的徵离,那之后大家简单的聊了会儿天便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了。

 

      次日清晨,健守从地铺上坐起,忽然发觉自己的肌肉有点酸痛,似乎是过于紧张之后有点抽筋。他回想了一下昨晚的事情,自己被攻击后好像就昏过去了,之后的视线和动作都不是自己在操作……然后记忆便接上了。是月隐枫在自己昏过去的时候完成了一切,还在吃饭的时候讲荤段子古藤说教了一通……这家伙究竟干了什么啊!说起来,徵离应该在旁边——

      健守回过头,却只看到一个空的地铺。他来到大厅,听到厨房方向好像有什么声音。只见徵离在大口的吃着昨天没吃完的火锅,还一个劲的念叨着:“真是的……也不叫我一声……”

      “额……徵离?”健守小声的喊道,徵离抬头,他的眼神明显澄澈了很多:

      “哦!是健守啊!早!”

      哦这家伙恢复完整之后原来这么开朗的么……健守思考着,然后走过来坐到徵离身边:“额……你叫徵离没错吧?”

      “不是我还是谁?”徵离抬起头,“我们这几天不都一直在一块么?”

      “我只是想确认……一下……”健守被这突然的开朗惊到了,“昨晚的事……还记得么?”

      “哦,不记得了,但没关系。”徵离回答得倒挺直爽,“我一直感觉到,我需要的东西就在那里,那座木塔里。现在它回到了我身边,我啊,觉得很舒服。”

      顺着徵离的视线看过去,恢复正常的钢琴大剑靠在墙角,映射着晨曦,金光闪闪。

      “之前真的很对不起,但很多事情我说不出口……”徵离停下了筷子,“就心里空落落的,感觉很奇怪。我很想和你们好好相处,但一开口……就说出了奇怪的话。你能明白么?”

    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健守试着帮忙分析,“就好像,你的灵魂缺了一部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嗯不愧同是勇者,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~”徵离吃完站起身,“我去找那位姐姐道谢,一会儿等大家都起床了,我再详细说说,现在我全想起来了!”

      看着轻快跑出门的徵离,健守满足的靠在椅背上。这趟水源地之旅,真的不虚此行。不仅阻止了胡来的玄刻流,还拯救了一位被封印了千年的勇者。“你昨晚救了我吧?谢啦~”健守向月隐枫发出了真诚的感谢,但始终没听到回应。正当健守站起来准备出门时,忽然传来了月隐枫的声音——

      “不客气。”

 

      之后,大家一起坐在餐厅里,却不见媛子。

      “她今天还要去别的地区,一大早就赶路去了。”徵离对大家说道,“不过我还是在大门口赶上了她。那现在我就把过去的事情都跟你们说说吧——”

      “我出生在宋朝,是一个汉剑世家的长子,所以来天国之后我便选了这把大剑。那时天使和魔族发生了一场大战,我们没多久便投入了战争中。在一场战斗的最后,对方的魔族使出了某种咒术把我的大剑给感染了。我的天使说这种魔法会顺着灵魂最终感染我,所以不得已之下把我和大剑都用法术封印了。”

      “你的天使……是指辅佐天使么?”泉太问道。

      “她叫蒂娜。虽然我不太会形容,但她真的很美。之前我差点魂飞魄散的时候,她也救了我一次。我真的……真的很感谢她……”说着徵离哭了出来,“没想到这一封……就是千年……她应该也已经不在了吧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嗯,天使的寿命也只有200年左右。”月见低下头,“另外,你说你差点魂飞魄散,难不成你已经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是的,我已经死了一次了,现在是灵魂体,也难怪古藤师父没察觉到。”徵离很有礼貌的低头道,“也谢谢师父这段时间的照顾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哪里哪里~”古藤笑道,“有你在,我无聊的晚年生活也算是多了点余兴节目,哈哈哈……”

      “节目……啊!”月见忽然喊出了声,“健守!旅游节!!”

      “哦哦对对对……”健守和月见连忙跑了出去,出门前健守对其他人喊了一声,“大家也一起来吧!”

 

      一行人赶到时,筹备了几天的旅游节开幕式已经开始,广场上挤满了人。忍者村的人也是头一次看到如此盛况,也全涌出来观看。虽然在深山里条件简陋,但整场开幕式还是非常精彩:玄刻流的忍者表演、商店街的手工艺品展示、村里老人们的音乐演奏……最精彩的莫过于健守亲自上阵的魔法表演,引得台下一片叫好,弥蒂娅甚至还叫出了游魂来增加气氛。旅游节十分成功,晚上村里的人们也请勇者一行好好吃了一顿。正当大家互相很热闹的在聊天时,健守忽然感到口袋里在震动。刺儿钻进去将手机取了出来,整个虫都被震得直打抖:

      “大大大大大哥,好好好好好像是紧急通信!”

      健守打开消息,为了能长距离传输,消息经过压缩后的消息画面显得有些模糊:勇者听令,现请立即回到迪维纳岛1层天使办事处总部!有要事通知!

      “我也收到了。”泉太也看着自己的手机,“看来明天必须得回去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啊……可我的修行还完全没开始呢……”健守有点懊恼,这时一旁的古藤师父开口道:

      “健守啊,我觉得你完全不需要修行,这次的任务已经很充分的展示了你身为勇者的实力了,连老夫都对你刮目相看啊!”

      “真的么……”健守挠着头,“既然您这么说……”

      “不过我还是有一句要忠告的。”古藤继续说道,“无论遇到任何事,做好你自己。”

      所有人都沉默了。健守身上发生的事情非同寻常,昨天媛子的提问大家都听到了,那很明显是在鉴别月隐枫的来历。

      “健守,你也别多想。”弥蒂娅说道,“媛子师父跟我说了,她并没有感觉到月隐枫存在什么恶意,并且他现在完全依赖于你的灵魂,连记忆都可以共享。虽然他自己并没有什么记忆就是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嗯,谢谢师父,谢谢弥蒂娅。对于月隐枫,大家完全可以放心。”健守诚恳的说道,“各位完全可以把他当成另一个状态的我,无需太多顾虑。至于他出现的原因,之后我会想法查明的。”

      “古藤师父,弟子有个请求!”徵离忽然十分正经的作揖,“弟子现在已经找回了失去的东西,需要明确自己今后的目标,我能不能离开这里?”

      “好!呵呵,老夫其实一直等着你这句话。”古藤满意的点点头,“这深山老林与世隔绝,对外界来的人是个不错的转换环境的机会,但对你来说就是个阻碍。翻过这些山,去外面看看吧,孩子!”

      “多谢师父!”徵离猛的一鞠躬,头磕在了桌子上,惹的大家一通嬉笑。

      “海棠,你呢?”泉太看着海棠,“你也要和我一起走么?”

      “嗯……我改主意了。”海棠轻轻一笑,“你没看到的时候,玄刻流的人已经找过我了。他们呐,向我好好的道了歉,还谢谢我救了长老呢~他们想让我留在这当个小头头。”

      “原来如此,那你这算是晋升了?”泉太开玩笑似的说着,“恭喜恭喜啊~”

      “讨厌!这种事情很让人害羞啦……”海棠嘴上犯着别扭,但脸上还是笑的很开心。

      见大家都决定好了动向,古藤师父举起杯子:“来,那今晚老夫就在这给即将离开的各位先饯别,明天一早我就让村里准备好车,给你们送到外面去,路上少耽误点时间吧!”

      “谢谢古藤师父!”大家一起碰杯,气氛相当的好。

 

      次日清晨,一辆马车带着众人跑上了大路。看着装饰一新的忍者村,健守心中泛起了自豪感。自己第一次如此大的改变了世界,还收获了一堆的朋友,真是受益良多。和月隐枫之间的关系也明确了许多,相信之后也能更加自如的展开配合了。现在一个要紧的事情,则是要尽快知道迪维纳岛那边,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     “1、1034年?!”重峦城的天使事务所里,天使在吃惊的看着徵离被烙在背上的光环信息,“太难以置信了……我是听说过水源地有个传说的来着……没想到居然是真的?!”

      “啊哈哈确实……”健守连忙出来打掩护,“所以能麻烦给个新的光环么?”

      “啊,好的好的……”天使业务员连忙开始操作,很快徵离的新光环便制作好了。车站门口,大家与徵离道别:

      “各位路上小心,等我完全习惯了现在的世界之后,会去迪维纳找你们玩的!”

      “也祝你顺利!”列车鸣笛,一行人踏上了归途……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