帖十八 忍者村的少年

 

都市忍者月隐枫

帖十八 忍者村的少年

2020-05-18鸡排ZOPN阅读:63

      山,山的后面还是山,更远处更是连绵起伏的侵蚀岩山。山中的密林里,一行人在艰难的走着。深入水源地,在紫竹聚落的重峦城下车后,一行人又坐了好几个小时的当地火车,在距离忍者村最近的一个小城里休息了一宿后,第二天一早便开始徒步爬山。去忍者村的道路早已多年无人涉足,野草恒生,桥梁坍塌。一行人带着愈加浓郁的忧虑,一直走到了中午时分,大家又累又饿,脾气也跟着变得暴躁了起来。

      “这个方向对么?”月见抬头看着太阳,“这鬼地方好热啊!还有好多虫子,还没走到头么!”

      “应该快了。”泉太小心的向前迈着步子,“虽然跟地球有些区别,但天国的太阳也是偏南的,我们确实一直在向西边走。”

      “嗯……我看看……”健守蹲在一块全是青苔的石头上,拿出手机,“接下来……啊!”

      “怎么了?”刺儿跳到健守的手臂上,“没信号了呢……”

      手机的信号栏,彻底空了。

      “啊啊啊怎么办啊!我们是不是迷路了!”月见又着急又害怕,朝着身后被游魂托着的弥蒂娅大喊,“弥蒂娅姐,你不是会飞么!上去帮忙看看呗!”

      “不要。”弥蒂娅压低了兜帽,“现在是正午,太晒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这种时候就帮一把嘛——”月见的声音回荡在山谷……

      “行了行了,我用勾爪去前面看——”健守本想站起身跳下石头,没想到石头上的苔藓突然脱落,脚一滑便向后仰去。石头后面是一个斜坡,就算健守已经及时的射出了勾爪,但高低差还是导致他没有拉住任何东西,健守便这样直接翻进了坡下的树丛里。

      “健守!”泉太见势不妙连忙冲了下去,其他人也赶紧跟着。落在一旁的刺儿从草叶堆里钻出来,也连忙跑了下去。

      “健守你没事吧!”钻出树丛,泉太看到了在河边坐着的健守。健守回过头,浑身尘土,头发里全是叶子,脸上也有一道轻微的刮伤。他摇摇头:

      “还、还好。”说话间其他人也跑了下来,健守无奈的拿起一只鞋,整个鞋面都裂开了,“这只被树枝刮坏了,终于要离开它了啊~”

      月见跑过来,看到这只是健守最初买的足袋,便问道:“咦?之后不是买了一双更好的么,你怎么还在穿这双?”

      “不舍得,没带出来~”健守摸出一根绳子,把破掉的鞋勉强绑在脚上,站起身看了看四周,“这里有条河,四周也挺开阔的,要不在这休息一下吧?”

      大家同意了。

 

      河边的草地上,大家或坐或卧,享受着远足后的休息时间。

      “离开城市之后,就是得亲近自然啊~”月见坐在草地上,“吃饱了之后,就有点困了,这时候如果有谁能用笛子什么的吹上一曲,我可能就真的……”

      树林中,开始有若隐若现的笛声传出,笛声宛转悠扬,听得月见闭上了眼:“啊,就是这种感觉……要睡着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才怪嘞!!!”月见突然跳起来,“那边有人呐!我去看看!”说完便向着笛声的方向跑了过去。

      “哎月见!”健守想追,但因为鞋坏了跑不起来,只得慢吞吞的跟着其他人进了树林。还没走几步,就听到树林里传来了月见的尖叫:

      “啊啊!饶命啊!!!”

      一行人连忙向声音的方向跑过去,只见月见蜷缩在树下,面前站着一位穿着棕红色连身服,戴着兜帽的人。那人身形矫健,架势标准,要不是因为身形很瘦小,健守还以为是珑突然出现了。

    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……”那人一只手拿着手里剑指着月见,一边回过头,“这家伙的同伙么!”

      “同伙……”弥蒂娅紧紧攥着斗篷的边,“那个冒失鬼看起来像是坏人么?”

      “谁、谁是冒失鬼啊!”月见很害怕,但还是忍不住吐槽。

      “少装蒜!”忍者模样的少年转过身,另一只手也抽出一把短刀,“说吧,你们有什么目的!”

      健守看看泉太,泉太耸耸肩,然后拿出光环:“我们是天国勇者,从外面过来找忍者村,只是来旅游观光的。”

      “找忍者村……”少年的架势稍微放松了一些,“找村子,为什么会跑到这?大路在上面啊。”

      一行人抬头,果然上面有一座很结实的钢索吊桥,甚至还能看到“欢迎来到忍者村”的牌子。所有人的目光立刻聚焦到健守身上,健守挠挠头,移开视线:“……怪我咯?”

 

      几分钟后,少年将一行人从下面带回了上面的大路。这里看起来刚完工不久,路牙栏杆都是崭新的,乌黑的柏油路和铁桥横贯在山间,显得有几分不协调。

      “哦~原来这条路是才修的啊。”泉太在之前手绘的地图上更新着,“难怪都没什么人知道……准备发展旅游业了?”

      “不知道。”少年看起来有点不耐烦,“就在前面了,你们自己走吧。”说完便准备转身往回走,被月见拦住:

      “哎,再送一段呗?万一还要什么进门手续之类的——”

      “没有!让开,我还得巡逻去。”少年用手背拍开月见的胳膊,向下走去。月见甩着被拍红的小臂:“好疼!这小子真没意思!”

      沿着大路越往前走,各种纪念品广告、景点介绍便在路边频繁出现了起来,惹得本想体验山中隐居的健守有点扫兴:“什么嘛,这地方怎么搞成这样子了?说好的与世隔绝呢?”

      “人总归要生存的嘛。”泉太摇摇头,“而且,是你期待过头了吧。”

      “大哥,那边有卖鞋的哎!”刺儿指着前面的广告,又看到了旁边的餐馆广告,“说起来我肚子也饿了!”

      “行,走走走,去了再说!”

 

      来到村口广场,别样的风貌映入眼帘。古朴的瓦房,青石板的街道,街上人大都穿着朴实的服装,店面里的装饰品也富有忍者特色。这里的游客还很少,广场没什么人,很安静。

      “村庄的位置……嗯比之前听说的要差了十几公里呢……”泉太还在更新着笔记,“等会儿吃了饭之后,我就先去找海棠了,弥蒂娅也要出发的吧?”

      “嗯,一起走吧。”弥蒂娅点点头,拿出平板,上面显示了一位长辫及腰的成熟女性,“师父……”

      于是,一行人带着旅游的心情,在商店街找到了一家不错的拉面店,饱餐了一顿。之后便分头行动,只留下健守和月见,还有肩上的刺儿在导览图前。

      “好啦,接下来该干正事了。”健守看着脚上刚买的新足袋,“有一说一,他们的手艺超棒!这鞋是纯手工做的,而且卖的真的不贵。”

      “是啊,”月见也拿着刚买的木发簪在端详,“我觉得他们放弃隐居是对的,这些技术再这么藏在山里,迟早有一天会消失的。”

      “啊,也许是这样吧~”健守看着延山而上的村庄,“看来,这里就是当年的忍者村!我一定要找到肯教我忍术的师父!”

      “你真要在这修行啊?”月见连忙问了最担心的问题,“准备呆多久?”

      “额这个……”健守挠挠头,“十天半个月什么的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啊?!”月见一把抓住健守的肩膀,“那我呢?我才不要跟你一起修行啊!我只是想来玩一圈就回去的啊!”

      “这你早就应该考虑到的啊……”健守的眼神歪向了肩膀上的刺儿,刺儿连忙顺着月见的手臂跑到她的肩膀:“月姐消消气,来一次也不容易,多呆几天呗!”

      “我可没想过要跟你……一起……一起……”月见反驳到一半突然脸红,慢慢低下头,“这……该不会是你事先安排好的吧?”

      “嗯???”健守一脸懵逼,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     “走开!”忽然身后不远处传来怒喝,健守回头发现是刚才带自己来村子的少年。他被两个穿着时髦的人围着,似乎在嘲讽他。

      “你先听我说啊~徵离。”男子A抖了抖斜襟设计的外套,“我们今晚有个联谊会,要来不?”

      “什么联谊会……”叫徵离的少年看着旁边,“晚上我要修行潜行术,没空。”

      “哎真没意思这个人~”扎着头巾,穿着大胯裤的男子B摇摇头,“哎哟,还潜行术……这人简直跟我们不是一个时代……”

      “……”徵离低头不语。两个人便绕开他往远处走了:“别理他了……哎……”

      “不是……一个时代……”徵离盯着眼前的地面,神情有点恍惚。健守从他身后走过来,刚想打招呼,忽然一支手里剑便刺向他,吓得健守连忙向后几个跳步:

      “哎喂喂喂!是我!是我!”健守连忙喊道。徵离看到是他,还有身后的月见,便放下了武器:“怎么又是你们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哎,我听你刚才说……晚上要修行?”健守忽然凑了过来。徵离有点紧张,又稍微摆开了点架势:“你……要干嘛?”

      “请务必带我到你的师父那里去吧!!!”健守忽然一记标准的90度鞠躬,一旁的月见低头捂脸。

      “请、请起身!”看来徵离还挺吃这套,“有话好好说,你……是想拜师学艺?”

      “是的!我是个勇者,天国勇者知道吧?……”健守瞄准机会就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。

      一旁的月见看了看肩膀上的刺儿:“我懒得理他们俩了,走,姐带你吃好吃的去!”

      “好耶~”月见走远了,健守完全没注意到身后,还在继续着演讲——

 

      “不行!!!”低矮的木质屋檐下,徵离低头跪坐在屋外的过道上,肩膀有点颤抖。身后不远处的健守也深深的鞠着躬不敢抬头。屋内虽然有些昏暗,但还能看清喊话的是一位年迈的老者。老者似乎相当生气,指着地上的徵离继续训道:“生活在喧嚣尘世的人,没必要学这些诡秘之术!还有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!不要把游客带过来!”

      “徵离知错了……”徵离虽没抬头,但气势犹在,“这位李先生态度异常坚定,我从未见过对忍术如此的痴迷和渴望,请师傅三思!”徵离抬起头,“师父您不是一直希望传统忍术能被继承下去么?我觉得比起跟村子里那些心不在焉的人,这位才是更合适的人选啊!”

      “哼……”老者转身进了屋,随后传出喊声,“别让客人站着,先请进屋来!”

      “来,请。”徵离回头的时候,健守发现他似乎表情比之前轻松了不少。屋内,老者把油灯点亮,健守才看到详细的内饰。这屋子确实陈设十分古朴,完全看不到任何电器的影子。老者发须全白,满脸皱纹,右眼上还横跨了一道很深的伤疤,导致眼睛都没法完全睁开。他清了清嗓子,问道:

      “你……是天国勇者,对吧?你是否经历过生死考验?”

      “额……算是?”健守回想起了之前的种种经历,确实稍一闪失自己可能小命就玩完了。

      “不,你没有。”老者摇摇头,“你的眼神里,没有火焰。”

      “……火焰?”健守看着油灯里徐徐燃烧的棉线。

      “我问你,”老者一只手伏案,一只手指着健守,“你认为,什么样的人才能成为忍者?”

      “身、身手敏捷,行踪诡异,隐居深山,使命必达……”回答时,健守知道这并不是正确答案:一个人需要何种理由,才会成为忍者?“我出身于世代都是忍者的部落。”珑的话浮上心头,他成为忍者的理由,是部落要求的么?不清楚,也许他也有自己的理由……而我的理由……真的只有那个梦?

    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。”健守诚恳的低下头,“实、实在是对不起!决定当忍者后我思考了很多,后来我发现,成为忍者不是夸夸海口,练练武术,穿一套行头就能做到的……我,我想知道怎么才能真正成为忍者!”

      “呵呵……”老者站起身,慢慢走到门口,“这样啊……我明白你的来意了。”老者回过头,“其实啊,忍者也好,其他职业也好,想做就去做吧。”

      “想做……就去做?”反倒是一旁的徵离先开了口,“那师父你意思是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安静点!”老者打断了徵离的追问,看向健守,“你现在来到了这与世隔绝的深山,虽然村子里已经开始变得喧嚣,但这片山林,依旧是天国大陆上的一片宁静之地。放下那些杂念,好好的跟着他做每日的功课吧。”说罢老者看了看徵离,没想到徵离突然腾的站了起来:

      “古藤师父!既然想做就去做,那不想做也就可以不做了?”

      “少废话你这个臭小子!”古藤忽然变了脸,“今天玄刻流的人又找到我,说你跟他们的门生又冲突了,你又惹什么祸了!”

      “我什么都没做!”徵离按着桌子,“是他们一个劲的缠着我!老跟我讲一些听不懂的东西!还有,师傅你为什么总是偏向他们!”

      “想想你自己的问题……!”古藤缓慢的说道。

      “我……哼!”徵离突然语塞,沉默了片刻突然向着屋外跑去。

      “唉……”古藤长长的叹了口气,然后看向健守,“让你见笑了。这孩子……有点古怪。”

      “……”健守看着徵离跑出去的门口,回过头,“要不我去跟他谈谈?”

      “恐怕……”古藤还想说些什么,忽然改了口,“唔,也罢,前面小路过去有座塔,他经常在那附近散心。”

      “好,多谢师父。”健守站起身点头示意,然后也跑出了门。留在屋里的古藤默默的注视着健守的背影。

 

      顺着小路走去,是一座木塔。还没靠近,健守便又听到了白天听过的笛声,在渐临的夜色和山景的映衬下,笛声显得愈发空灵,让人恍如隔世……

      健守走到塔下,发觉笛声来自塔顶,便拿出了哨笛和勾爪,借着mugic腾空而起,轻巧的攀登到了塔顶。只见徵离落寞的坐在塔顶的一角,听见身后健守落地的声响,慢慢移开嘴边的笛子:“你还是跟过来了啊……”

      健守来到徵离身边,他倒没有什么反抗的情绪,静静的看着健守坐了下来,然后慢慢低下头:“抱歉……给你添麻烦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也没什么麻烦吧。”健守笑笑,“你似乎不太适应外界的东西?”

      “……”徵离沉默了片刻,然后抬起脸看着远方,眼神闪烁着夕阳的光亮,“我……与其说不适应……应该说……是害怕吧。”

      “害怕?”

      “我……似乎忘记了很多事情……”徵离静静的开始叙述,“除了名字,其他都不知道了。是师父收下了我,我才和他一直生活到现在的。但自从村子开始改造后,我发现这个世界有太多我无法理解的东西了……”

      “你这是……失忆了?”健守觉得问题不小,“这里是天国,有天使,灵魂体……你知道么?”

      “嗯,这个师父告诉我了。”徵离眉头紧皱,“但我不能理解那些衣服,那些商店……旅游节,联谊会……都是什么啊?”

      “啊?这……”健守脑筋有点跟不上了,“旅游节就是……为了赚钱啊,为了扩大名声啊什么的,然后联谊会是——”

      “这、这些都是什么!你们怎么都知道?”徵离忽然扯住健守的衣领,“我、我该不会真的和你们不是一个时代的人吧?!”

      “这……”这下健守都懵了。徵离的处境,似乎三言两语说不清楚,看来还得再找古藤问个清楚才行——

      “唔啊啊啊——”熟悉的尖叫声又传了过来。健守向塔下看去,这里正好能俯瞰整个广场。只见广场一角,一群黑衣人围着一个女孩:

      “月、月见?!”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