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 搜查专家(下篇)

 

黑手套女孩

08 搜查专家(下篇)

2021-01-09鸡排ZOPN阅读:103

      天气开始转凉,南曦换上了长袖的外套,走在街上时,感觉周围的视线少了许多。是啊,黑色的长手套,在大庭广众下显得如此醒目,如此异样,但这也是她继续奋斗的唯一筹码了。今天要去见的这位叫阿斯科坦的侦探,通过之前流畅的沟通,估计多半是位老道的从业者,他会对自己有着怎样的洞察呢?南曦心里有点好奇,也有点担忧,按照之前约好的时间来到了那栋楼下:邱恩天使侦探的竖招牌挂在一个楼梯口上方,南曦走上了楼梯。

      “请进,门没锁。”听到敲门声,阿斯科坦连忙从瘫坐的状态坐好。南曦推门而入,看到了这位棕色短发,戴着眼镜,留着小胡子的中年男人。阿斯科坦示意南曦坐在沙发上,自己也从办公桌走了过来:“您就是南曦吧?这两天风有点大,戴着那种手套,手不会冷么?”

      “他居然知道手套的事……也许也提前调查过我了?”南曦心里想着,这个人初次谋面就能说出如此熟络的话来,真的不容小觑。她拉起自己的袖子,露出黑色手套上的白色发光纹路:“这个是隔离层的魔法回路,可以平衡温度,谢谢大叔关心啦~”

      “真不愧是虹云市的顶尖技师,这种功能都做进去啦,啊哈哈~”阿斯科坦自然的口气此时让南曦十分震惊。她紧盯着阿斯科坦:“这你都查到了?”

      “呵呵,不用查。”阿斯科坦坐了下来,“伦纳的手艺我还是清楚的,毕竟我因为曾经的案子也去过他那不少次啦~”

      “哦,这样啊……”此时南曦终于明白阿斯科坦这番用意所在了,他这是在显摆自己的专业程度,让客户安心。但牛老师之前的告诫南曦也没忘,便开门见山的问道:“那,魔族女孩的事,你调查的怎么样了?都两个星期了,应该有些进展了吧?”

      “哎~不好意思,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线索。”阿斯科坦真是句句惊人。

      “啊?!为什么啊?”南曦直接站了起来,“他们就在3-A区啊!那里不是已经对外开放了么?您是没亲自去找过么?”

      “等等等等你先别急啊~”阿斯科坦安抚了一下,然后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小装置,“因为你说自己也要出面,我制定了一个特别的计划~”阿斯科坦按下了装置上的按钮,原来是个全息投影器,一张错综复杂的文稿显示在了桌子上方。南曦看着这一团糟的内容,挠了挠头:“这是什么啊?”

      “哦不好意思,我忘了整理了。稍等一下。”阿斯科坦伸出手来开始拨开多余的内容。此时南曦观察了一下他的体态,这个人体格健壮,着装整洁,给人一种精明强干,一丝不苟的感觉。整理好后,南曦看到了一张类似关系图的东西。阿斯科坦开始解释道:

      “这个是我对目前可掌握的魔族势力的分析图。在之前宣布解体后,魔族军的各个兵团逐个改编,有的建立了企业,有的成立了其他社会组织。只有一个部门比较特殊——”

      南曦看向阿斯科坦手指着的一栏:情报部。上面显示,情报部的成员从原先的200多人一下子减少到只剩5人,原因是:因天国的安全条例,人员必须重新分配。

      “……情报部……”南曦问道,“魔族的情报人员是什么样的?”

      “这个我只能简单说说,毕竟……这不是台面上能知道的~”阿斯科坦神秘兮兮的说道,“不像天使总是正大光明的操办公务,魔族的情报人员大多都是暗中活动的。他们会使用各种掩盖行踪的地狱魔法,神不知鬼不觉的窃走机密。迄今为止在天国各地,也发现过不少魔族情报人员的活动痕迹,天使也成功逮捕过一些,最后都处死了。对于天使军人而言,他们就像下水道里的臭虫一样令人厌恶,所以才勒令让他们解散的。”

      “那、那个叫朣的女孩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按类别,她应该是属于哨兵吧,这次应该是趁拉赫南德来学校,和他一同混进来,偷走了那本书的。”阿斯科坦继续说道,“但这也是最难调查的地方了,就算知道她长什么样,何时行动的,但根本找不到她的老巢在哪啊~”

      “哨兵……”南曦自顾自的吐槽,“她随手就偷我东西,还一个劲的挑衅我……”

      “这样么……”阿斯科坦的目光略微沉了下来,“那也得考虑一下另外一种可能性。”

      “什么?”

      “那样恐怕就有点危险了……”阿斯科坦皱起眉头,“她有可能……是个刺客。”

      “……”南曦仔细回忆着朣当时的样子,她使用的钩针暗器,以及无人可察觉的动作,确实能杀人于无形。倘若那天在什么荒无人烟的地方遇到她,自己兴许已经玩完了。南曦抬起头,看着阿斯科坦有点紧张的神情:“阿斯科坦侦探,说说你那个‘特别的计划’吧。”

      “不用那么见外,叫我阿森也行的~”阿斯科坦忽然兴奋的搓搓手,然后在全息投影里翻找了一阵,“你看看这个吧~”

      “这个是……”南曦盯着那段文字看了一会儿,“……啊?!这……”

      “你放心,”阿斯科坦拿出了一个金色的放大镜,“我的计划可是很周密的,你做该做的事,剩下的我来~”

 

      咚咚咚……铁门被敲响。今天值夜班的是洛克,他打开门,看到气势汹汹的南曦:

      “大叔,这么晚打扰了。我要找个人!”

      “啊?找人?南曦你为什么找人要找到这来啊?你要找谁啊?”洛克问道。

      “这个人,”南曦举起一张金色的纸,上面在反复播放着监控录像剪辑的几段画面,里面都有朣的身影,“交涉时完全没提到她,麻烦叫兰迪出来一下!”

      “啊?”洛克让南曦进门,然后打开通往里屋的小门,“你等一下啊,我去叫一下兰迪!”

      洛克走后,一直手将南曦的臂膀拨开,阿斯科坦先进了屋:“嗯,很顺利嘛~”

      “你真是可怕啊……”南曦在一旁无奈的吐槽,“说是什么线索都没有,但为了获得线索,你连他们的排班表都知道了,还让我出面先把洛克支走……唉……”

      “怎么,对我的计划不满意么?”阿斯科坦今天穿着一身深灰色的风衣,领子高高立起。他打开里屋的门,“我去调查我的事情,你先跟兰迪问清楚细节吧!”

      “哦……”南曦看着侦探关上门,脚步声很快消失了。不一会儿又有脚步声传来,兰迪开了门,身后是洛克:“南曦,能详细说说事情经过么!”

      “过来坐吧。”南曦拍拍身边的桌子,“我有几个问题,想问问兰迪哥。”

      之后,两人谈了许久,但兰迪似乎对情报部的事情毫不知情。南曦越问越觉得,这个侦探的情报来源很是离谱,居然能挖到连魔族士兵都不知道的事。询问无果之后,南曦觉得时间拖的足够久了,便站起身:“谢谢兰迪哥啦。我很清楚现在是特殊时期,所以才想和朣私底下处理这件事的。我也不求别的什么,只希望她能给一个明确的说法。”

 

      南曦打开门之际,还在向着屋内说着话:“就拜托你们传达一下啦——”

      “不用传达了。”门外突然传来声音,南曦刚想回过头,忽然一个冰凉的东西顶在了自己脖子上!门缝里露出的灯光照亮了外面人的半张脸。那白发和红色眼瞳,还有厚厚的围巾,是朣!

      “你……听到风声来找我了?”南曦壮着胆子问。那钩针的头顶着自己的喉咙,有种很危险的刺痛感。

      “工作内容,无可奉告。”说话间朣将膀臂轻松的绕过南曦的身后,将她的双臂紧紧一夹,然后猛地将南曦甩出了门外,顺手扯掉了她的外套。南曦摔倒在地,爬起身的时候,发现两条胳膊上的手套已经破了好几个洞:“……该死!”

      “喂喂……”洛克看着门外的情况,连忙拉住准备出去搭救的兰迪,然后小声的对他说,“是‘那边’的人,你别动!”

      “你还有个同伴的吧?他去哪了?”朣继续用钩针指着刚刚爬起的南曦,“老实交代,不然这根针就插进你肚子里!”

      “……”南曦此刻很是纠结,手套破了 ,一旦使用圣魔法,自己也会受到伤害,可光凭一把弯刀想打赢这个出手不见影的刺客,难度也太高了……阿斯科坦也不知道去了哪,完全没有回来的迹象,只能和她先周旋一下了!于是南曦微微抬起双手,开始后退:“额你先别激动,我今天来是想问你个问题……”

      “少废话!”朣的眼神冰冷而锐利,“没闲工夫跟你啰嗦,那个男性天使在哪?!”

      “……什么男性天使……”南曦在想尽办法拖时间,“说起来,你这是刚刚才赶到?你不是挺擅长追踪么——”

      噗嚓!

      一根钩针不知何时插在了南曦的肩膀,她应声吃痛跪坐在地。朣完全没有出手的动作,还是像刚才那样举着钩针:“我吃了点夜宵才过来的,行了吧?回答我的问题!”

      “嘶……”南曦感觉到自己整个手臂都失去了控制,这钩针戳中的位置似乎是某种关节要害,朣的手法极度诡谲,只要她想,瞬间可以致命!南曦忍着疼痛,最后问了一句:“你……为什么要偷那本书?”

      “你破事真多啊喂~”朣很明显不耐烦了,“也是工作内容,无可奉告。哼,没了手套,你就是个废物……再见了。”

      依然没有任何动作,南曦只是看到朣再次举稳了手上的钩针。下一发会从何处而来?是戳中自己的后脑,还是胸口?此刻的南曦已经放弃了抵抗,只是静静的在等着,猛然袭来的脚步声——

      乓!!

      一根钩针转着圈飞落在地,而弹飞它的,是在月光下闪着明亮光泽的金色放大镜!

      “哎呀哎呀,比我想象的要早啊~”阿斯科坦的声音从南曦身后传来。他缓缓走到南曦身边:“忍着点。”说着将南曦肩膀上插着的钩针拧了一下,然后嗖的拔了出来。南曦连忙捂着伤口,却发现已经不怎么疼,而且手臂能活动了。

      “你就是那个入侵者啊。”朣将钩针指向阿斯科坦,“有什么目的?”

      “只是来取证而已~”阿斯科坦转了转手上的放大镜,“逛了一圈,已经基本明白你们晚上在这附近的布阵了,前魔族情报部'夜刃'的成员,朣小姐~”

      “!”朣听了连忙倒抽一口冷气,猛地压低了架势,“……看来今天不能放你走了!”

      “哎呀,这么容易冲动么~”阿斯科坦完全没有胆怯,反倒还在一个劲的刺激朣,“这里可是天国,你不怕之后被天使制裁么!”

      “先想想自己还能活几分钟吧!”朣将手中的钩针轻轻一点,连南曦都听到了上方忽然传来很多“嗖嗖”的尖啸声,她抬头看去,上方忽然出现了如密雨般的光点:“这……这些难道都是?!”

      “哼。”阿斯科坦脚尖轻轻点地,便轻盈的跳了开去,离开的瞬间,地面便插满了钩针。就这样,阿斯科坦一边灵巧的闪躲着朣的钩针雨,一边继续说着:“朣小姐,情报部已经解散了,是谁还在雇佣你做着这种危险的事呢?”

      “你……”朣已经气得说不出话,一个劲的将手上的钩针左右乱划。忽然,什么东西顶住了她的太阳穴——

      “改邪归正,也是需要勇气的啊~”阿斯科坦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朣的身后,手上举着的,并不是他之前拿着的金色放大镜,而是——

      “手枪?!”南曦看着这把枪管长度有点夸张的金色手枪,“这个……才是你的武器?”

      “武器……”阿斯科坦微微侧过头,“只是威吓用的,我可不会经常按下扳机哦~”

      完全慌了手脚的朣连着后空翻了好几下,躲到了铁箱子后面,这时上方忽然传来了呼喊:

      “你干什么呢!赶紧给我回来!”

      “切……”朣带着满脸不情愿的神情,又怒目圆睁的瞥了眼阿斯科坦,一个纵身飞入了黑影中,不见了。

      躲在屋中的魔族守卫看到外面打斗停止了,慢慢打开门,兰迪关切的看着南曦:“南曦,你没事吧?”然后他又警惕的看着阿斯科坦,“这位是……?”

      “啊,我没事。”南曦摸了摸肩膀和手臂,已经没有灵质漏出了,“他叫——”

      “阿斯科坦,私家侦探。”阿斯科坦一个箭步跨到兰迪跟前,熟练的递上自己的名片,“失物找回,邻里纠纷,抢劫凶杀,甚至魔族的案件,都可以来找我!”

      “哼……”一旁被奚落的南曦,看着眼前这位无懈可击的男人,深深感受到了自己的无能为力。刚才,自己确实是等着阿斯科坦来搭救,不自觉的就开始依赖他了。这个男人,不仅侦破能力出众,战斗技术也很了得,更是有笼络人心的高超手段,好不畏惧,充满自信……实在是过于完美了。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目录

首页

上一章

下一章

回顶部

章节列表