帖二二 月下之影

 

都市忍者月隐枫

帖二二 月下之影

2020-06-13鸡排ZOPN阅读:84

      列车飞驰,健守一直盯着手机:

      “快,快有信号啊……”

      当手机重新恢复1格信号的时候,各位勇者的手机忽然间蹦出了一大堆消息和未接电话。看来事情非常紧急。健守挑了其中的几个念了出来:

      “紧急通知,外出的驻守迪维纳岛天国勇者,请于一个月内立即回岛,到天使事务所进行登记,有急事通知……”

      “迪维纳统御天使沙利叶,即将与魔族代表展开商谈会,共同为迪维纳岛的和平献力……”泉太也在看着,“所以……是为了这件事么?”

      “我觉得八九不离十吧。”月见发表了看法,“这可是迪维纳稳定之后,天使和魔族第一次正式的会面啊。”

      “那看来这么急是让我们回去参加安保工作了……”泉太看着窗外,“哼……勇者在迪维纳岛就跟工具人似的,天天被辅佐天使使唤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哎呀!”健守忽然叫出了声,“完了,这回出来光顾着躲那些粉丝,还被水管工他们找了茬,忘了和乌琪妲说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喂……唯独这件事是交给你的啊……”其余的勇者都投来了鄙夷的目光。

 

      “你们这种时候还有闲心去旅游啊?!”乌琪妲果然劈头盖脸的骂道。健守被泉太和弥蒂娅推在了前面负责挡口水。乌琪妲还在继续,“你们驻守的可是天国最重要的地区啊!迪维纳每天有多少事情在发生,你们难道没数么!能不能别再给我添乱了?!”

      健守明白,乌琪妲这边应该也受到了不少责备和压力,自己之前的疏忽是有点过分了,于是开口道歉:

      “我错了,乌琪妲姐,这中间……内个……发生了些事情,我们也没吱一声就跑去外面,才——”

      “好了好了……”乌琪妲忽然换了个态度,她看着门口的气窗,“别道歉了……勇者去哪本身就是勇者的自由。是我太忙了,实在没时间定期联系你们才会变成这样的……烦人的家伙也走了,你们放松点吧。”

      泉太这才发觉,刚才乌琪妲在大骂的时候,门口确实有人在看着。

      “哎?”健守挠挠头,“所以……我们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我就直说了。”乌琪妲语气有点犹豫,“你们……很有可能要回天国大陆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啊?!”三个人都惊了。这变动完全已经超出了想象,急事指的是……离开迪维纳?!

      “我知道你们无法接受……”乌琪妲露出了十分为难的表情,“我更无法接受……根据通知,碧莲系统由于违规操作被停运了,所有使用碧莲系统的人都要接受……天使的检查,然后离开迪维纳岛。我之前有了解过,你们……有在用的对吧?”

      “不是,真的假的?”泉太看了一眼就急了,“碧莲系统怎么了?”

      “好像……确实打不开了。”健守看着手机上的app,一片空白。

      “我要是知道就好了。”乌琪妲无奈的摇摇头,“作为辅佐天使,我的任务就是监督各位。一旦发现有任何违规行动,你们就会立即被遣返。”

      “乌琪妲姐……你真的……什么都不知道?”健守小心的问道。

      “……”健守发现乌琪妲的表情忽然变得很阴郁,她立即转过了身,双手沉重的按在了桌上,肩膀上下起伏,似乎有什么很大的压力让她无法释放,“嗯……唔……这件事本来不应该这样的!”

      三个勇者默默的看着眼前这位即将爆发的天使。

      “你以为我为什么混成这样!还不是因为碧莲系统!这个系统是魔族人开发的,开会的时候我提了异议,上面就直接把我调到这鬼地方当资料管理员!资料管理员啊!……这可是专门折磨新人的职位……现在可好,碧莲是没了,但我这的杂务完全没停过啊!这到底是为什么啊!那帮掌权天使绝对有问题!我可是中层天使啊!早知道、早知道我就该……厄啊啊啊啊啊啊好烦——”

      泉太默默点头,健守挠着后脑勺,弥蒂娅则在轻轻的鼓掌。

      “呼——呼——”乌琪妲发泄了心中的压力,冷静下来之后,再次郑重的站在勇者面前,“你们三个,都是上面硬塞给我的勇者。可能他们真的觉得,你们会乖乖的听一个中层天使的话吧?啊?”说着乌琪妲露出了天使不该有的怪异笑容,惹的三个勇者也有点不自在:

      “额,乌琪妲姐,你的表情……有点危险哦……”健守嘴上说着,其实心中在窃喜。

      “这不光是我们三个的事情,更是关系到整个天国的事情。”泉太头脑冷静,“首先要查明的是碧莲系统究竟发生了什么。然后……如果碧莲系统是天使允许魔族推广的,证明他们已经有所合作,那现在弃用了,也就是说……哎线索还不够啊。”

      “迪维纳岛上的游魂问题还没解决呢,”弥蒂娅也展露了自己的决心,“不把这件事解决到底,我绝不会离开这的!”

      “各位……”乌琪妲露出了放心的微笑,“我可不能让你们现在就走呢~因为碧莲系统没了,最近杂务会很多,你们可得担待点啊!”

      “嗯,已经有心理准备了。”健守放松了下来,“那关于商谈会,你知道些什么细节么?”

      “商谈会……啊!”乌琪妲说到一半忽然停住,“这样,你们先回去,我有些重要的东西要查一下,你提醒的很好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啊?那这商谈会果然是——”没等健守说完,乌琪妲连忙用眼神瞥了眼门口。泉太用余光看过去,气窗的毛玻璃上映着一个人影……

 

      三人出了事务所的门,外面等着的月见拿着刺儿走了过来。

      “……额总之,碧莲系统是暂时用不了了。”健守简单的概括了一下,“眼前的事情,就是处理居民们成堆的委托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哦!看来会很忙啊!刺儿也要帮忙!”刺儿在月见的手心直蹦。

      大家听了摇摇头。就算迪维纳的角虫再多,他们也不归勇者管控,一旦引发了什么骚乱健守他们可担负不起。

      “各位真是辛苦了……”月见看着各位勇者,“我也会尽可能的帮忙的!”

      大家互相告别,分头回家。路上,健守在河边的栏杆旁休息,刺儿坐在栏杆上:“大哥,是不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了?”

      健守摇摇头:“你啊别想太多,继续做一只快乐的小角虫吧~这回的事情你可帮不上忙。”

      “大哥!!”刺儿忽然变得很严肃,“不要再那么见外啦!刺儿就是大哥的同伴!大哥遇到的任何事情都是刺儿的!你就告诉我吧!”

      “……哎,好吧。”看实在是拗不过,健守把实情告诉了刺儿,并且还问了些别的:

      “刺儿……你觉得,天国是个什么样的地方?”

      “天国……本该是个由天使创造的,供灵魂们生活的纯净世界吧?”

      “是啊,但它现在已经失去了原来的单纯,或者说,正在变得愈加的复杂。”

      “大哥,我一直在想,既然天国勇者的使命是解除这个世界的危机,那要是危机的规模实在太大了,会怎么样呢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”健守看着眼前这个小小的角虫,实在难以相信他会有如此深远的忧虑。但他嘴角轻轻一挑:

      “傻瓜。天国又不是只有天国勇者能解除危机。天使,整个天国的人们,你们角虫,甚至是……魔族,只要大家的目的一致,什么困难都不足为奇吧?”

      “哦——”刺儿敬佩的看着健守,“不愧是大哥,连魔族都能拉拢么?”

      “哎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健守摇摇头,“我怎么可能会去拉拢魔族!现在这个局面,倘若我们擅自去扰乱天使和魔族的关系,很有可能就会被夹在中间,无法脱身了……”健守想到了南曦,想到了乌琪妲,想到了Q……他眉头紧锁,“迪维纳现在处于一个岔路口,必须要做出选择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大哥……”刺儿沿着栏杆走了过来,“要不……我去跟爷爷说说这事?他懂的比我多多了,肯定能帮你想到办法的!”

      “哈……没事没事。”健守轻轻摸了摸刺儿头顶的刺,“说起来,你离开家这么久了,会不会想家啊?”

      “才不!在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之前我不会回去的!”刺儿的志气还真是不可小觑。健守坏笑着和刺儿聊着天,继续向前走去。

      回家简单打点后,健守换上了忍者服,打开房门走向夕阳渐暗的余晖:“我出去散散心。”

      “哦,路上小心~”刺儿目送着健守关了门,坐在桌上也陷入了沉思,“天使……魔族……勇者……”

 

      健守借着mugic,在楼顶轻快的跳跃着,几十米的高空,如今已如履平地。健守深深的感受到,比起山林,这里的环境才是最适合自己的,他已经融入到了这都市的夜色中。黑影顺着立柱无声的向上飞去,而目的地,则是3-C区。

      九钟阁顶,健守静静的看着下面的魔族街区,这里沉浸在祥和安逸的氛围中,人头攒动灯红酒绿。魔族聚居地外的街道也灯火通明,洋溢着超现代的都市气息……这次碧莲事件如果成真,迪维纳岛得有多少人要被检查?……说起来,天使的检查,是什么样的?今天时间太急了没来得及问。健守低下头,感受到了自身的渺小:天国勇者受制于天使,所能触及的领域非常有限,迪维纳又有很多驻留的魔族,如果没了勇者将会变成什么样?都市忍者月隐枫,真的能守护这个都市么——

      嗙……

      很遥远的爆响,虽然很小声,但还是被健守的耳朵捕捉到了。他抬起头,远远的看到了天空的情况——

      云层间,钻出了一艘飞艇,正巧映衬在明亮的月光之下。黑色的轮廓上有一个明亮的点,正在冒着烟!而周围则有几艘非常小的飞行物,健守只能看到几个闪着绿光的黑点,在围着飞艇旋转。忽然,飞艇上的光点有子弹一样的东西射出,在天空划过流星一样的痕迹,而其中一个黑点则像是投出了什么闪着明亮蓝光的东西,随之一阵白光炸裂——

      珑?!健守第一个反应过来的,便是珑常用的,会释放电弧的飞镖。而那阵爆裂后,光点也消失了。健守此时实在是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但拿出手机才发现,珑似乎从来没给过电话号码。正当他原地乱转想办法的时候,忽然看到一个绿色的光飘飘忽忽的落在了一个熟悉的地方——霞光塔的顶端。

 

      再一次,健守登上了霞光塔顶部的小平台,现在他已经可以平步青云的上来了。映入眼帘的,是一艘单人飞行摩托,喷口的绿色风属性mugic光泽还没完全熄灭。健守没看到任何人,但他忽然向上丢出了一枚飞镖——

      咔!飞镖被分趾鞋的鞋头分岔处巧妙的夹住。盘在塔顶天线上的黑影倒挂下来,无声且轻巧的落了地。

      “果然是你干的啊。”健守接住了对方丢回来的飞镖,“是忍者部队的任务?”

      “这可是内部机密。”黑衣人摘下面罩,确实是珑,他的眼神带着几分锐利,“听说你最近出去旅游了?玩的开心么?”

      “嗨,也算是干了件大事吧,忍者村可真是——”健守说了一半,忽然一把手里剑牢牢的架在了他的脖子上,由于实在靠的太近,健守整个僵住了完全不敢动,“哎?!”

      “你啊……”健守身后的珑杀气外露,“还是一点紧张感都没有……”

      “你你你先放下……这玩笑可不好玩……”健守慢慢的推开手里剑,“迪维纳岛最近的事情,你知道多少?”

      “没有什么能逃过我的耳朵。”珑重新走回飞行摩托边,“倒是你,不考虑一下之后么?”

      “你先回答我的问题。”健守摆出正经的表情,“魔族这边关于碧莲停运有什么反响?”

      “我们能有什么反响,你还看不出来么?”珑也露出了有深意的笑容,“事情要变得更有意思了。”

      “……肯定是有勾结吧……”健守压低声音,“天使和魔族!”

      “哼哼,那种闹剧无所谓啦~”珑摆摆手,“比起天国,我更关心魔族上下的那些破事~”

      珑从怀里掏出一个发着亮光的薄片,或者说是天使的文书。上面写着:迪维纳岛未来建设商讨会邀请函。抬头处写着:尊敬的魔族代表……

      “好久没出任务了,”没等健守看仔细,珑便把文书收了回去,“看来上面这回要玩次嗨的~”

      “什么……?!”健守瞪大了眼睛,“这是……商谈会的……?”

      “机密内容不能透露~”珑收好文书,“想知道的话,你亲自去问我们老大吧。”

      “你是指……忍者部队的老大?说起来,你不是说不想去掺和这些事情了么?”

      “如果不掺和,后面就没舒服日子过了啊~”珑走向摩托,“天国本该充满自由,不是么?你可别再这么悠哉悠哉,小心上了那帮天使的当啊!”

      珑骑上摩托便飞走了。只留下健守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塔顶。现在不光是天使和魔族在勾结,甚至魔族内部都陷入了混乱的状态。健守开始一个一个梳理线索:天使停用碧莲系统,必然是和魔族产生了分歧。不光勇者,甚至很多普通人都被牵连其中。现在魔族内部在想方设法和天使要个说法,甚至不惜制造内乱。如果所有相关的人都离开了迪维纳,天使岂不是可以在勇者的视线外,肆意与魔族合作,或者……将魔族赶尽杀绝!

      “哈……与其说悠哉悠哉……不如说是无法抉择……”健守注视着云海间若隐若现的半轮淡黄色的月亮,“天国勇者……也不能时时刻刻都只保护天国啊。”

      想到这些,健守反而有点小激动,甚至月隐枫都冒了出来:

      “目前能得出的结论只有这个了。”

      “是啊,照珑的说法,他们抢夺邀请函,也是为了让与天使勾结的魔族难堪。所以,我也必须要揭穿天使这边的人,才能……”

      “——但在外人看来,这就是在帮魔族了……”

      想到这,健守开始犹豫,甚至开始恐惧。这样做必然会得罪天使,甚至被通缉,不光是自己,身边的朋友也会受牵连。而之后的路,恐怕也会充满了黑暗。宁静的生活必将结束,也许会流离失所,也许要彻夜逃亡,最糟的情况下,甚至要接受魔族的庇护……也许自己应该先向乌琪妲再三确认一下再行动会比较好?或者和朋友们开一个大会来讨论这件事?那自己岂不是就成了魔族的勇者了?这样下去还有可能回到人间么?这是一个无法回头的决定,必须要仔细斟酌。健守感到自己的脑细胞已经无法处理这复杂的事态了,长叹了一口气——

      “唉……”健守戴上面罩,“这下好难啊……先去那个地方,好好的问一些问题吧!”

      月亮逐渐露出云层,健守的身影嗖的从塔顶跳下,不见了踪影……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