帖十 跑酷篇 (其四)

 

都市忍者月隐枫

帖十 跑酷篇 (其四)

2020-03-22鸡排ZOPN阅读:148

      插满各种导线和传感器的头罩戴在团子头上,蓝色的数据流正一点点的流进另一端的存储器中,屏幕上显示“灵质信息复制中 49%,剩余时间1小时30分钟”。

      “已经等了这么久了,还没好么。”沙发上的团子父亲问旁边正在喝茶的魔族医生。

      “当然咯。”医生放下杯子,“我们的灵魂里,存储了各种情感、性格、记忆之类的信息,光是筛选出需要保留的部分就已经很费功夫了。”

      “需要保留的部分指……?”团子母亲问。

      “每个人都会有一些自己的想法,记忆,习惯等等,对吧?”医生耸耸肩,“重铸之后,这些容易对新的身体产生排异的内容就是多余的,所以不必保留。如果你儿子醒来之后,发现自己本来肥硕的身体突然变得很苗条,肯定会陷入混乱的。”

      “但是,他不是一直都很胖么?”团子母亲忽然紧张起来,“那他之前的记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嗯,可能会删掉大半吧。”医生轻描淡写的说道,“重要的记忆肯定会留下来的,放心。”

      “……果然还是很可疑,不行老公,我们还是算了吧!”团子母亲听到这开始打退堂鼓,但团子父亲仍然不为所动:

      “删了更好。我以前给这孩子留下了太多不好的回忆,为了他能够轻松的活下去,现在就算是我的赔罪吧。”

      “——那团子可真是可怜呐。”一个充满中气的声音忽然从地下室的楼梯处传来,“活了这么大了还是任你摆布,连自己的记忆都没法保留,真是一点尊严都没有啊。”所有人都为之一怔。之间一个漆黑的身影从楼梯下的暗中走出,正是月隐枫。只见他一甩手,几发mugic化成的苦无便将周围其他几个魔族击倒在地:

      “把团子放下来。你们魔族的工作,在地狱可以随意开展,但是在天国是被禁止的!”

      “哼……”医生临危不乱,淡定的喝着茶,“出现了啊,伸张正义的天国勇者……”

      “看来你懂得不少嘛。”月隐枫慢慢挪步到大锅边上,“姑且简单介绍一下,我就是迪维纳岛的夜之守护者,月隐枫。把我的名号记好了,绑架犯。”

      “哎呀~我们没做任何违反天国规矩的事情哦~”医生摊开手,“我本来只为魔族做医疗的,可这位先生非要找我来重铸他儿子的灵魂,给了好多钱啊~”

      “你……”团子父亲发觉医生在推卸责任,立刻陷入了两难的境地。

      “这位先生。”月隐枫转向团子父亲,“刚才听了一会儿,看来您还是希望儿子幸福的,让我对你的看法大有改观。但……您有考虑过他的感受么?他真的会同意重铸么?”

      “我这都是为了他好啊!”团子父亲咆哮道,“因为疏于沟通,他总是不喜欢我,不喜欢我的事业,叛逆到了这个岁数,浪费了大好时光……现在是时候重新开始了!如果不这么做,我的事业,我的努力……就没有人继承了啊!”

      “——所以呢?”月隐枫锐利的眼神注视着团子父亲,“他对于你来说,就是继承事业的工具么?”

      团子母亲在一旁无语凝咽,她清楚自己此时并没有说话的立场。

      “住口!你这个外人没资格管我家里的事情!”团子父亲继续咆哮道,“我辛辛苦苦大半辈子,才得到了今天的生活!作为儿子他应该感谢我才是!”

      “别这么冲动啊……”团子母亲拉住丈夫,“亲爱的,我们真的需要好好和罗米诺谈谈了,我们都对他了解的太少了啊!这个魔族太可疑了,我们把儿子送回医院吧?”

      “别跟我提医院!他们连我前妻都……”团子父亲的话语开始带着哭腔,“当时她因为过度劳累倒下了,我赶到的时候……已经……”

      “这不是……天使的错!”忽然大锅那边传来了声音。团子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,对着父亲说道:“妈妈她……是希望帮你分担压力,才拼命工作的!你出差在外,她就在家中忙上忙下,可你几个月才回一次家,根本就没在乎过她的努力!”

      “艾莲娜……她原来一直在背后帮我么……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!”

      “我想跟你说啊,但你听过么!!!”

      一家人的争执,在地下室里展开。旁边其他人都无法介入,毕竟大家都没有真正了解当年的情况。唯一可以了解到的是,这里有一位失去了才开始珍惜而追悔莫及的父亲,和一位渴望与父亲交心的儿子,以及一位努力想要融入这个家庭的继母。在月隐枫看来,这里面没有一个人的灵魂是扭曲的,但彼此之间,总是出现一些失之交臂的遗憾。如何填补这种遗憾,可能需要这个家庭里每个人的努力,才能换来……

 

      “这位客人。”魔族医生开始有点不耐烦,“请安静一点,马上要开始重铸了,我们会再次对您儿子进行麻醉。”

      “重铸?!”团子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大锅的边上,“爸!你要干什么!”

      “我啊……只是想让你成为一个更加优秀的人……”团子父亲并没有阻止重铸的意思,“只要一会儿就好,你就会和病痛还有赘肉告别啦~这是爸爸欠你的爱啊~”

      “我才不需要这种东西!!”团子开始挣扎,但无济于事。一道魔法的光闪过,他再次昏迷过去。月隐枫立刻摆好架势,瞄准了医生面前的仪器。可刚一抬手,他立刻察觉到了暗处的气息,连忙向后撤步。一道魔法构成的激光从月隐枫面前嗖的扫过,沿线一切都被烧灼。月隐枫向激光的来源看去,一位蒙面的魔族人从地下室的气窗跳了进来。

      “可别干扰老夫做生意哦~”魔族医生还在自顾自的操作机器,“如果重铸发生任何意外,都将是无法挽回的,你们用什么赔都赔不起哦。嘉德,送走这个勇者。”

      “走,赶紧的。”叫嘉德的魔族,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情感,他慢慢接近月隐枫,每一步都十分小心,找不出一丝破绽。月隐枫心里清楚,这个人的身手,绝对不亚于珑。地下室的空间又很狭小,如果他被迫再次放出激光,里面其他人可能会被牵连。月隐枫被嘉德逼到了楼梯口,不得已的一步一步向上挪去。但月隐枫毫不慌张,因为这回他知道,自己和同伴们,是有备而来的。

      “……就你一个人是吧?”月隐枫突然问。

      “少啰嗦。”嘉德举起手上闪着光亮的协差,“对付你这种货色,我一个人就够——”

      突然,大锅那边传来了一声巨响,楼板被一道苍蓝色的利刃瞬间劈开。从破洞中可以看到泉太自信的目光:“弥蒂娅,接人!”

      几个游魂从漏洞涌入,抬起团子就向上飞去。嘉德想立即折身回去,但身上早已被月隐枫用魔法长鞭缠住,动弹不得。屋外,弥蒂娅带着游魂飞到了魔族区域的墙外,此时已经触发了周边的警报。货车车门打开,俱乐部的三人将团子从游魂中接下,然后看着弥蒂娅。

      “然后呢,御魂师?”雷恩将团子放在了车厢里的垫子上。

      “嗯,我会给你们身上附上一些灵魂魔法,帮你们逃走。拜托你们作为诱饵来分散这边的注意力吧。”

      “小事一桩!”学员A看着身上缠绕的青绿色灵魂魔法,“这玩意让我的身体变得好轻,他们绝对抓不到的!”

      “行啦你们赶紧的!我可不想再被卷进去了!”月见在驾驶座无奈的喊道。

      随着三个闪着蓝绿色光的身影迅速散开,货车也开足马力离开了3-C区的大门。魔族守卫也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并没有派出太多人进行追击。回到地下室内,健守和泉太开始与嘉德对垒,两边的医生和团子父母也在默默对峙。眼看场面一度陷入胶着状态,破洞中忽然又传来了明亮的光芒,与此同时一个身影跳了下来。健守仔细一看,才发现居然是乌琪妲!她带着其他几位警卫天使将现场控制住了。

      “我们接到投诉,说魔族聚居地内有人非法使用灵魂熔炉进行地下交易,请你们立刻举起双手接受调查!”乌琪妲气势逼人,连两位勇者看了之后都连忙举起了手。

      “没说你们啦。”乌琪妲推了推眼镜,“你俩,带着普通居民出去避难,一会儿我再找你们。”

      “是、是!”健守连忙拉起沙发上缩成一团的团子父母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 之后,魔族医生被天使警卫带走。屋外的小巷,团子的父母向乌琪妲简单说明了情况,并坦诚的承认了错误。问起团子的事情,乌琪妲向两位勇者笑着瞥了一眼,然后低下头:“虽然有点鲁莽,但他们很好的履行了天国勇者的职责。你们的儿子现在已经被送往医院,结核病目前已经有了相当成熟的治疗方法,请二位也积极配合医疗天使的治疗吧,天使们绝对不会抛下任何一个病患不管的。”

      “谢谢……谢谢天使大人……”团子母亲一个劲的感谢,然后搀着默不作声的团子父亲离开了。

      送走团子父母后,乌琪妲来到健守和泉太的身边:“你俩可以啊,居然都敢越狱了?”

      “因、因为……我觉得……我们……没错……”健守想辩解,但摘下面罩的他已经变回了原来腼腆的性格,说话声音越来越小。

      “这次事件有我的责任。”泉太低头弯腰准备接受处罚,“按照正规流程,应该先汇报给天使再行动的,可一时兴起就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哎,行啦。”乌琪妲叹了口气,“要不是工作太忙,我可得给你们好好上一课的。你们一上来就跟魔族针锋相对,岛内的势力关系也会造成不小影响的啊~你们也早些回去吧,能最后把这个地下诊所给翻出来,也辛苦啦。”

      “哦……”两个人听到“回去”,便灰溜溜的转身而去。

      “哎,你们这是要去哪啊?”

      “回牢房啊……”

      “行啦!那边有我摆平,你们赶紧回家吧!”

      “真的?!”健守挠挠头,“乌琪妲姐太厉害啦!”

      “我……又没有住处了……”泉太倒是一脸难堪,却忽然听到一声消息铃声。打开手机一看,是团子父亲发来的:之前说辞退你……是气话,公馆还是需要你的,赶紧回来吧。

      三个人相视而笑,一起离开了。旁边一座高塔顶上,珑端着酒壶一脸惬意的看着下面:“呵,这几个勇者还真挺默契,第一次合作就这么顺利……当然还是得谢谢我最后联系了天使啊哈哈哈……敬我自己一杯!”

      “切,你倒是在这穷开心……”嘉德默默的走上塔顶,“我可是又丢了一位雇主啊~”

      “谁让你接到委托的时候不挑人的。”珑笑着说,“就算你再忠诚,你的雇主也不一定会把你放在眼里的~”

      “唉……”嘉德摘下面罩,“还好我跑得快,不然可就要被天使请去喝茶咯~”

      “茶多没意思,来一口么?”珑晃了晃酒壶。

      “才不要跟你间接接吻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喂!”

      这次由跑酷俱乐部开始的一连串事件,让几位勇者第一次见识到了迪维纳岛复杂的环境,最后在天使的介入下,只有魔族医生被带走调查。天国本没有恶,一切的事件,都是在错综复杂的选择中编织而成的。但左右他人命运的选择,便会引发一连串的连锁反应……总之一切都过去了,在好好的休息了一晚上后,迪维纳岛迎来了新的一天……

 

      “喂?接任务,赶紧的。10分钟内来我店里帮忙!”一大早,月见的语音消息就在完全没睡醒的健守耳边回响。在被刺儿用角戳了十几下之后,他终于拖着疲惫的步伐来到了花店。

      “慢死啦!都过了1个小时了你才来!人家泉太都拉了好几车货了!”月见一个劲的埋怨道。

      “快快,还有两箱也搬出来。”健守刚想辩解,却看到弥蒂娅也在店里帮忙。她操纵着游魂,快速的将货物装车。

      “不是,泉太也罢了,为啥你也在啊?”健守问道。

      “欠月见一个人情。”弥蒂娅的回答很简单,“那天跑了最多趟的可是她哦!虽然最后货车是我帮忙弄出来的。”

      “我回来啦!还有么?”说话间泉太回到了屋内,看到健守便笑着招了招手。

      “哎?你一大早就跑过来,管家的工作呢?”

      “辞了。”

      “辞了?!”

      “嗯,太无聊了。”泉太耸耸肩,“团子住院之后,那俩夫妇依然不回家,我完全没人要服侍了啊,在那豪宅里呆着超无聊的,就自己辞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哎,说起这个……”月见似乎又有了什么主意,将三个勇者拉到一块,“我听说,那天你们见到了那个水管工组合了?”

      “啊,库波他们那个三人组啊。”健守模糊的想了起来,“怎么了?”

      “我觉得,你们也可以搞个组合啊!”月见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起来,“仔细一看,你们三个的风格也很统一呢!一位忍者,一位武士,还有一位通灵的巫女~简直和风气息满满啊!”

      “泉太顶多是个浪人吧……倒是我为啥就变成巫女了……”弥蒂娅吐槽道,然后思考了一下,“如果联合起来,做出形象,找任务确实就会轻松一些……吧?”

      “嗯……”三个人默默思考了一下。

      “在现在这种困难重重的环境下,结盟确实是个降低风险的好办法。”泉太点点头,“而且,既然有组织了就得有个集会地点,这样一来我的住处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我倒无所谓啦,我觉得我们各自的本事配合起来,也能成就一番大事业呢!”健守也说了自己的想法。

      “那就行动起来,我们也像水管工那样来个组合吧!”月见很是激动,“我就做专职接待好啦~”

      “可以是可以,但是绝对不要最后被新闻报道成水管工……”在随意的吐槽声中,几位勇者的生涯,正式迈出了第一步……

 

      “哈秋!!”水管工组合的三人,在餐厅里同时打了个喷嚏。

      “啊啊,肯定又有人在念叨我们了!”鼠姐揉着鼻子,“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个名号啊!”

      “根据热度周期,大概一个星期后吧。”库波看着数据,“现在的网络热点可是很快就会过时呢。”

      “喂,这么说之后我们又得重新开始打拼了?”施哥把纸杯都捏变形了,“可恶……交辉城的生活节奏好快……我好不习惯啊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怎么,这就想回去了?”

      “我不会认输的!不就是人气么!多接几个任务就有了!”

      “施哥加油!库波看好你哦☆”

      “快吃!吃完我们马上就送快递去!”

      “今天还是只有跑腿的活么……”

      交辉城,一座五光十色,瞬息万变的新兴都市。各式各样的人,在这里过着前途未知的生活。天国勇者的故事,还在继续……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