帖二十 魔印

 

都市忍者月隐枫

帖二十 魔印

2020-05-30鸡排ZOPN阅读:79

      “该死……”夜晚的山林伸手不见五指,泉太没跟多远便跟丢了。他决定先找个高处,然后看看能不能观察到海棠的去向。

      泉太来到接近山顶的一块石头上,这里能俯瞰半边的山坡。果然很快他就看到了一个在林间奔跑的黑影,而且是向着自己这边来的!他掏出口琴,但是没有招出刀刃,如果发出亮光肯定会被察觉到。泉太躲在树根后,静静等着奔跑的声音靠近……来了!对面脚力很强劲,跑动的同时似乎还在不断的跳跃,声音忽左忽右,泉太整个人都开始紧张起来,可还没等他做好准备,忽然面前一阵劲风,周围瞬间没有了任何声音。而泉太感觉到一个冰凉的东西,架在了自己脖子上:

      “你还太嫩了。”一个男声从背后传来,冰冷阴森。话音刚落,林中的一棵树便直接飞了起来,瞬间断裂成各种树枝又落了下去。山下的海棠闻声连忙跳到一棵树顶,看到山上发出了明亮的蓝光——

      “没交手前少废话……”泉太紧握蓝刃,对面的人被照亮,这才发现是一个全身都是黑衣的忍者。忍者手握胁差,慢慢的挪动脚步。而地面上满是被砍碎的树枝,似乎刚才那一下是泉太释放了乐导器的能量后造成的。

      忍者的眼神冷峻,死死盯着泉太,继续在周边游走。忽然,他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,蹭一下蹿到了树上:“哼,今天先放过你……”说罢一个闪身便消失了。之后,泉太借着刀的光亮,看到戴着面罩的海棠慢慢走出了树影。

      “说吧。”泉太收起刀,“你,究竟是谁?”

      “我就是你认识的那个海棠。”海棠摘下面罩,“只不过,你对我了解的不够多罢了~”

      “啊,是啊,我只是个过客,”泉太无奈的摇摇头,“反正再过几年就会离开天国了,所以——”

      “但是我喜欢你。”宁静的月色下,海棠慢慢的说出了自己的心声。轻风拂过,树叶沙沙的应和,气氛忽然变得很微妙起来。

      “那、那清绎……”泉太居然没有很惊讶,反倒是先问起了海棠的“丈夫”。

      “呵,那是工作关系~”海棠轻笑一声,“我们都是驻守在镇子里的‘眼’,互相如此称呼也只是伪装罢了~”

      “那你晚上跟我说的都是……?”泉太开始直奔主题。

      “啊,那是清绎的工作,嘛他本名也不叫这个就是了~”海棠慢慢的走到泉太的身边,“你不用怕,勇者杀手什么的,也只是我们捏造出来的幌子罢了,那样能让普通人不那么碍事。”

      “你们的目的呢?”

      “呵呵~我已经提示过你了哟~”海棠故意卖着关子,“你难道没听出来么?”

      “哼……是历史小说么?”泉太仔细回忆了海棠的话,“连师父都没打听到的细节你却清楚,这也算是一个很大的疑点……难道你是故意的?”

      “嗯。”海棠老实的点点头,“泉太,你……能把我也带到东部去么?”

      “啊?”泉太有点懵,“你要跟我走?什么意思?”

      “我……不想干了。”海棠皱起眉头,“但是组织有规定,一旦加入了就没法离开了,除了死亡。”

      “这规定这么过分……”泉太看着满面愁容的海棠,“你到底加入了什么组织?偷历史小说究竟为了什么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就算是机密,反正我也决定不干了,就告诉你吧。”沉默了一会儿,海棠慢慢说出了实情,“水源地有个传说,千年以前有位天国勇者在此与魔族对抗,不幸身中魔族的咒术即将死亡。但他的辅佐天使精通灵魂封印,便将他的灵魂暂时封印了——”

 

      “就在前些年,魔族再次作乱,制造了巨大浊属性魔力球。在众多勇者和天使军队的抵抗下,魔力球最终落在了大陆西北部,摧毁了整个苔原带。当时的震动异常剧烈,一条裂谷从沙洲一路蔓延到水源地,最终停在一座山前。而你,便是玄刻流的人从裂口下面的远古神殿里被发现的。”

      油灯还在慢慢烧着,照亮了桌边健守等人惊愕的面庞,也照亮了古藤师父如释重负的表情。

      “好啦,这就是全部了。”古藤长叹了一口气,“那老家伙居然这么贬低我,那我就直接告诉你好啦。这下都明白了吧?”

      徵离默默点点头,表情也轻松了许多。

      “古藤师父,我还有个问题,”健守借此机会也想问清楚,“玄刻流,究竟是个怎样的组织?”

      “哼……他们啊,”古藤的语气很不屑,“就是一帮自以为是的家伙。旧村庄陷落后,老掌门就想让玄刻流成为一股自治力量,暗中保护这片水源地不受侵害。可年复一年,这张网是撒开了,但其中的很多环节,都开始腐坏了。”

      健守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。

      “不过,那些破事暂且不谈,旅游节的计划,老夫也希望你们能多上上心。”古藤喝了口茶,“毕竟这是关系到这个村子能否存活下去的关键了。水源地这个地方的思想,很落后,很迟钝。再这么下去迟早还会被那帮狡猾的魔族人相中。”

      “那这么看来,古藤老先生您的想法就非常超前了啊~”月见在一旁鼓吹。

      “哼,那是当然~”古藤得意的笑起来,“我,就是当年最不肯回来的那个外派员啊!”

 

      次日上午,寂静多年的广场难得围满了人。月见和健守站在台上,开始给村民们逐个安排工作。忍者村的复兴计划开始了。

      “各位依次到我这来领任务啊,完成了叫他来验收……”月见非常专业的在分发着需求单,一旁的健守也在给着村民们各种各样的建议。茗泉打开窗户,看着下面热火朝天的景象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很快,各种贴心的小提示、广场的主题装饰、富有艺术感的拍照墙等都完工了,整个忍者村一下子热闹了很多。时光飞逝,转眼已是傍晚。健守在巡视完地砖改造现场后,坐在了路边的石凳上活动着酸痛的双脚:

      “啊啊啊~这一天真的累死了……”说话间,月见也看到了健守走了过来。两人坐在路边,喝着竹筒里的水。

      “想让这个村庄有特色,太简单啦~”月见看着天空,“之后再借助网络扩散一波,拍个视频啥的,哎对了你可以再直播一下,这样就行了吧?”

      “嗯但愿吧。”健守掸了掸身上的尘土,“说起来,今天没看到徵离呢?”

      “他一大早就出门巡逻去了。”刺儿从月见的包里钻出来,“我看你们都没醒,就没跟你们说。”

      “那这个点也该回来了吧?我们要不去村口等他,晚上一起去吃个饭?”月见提议道。之后大家在村口桥边等了许久,天都黑了还没看到徵离的影子。

      “有点不对劲……”健守思考了一下,连忙往玄刻流的宅邸跑了过去。月见跟过来的时候,他已经把一名守卫按在了墙上:

      “说!你们长老去哪了!”

      “无、无可奉告!有本事你杀了我!”守门人口风很紧,正当健守没办法的时候,后面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:

      “不用跟他解释了。”健守回头一看,居然是泉太,身后还跟着一个戴着斗笠的黑衣人。

      “咦?泉太!你身后的是——”

      “居然是你!”看门的人忽然面露凶色,“你几个月杳无音信,干什么去了!”

      “我就在好好的过日子啊~”斗笠下的正是海棠,“你们也不派人来看看我,昨天了才终于见到了接头的人,真是冷漠~”

      “那你怎么还活着?!接头的人呢?”看门的人似乎有点害怕。

      “就那两下子,被我吓跑了。”泉太亮出水刃,“你赶紧让开,我们要进去找长老!”

      “长老外出了!你们谁也别想进去!”看门人还保留着最后的骨气。可泉太闭眼摇摇头,便慢慢走到了他跟前。健守本以为他会给看门的一拳,结果却看到泉太拿出了手机:

      “再不清醒点,你们可都被那老家伙给带到地狱去了!”手机上显示了一张照片,似乎是偷拍的。照片上茗泉长老正在看一张图纸,上面画了一柄像剑一般的东西,还有很多密密麻麻的注释,而旁边则放着几本书。

      “这、这是什么?”看门人很纳闷,一旁的海棠开始解释:

      “这是黑色乐导器,天使一直在找的东西。它本来和徵离是封印在一起的,但救出徵离后这把大剑就消失了。如果演奏它,就会释放来自地狱的魔法!到时所有人都得死!我正是知道了这个消息,才决定跟你们断绝关系的!可泉太,哎他人太好了,所以跟着回来帮帮忙~”

      “怎么可能!长老说的不是这样的!”守门人的这一番话刚出口,所有人的表情都凝住了。看来他必然是带着徵离去大剑的存放处了,如果不赶紧,后果将不堪设想!还没等泉太作出下一步指示,海棠便冲上前一记重击打在看门人后颈,健守也跟着背后一凉。进入宅邸后,一群人直奔茗泉的书房,屋内前来阻拦的侍卫很少,估计都是跟着茗泉走了。顺利来到书房后,海棠走到了窗边的一张桌子,这里正是那张偷拍的位置。海棠在附近的书堆里翻找了一下,拿出了一本书:《灵忍外传》。

      “这本书是……”健守看着封面,“是小说?”

      “哼,这可不是普通的小说。”泉太轻轻一笑,“这本书的作者,正是上一代的老掌门。他自从看了手下从外面带回来的小说之后,自己也想写,还故弄玄虚的写了很多真真假假的东西进去,在水源地制造了不小的话题呢~”

      “所以说,关于那把大剑的事……”健守盯着正在快速翻书的海棠,“这里面记了?”

      “是的。当时偷这本书的时候我也觉得很奇怪,所以自己看了一遍。”海棠翻着书,“因为还不知道徵离的事情,所以完全没在意那些细节。现在想想,半年以前茗泉这老家伙就在打大剑的主意了!”

      很快海棠便翻到了描述大剑的部分:抬起那剑身,我便感受到了它的份量。我心中只期望着它能带给我们光明、希望,但那份量我无法承受,于是我便把他寄放在木塔下了。

      “木塔?!”健守眼前一亮,“那不就是古藤师父家附近的那座——”

      “赶紧!”一行人连忙跑出房间。经过大门时,那位看门人已经苏醒,看到一行人慌张的跑了出来,还想确认一遍内容:

      “长老不是说,那把剑能带来光明和希望么?!”

      “哼……”海棠停下脚步回过头,“要怪就怪他老人家阅读理解不合格吧!”

 

      木塔下已经聚集了一群的黑衣人,木塔内也传来了开凿和挖掘的声音。几个人正在热火朝天的拆除塔底的地板,一旁的茗泉看了看工作情况,然后回过头走到了角落。

      “你知道你在挖什么么!你这个疯子!”坐在地上咆哮的,正是古藤,“赶紧让他们停下来!”

      “你在说什么呢老糊涂虫~”茗泉在手下面前还保持着威严,“这把剑由我来接管!我会让它发挥应有的价值的~等到了明天,第一批游客来的时候,我要在高台上展示它!”

      古藤不再大喊,只是低头看了看因为刚才一直在抵抗,已经被敲昏了的徵离:“可怜的孩子,被禁锢了这么久,到头来还成了别人的牺牲品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哎哎,先别感慨了!”忽然一个细小的声音从古藤背后传来。他一惊,然后连忙摆正姿势。原来是先来探查的刺儿从木墙的缝隙钻了进来,“人已经在山下了,他们把我先弹上来看看情况。”

      “这样,你……”古藤跟刺儿低语了几句,然后刺儿立刻从原路返回了。营救计划即将开始。

      “长老!挖到了!”坑下的手下终于从泥土中挖出了个木箱。几个人费了老大劲才把木箱从坑里搬了出来。茗泉直接趴在了木箱边上,准备开箱。忽然外面传来了叫喊声:

      “是谁!啊!!!”塔外忽然传来打斗声,海棠和泉太开始和外面的一群黑衣人展开周旋。茗泉连忙跑到门口看情况,却没发现上方垂下来了一个钩子。等他回来时,发现箱子不知何时已经开了,他掀开盖子,只看到健守躺在了里面:

      “怎么样?惊不惊喜?”

      健守一个打挺便从木箱里翻出,顺带用哨笛吹了一根绳子出来,一下子就把茗泉给捆住了。在这波里应外合之下,玄刻流的人都被控制了起来。之后大家解开了古藤和徵离的绳子,所有人来到了塔外。

    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健守问泉太,“我整理了一下线索,徵离千年前和这把大剑一起被封印,然后因为裂谷封印被破开了,但他却失去了记忆。这把大剑要怎么处理呢?”

      “不知道。”泉太也扶着额头,“如果按照传说的内容,徵离中了咒术的话,那让他有危险的就只有这把大剑了。千万不能让他碰到它——”

      可话音未落,地上放在布里裹着的大剑却忽然像有了生命一般腾地直立了起来。布匹脱落,可以看到剑身的半边有着琴键一般的装饰,而剑刃则透露出异样的紫色光泽,缀饰的宝石也闪着红光,煞是恐怖。所有人看到这场面都愣住了,而还在昏迷中的徵离却开始挣扎起来:

      “啊……魔印……解开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——春雨樱花阵!”不知是哪传来一声叫喊,数个闪烁着蓝绿色光芒的东西突然包围过来,将徵离直接带到了半空中。似乎是因为和大剑的距离拉远了,徵离也再次昏了过去。

      “是谁?!”健守抬头向上看去,树林上方漂浮着两个人影,也都围绕着蓝绿色的光。他立马认出了其中一位是弥蒂娅,那另外一位……是她的师父?

      两人徐徐落在地面,弥蒂娅先开口介绍道:“各位,这是我师父。”

      “叫我媛子就好啦~”长辫及腰的女性看起来也就20岁出头,穿着很东方风格的绿色斗篷装束,“关于这位徵离兄,你们应该都有所了解了吧?”

      勇者一行点点头。媛子走到徵离身边:“乐导器,是勇者灵魂的一部分。魔族制造黑色乐导器的方法,便是先污染乐导器主人的灵魂,进而污染乐导器。徵离经过近千年的封印,他自身的污染已经消失,但想要重新唤醒他的乐导器,还需要一番挣扎……”

      媛子忽然眼神一转,盯着健守:

      “你,能否与他一战?”

      “我?!”健守有点慌张,看着天上的大剑,“他……就用内个?”

      “是的。”媛子郑重的点点头,“现在他处于昏迷状态,他的意识将直接由黑色乐导器中被污染的灵魂取代。你要做的,就是打醒他的灵魂。”

      “打醒他的灵魂?要怎么做啊?”

      “打就完事了~”忽然弥蒂娅手杖一挥,大剑便落向地面,插在了徵离跟前的地面。霎时间四周的游魂都开始呜咽,而徵离则像木偶一样忽然悬空,然后一只手握住了剑柄——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