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 寒风中的老人(下篇)

 

黑手套女孩

09 寒风中的老人(下篇)

2021-01-24鸡排ZOPN阅读:88

      听完南曦的叙述,老人沉默了一会儿。然后他慢慢站起身,从怀里掏出了个小烟斗,打了个响指,烟斗便被点燃。老人一边嘬着烟斗,一边说道:

      “唔……没想到这边的情况这么复杂……”老人转过身,“但这种格局变化,是好事。”

      “嗯。”南曦点点头,“说实在的,我觉得那些魔族人都很坦率,直白。甚至是那个女刺客,虽然她性格有点怪,但是身手很不一般,下手也很冷静,反倒让我有点佩服。”

      “那可是刺客哦……”老人惊讶的看着南曦,甚至觉得她有点奇怪,“你当时可是都受了伤,甚至差点死了啊!为何如此评价她呢?”

      “哎……”南曦靠在了椅背上,“可能……是闲的吧,哈哈。”

      “闲的?”老人又嘬了一口烟斗。

      “是啊,学校里禁止在校内用攻击魔法,再加上那些学生个个都有背景,每天就听他们你攀比我,我奉承他,无聊死了。”南曦坐起身,“不过也有交到几个朋友,都是学生会的~我帮了他们不少忙,之前还和克丽缇娜带领的暴走团比赛过呢!”

      “暴、暴走团?”老人挠挠头,“那是什么?”

      “就是……摩托!骑摩托的俱乐部!”南曦忽然想起事情已经解决了,便改了个说辞。

      “等会儿……你刚才说……克丽缇娜!是乌利尔的女儿克丽缇娜么?”老人这才反应过来。

      “是啊!哦你没见过她在场上的样子~”南曦说得越来越兴奋,“简直不能再帅了!那驾驶技术,那过弯——”

      老人忽然提示南曦噤声,然后指指她身后的方向:“……是那位么?”

      南曦慢慢回过头,看到食堂门口处,夹杂着红黄颜色的橙红发色,真的是克丽缇娜!此刻她正盯着这边,然后走了过来:

      “南曦,这位是……”克丽缇娜刚发了问,就迟疑了一下,然后走到老人面前,“您……莫非是奥瑟顿常务书记?”

      “哎?你认识我师父?”南曦问道。

      “啊,我小时候,大概十多年前吧,在爸爸的庭审上见过他。”克丽缇娜再次转向老人,“奥瑟顿书记,您最近过得如何啊?”

      “嗨,别叫书记了。”奥瑟顿摇摇头,“我都在外边扫地扫了10多年了,早就成了‘洛可辛老先生’啦~哈哈!”

      “啊?扫地?”克丽缇娜上下打量了下奥瑟顿,“……天使为什么要做这种工作?”

      “哎~这就是差别啊,大小姐。”奥瑟顿嘬着烟斗,“圣域之外的天使,和普通人没有二样,什么都得做,什么都得经历。我现在觉得,出来挺好的,圣域的工作压力太大了,在外面虽然考验体力,但是精神上很轻松啊~”

      “我说句实话您可别见笑,”克丽缇娜耸耸肩,“工作压力大,是您的性格所致的吧?”

      “?”南曦似乎有点听不懂了。

      “……哼,确实吧。”奥瑟顿的表情稍微有点凝重,“南曦,这些事,我还没和你说过。正好克丽缇娜提起了,我就讲讲吧。”

      “这里人多口杂,我们换个地方。”说着克丽缇娜向着楼梯方向走去,那里连通着食堂楼上的会客间。会客间内,外界的声音完全被隔绝了,想必屋内的声音也传不出去。三人坐在沙发上,奥瑟顿开始了讲述:

 

      “我在圣域议事厅做了……差不多30年吧,前10年都是平平无奇的普通工作,但自从我进入了书记会之后,各种不正当的暗中勾结就都浮出了水面。瞒报,漏报,误报……总之为了各种各样的目的,本应合理正当处理的文书变得越来越虚伪,暗中勾结越来越多。甚至有一天,有一位天使他居然贿赂我,要我帮忙做个假证明。那便是我开始爆发的日子了。”

      “这一爆发可是爆发了好几年啊~”克丽缇娜结果话茬,“之后老爸也一下子忙了许多,经常好几个星期不回家,净是调查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呵,”奥瑟顿轻笑一声,“起初我也有点过意不去,为了去查清某个天使的底细,动用了成百上千的人力物力。但后来看着大家都越做越起劲,世界也一天天变得有秩序,我就把这茬给忘啦!哈哈哈……”

      跟着奥瑟顿爽朗的笑声,屋内的气氛也缓和了下来。南曦问道:“那……师父您为啥最后出来扫地了?难不成真是我当年说的……”

      “……啊,确实是搞砸了。”奥瑟顿无奈的耸耸肩,“那次是调查魔族和黑色乐导器相关的事件,我辛苦收集的情报资料不翼而飞了。在最终辩论的时候证据不足,于是就……嗯哼~”

      “不翼而飞?”南曦盯着奥瑟顿,“被偷了?那犯人后来找到了么?”

      “呵呵……”克丽缇娜笑了笑,“其实,藏起资料的就是我父亲。”

      “哎?!”南曦完全不懂这其中的操作。

      “乌利尔也是等我离开了一段时间才告诉我的,那段时间真的很难熬啊~”奥瑟顿摇摇头,“我的资料里,提到了天使和魔族勾结的内容,而且所有证据都指向一位掌权天使。由于审判中并没有魔族方面的人出面作证,哪怕证据再足,最后她也有机会推翻。所以乌利尔就这样保护了我,免于遭到圣域那帮反对派的针对,还能深入腹地去进行进一步的调查。”

      “居然是这样……”南曦不禁回想起了曾经的种种,和那天的谈话,“师父……您刚才说和魔族勾结的人……该不会是沙利叶吧?!”

      “哈?!”奥瑟顿惊得烟斗都差点掉了,“你、你是怎么知道的?!”

      南曦将那天沙利叶和自己的一番交谈叙述了一下,两人听了之后都震惊得说不出话。过了许久,奥瑟顿擦了擦头上的汗,叹了口气:

      “南曦……这个事情千万别捅出去,闹大了可是要命的……”奥瑟顿重重吸了口烟斗,“总之她的行踪,我们已经追查了很多年了,但最关键的证据一直没法掌握。”

      “魔族人么?”南曦抬起脸,想起克丽缇娜还没听过自己的经历,便想再重温一次,“说起这个,我的一生都被魔族——”

      “行了,已经知道了。”克丽缇娜斩钉截铁的打断了南曦,然后指着她惊愕的表情,“有这种时间在这叨叨,不如想想怎么对付他们!”

      “这……不是,你从哪听说的?!”南曦瞠目结舌。

      “那几天柯鲁娜总是闷闷不乐的,我就想·办·法让她说了~”克丽缇娜得意的笑着,“你这一生还真是够曲折的,这么和魔族遭遇,最后居然没事,真是命大~”

      “噫~还想·办·法……”奥瑟顿默默吐槽,“跟你老爸一个德行……”

      三人沉默了一下,然后笑成了一团。余下的时间,就在简单的叙旧和插科打诨中度过。从会客室出来时,夜已经深了。克丽缇娜简短告别后离开,南曦和奥瑟顿走在雨中的长廊里:

 

      “南曦,其实我到现在都还不确定,这样帮你实现愿望是否是正确的……”奥瑟顿低下头,“哪怕背后有我们天使的帮助,你依然处于危险中。魔族有太多我们从未了解的东西,你最好——”

      “啊,下雪了!”南曦仿佛没有听到这番说教,看着长廊外的雨中,逐渐开始夹杂着雪花。南曦回过头,看着有点沮丧的奥瑟顿:“放心吧,师父。我会学着正确的去对待这些事情,也会想尽办法保护自己的。自从来这里上学之后,我了解了不少魔族的事,也不断的在改善自己的心态。这次和魔族刺客的事也是个教训,我不该在完全没有反抗余地的情况下还刺激她的。”

      “嗯,好,一定要冷静、恰当的去处理事情,才能一步步的走的更远。”奥瑟顿点点头,“以后你也许会遇到更麻烦的人,更棘手的情况,一定要做足准备!还有,自己没法解决的问题,一定要交给大家一起来,别一个人硬上了!”

      “是是是,我绝对不会像以前那样了~”南曦微笑着,“师父,您晚上在哪休息?我送您回去呗?”

      “我啊,一会儿就得坐‘天之车’回去了。”奥瑟顿慢慢的说道。

      “哎?这就回去了?”

      “嗯,我是听说你在这边受了伤,才连忙赶过来的。看到你平安无事,我就放心了。洛可辛那边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,我得赶快回去。”

      “那、爸妈他们……”南曦还想追问,可奥瑟顿已经大步迈开步伐走进了雨中:

      “放心!这些事情不会牵涉到一般人的,不用送了,你伤还没完全好,早些休息吧!”

      看到师父自顾自的走了,南曦只得默默目送。夜晚的交辉城,被凌冽的寒风和细雨不断冲刷着,寒风中的老人,此刻正向着某种未知的存在前进……

      “还是一个样啊。”声音突然从南曦身后传来,回头一看居然是康瑟纳丝主任。主任推了推眼镜:“曾经在圣域本部时,我也和奥瑟顿有过浅交。他一直是个雷厉风行的人,刚才也就没喊他了。”主任看向南曦,“南曦,这次的事我已经知道了,还是因为那个前提,我就不公开批评了。你可别再干这种傻事了啊!还有牛老师那个老好人,唉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是!”南曦郑重的答道,忽然想起书的事,连忙从包里掏出书,“内个!主任,今天刺客又来学校了,她……把书还回来了。”

      “什么?!”康瑟纳丝连忙拿出魔杖,清理了一下书上残留的地狱魔能,然后翻看了一遍,“……书页都在,也没有什么动过手脚的地方……他们真的只是翻看了一下?”

      “还有……”南曦继续说道,“刺客临走前还留下了一句话:角色塑造的不错,但伏笔少了点。”

      “嗯……”康瑟纳丝听完沉默了一下,“好,我知道了。这些魔族人居然能三番两次的进入这种要地,看来不能低估他们的功夫了。辛苦你了南曦!”

 

      噌!

      咔!

      又过了几天,拆了肩膀的绷带后,南曦在训练房里进行着恢复锻炼。她拿着练习用的弯刀,对着假人不断出招。直到练的满头大汗,才停了下来。走出训练房,一张浴巾便呼哧的盖在了她的头上:

      “哎呀!”南曦挣扎了一会儿才从浴巾里钻了出来,“谁啊!”

      “嘿嘿~”一旁的琳达站在台阶上,“天冷了要注意保暖哦!”

      “看你在里面那么卖力的练习,搞的我都想热热身了。”一旁的枫烨拿出自己的折叠拐在摆弄。

      “谢谢关心……”南曦慢慢拿下浴巾,“但是我刚运动完就披这个,实在是有点热……阿嚏!”

      “赶紧披上……”正当两个人手忙脚乱的收拾南曦身上的浴巾时,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。柯鲁娜以几乎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过来:

      “你……你们!来看这个!”

      “……据调查,德兰特的住所内并未发现魔族人活动痕迹,”全息画面中,新闻主持人继续说着,“只能认为是在浴室跌倒时撞击头部所致。但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高么?”

      “几乎不可能的,失忆必须要受到很强烈的刺激才会导致。”专家模样的人坐在主持人一旁,“但目前可以肯定是,这起事件和魔族人是无关的,不会影响到刚建立的交辉城的安定。”

      “发生什么了?”只看了个结尾的南曦用浴巾擦了擦头上渗出的汗水,“这位德兰特是谁?”

      “圣域派来的农牧业监察大使。”柯鲁娜解释道,“本来他这种人也没必要上新闻的,但是……你等一下啊我给你倒回去。看这段!”

      这段是德兰特接受采访的片段。这是一位长相和蔼的大叔,但是脸上写满了疑惑:“我……我昨天到的交辉城,之后就入住了酒店,额……今天要回去了。”

      “嗯?那您这次来这是要做什么呢?”一旁的记者问。

      “是啊……要做什么呢……”德兰特似乎在苦苦思索,脸上都渗出了汗,“睡了一觉醒来,我就不记得了……真是奇怪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嚯~确实奇怪。”枫烨先开了口,“他没忘了自己是谁,只是单单忘了这次来做什么?”

      “是,我爸以前是灵魂记录学方面的学者,他看了新闻之后,连忙来提醒我要留意最近发生的事情,这个不正常!”柯鲁娜显得有点慌乱。

      “所以要留意什么啊?!”这一着急,南曦又摘下了浴巾,“这没头没尾的,我们也不……阿嚏!!!”

      于是,剩下的短暂寒假,南曦只能在感冒中度过了……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